永恆之友誼

在我房子的書架上面,除了書我還放上一些泰迪熊。在那些泰迪熊之中,有一隻很特別。因為它是我最近的畢業典禮所收到的禮物。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這隻泰迪熊的毛是白色的,它穿著黑色的畢業禮服,帶上黑色的畢業帽子。在禮服前面有印製我所讀的大學的校徽,後面就用金絲繡上了我的名字。泰迪熊的右手拿著文憑而左手就拿著一本書。它甚至還帶上了一副眼鏡。這樣的一隻泰迪熊,可能在學校門外的畢業那天都有賣,或者在網上也很容易找到。可是對於我,它不僅是一隻平凡的泰迪熊,也不只是一份畢業禮物,它還是一個承諾,是友誼的像徵物。

每一次看到它,我就會想起把它送給我的那個人。她就是我初中時的一位同桌同學,也就是我的一位好久不見的好朋友。她叫李純儀。初中時,她八年級才轉學到我的學校裏。老師把她安排坐在我的旁邊。後來,我們慢慢就變成好朋友了。初中畢業後,她的家庭要搬到別的地方生活,我跟她也沒機會聯絡了。臨走的時候,我就送了一隻小小的泰迪熊給她。那隻熊也帶著畢業帽子。她上火車的時候,突然轉過來跟我說:“我一定考上大學,等你畢業後,我一定買一隻大的泰迪熊送給你。到時候,我們慶祝一下。”說了她就走了,我還以為可能再也見不到她了。

七年一轉眼就過去了,我終於大學畢業了。想起當年的承諾,我還懷疑她是否還記得。腦裡總是想她可能不記得了,可心裡卻還是希望著,希望我再一次能見到這位好朋友。畢業典禮結束了,我正在跟家庭合照,以為跟我同歲的姑娘抱著一隻熊走來了。她跟我說:“好久不見,七年了你還認得我嗎?”我笑著說:“當然呢,你一點也沒變過。”真的,當她走到我面前,我一點也不緊張,因為她還是我當年認識的好朋友。她的樣子還是那樣,一點也沒改變過。唯一的不同就是長大成熟了。她現在也跟我一樣,是大學畢業生了。因為好久都沒有聯絡,所以雖然考上了大學,但我們也找不到對方。一直到她在路上遇見了一位舊朋友才知道我的近況。

七年不見,但是一見面,那七年好像也不算是什麼。因為我們仍是好朋友◆

禮文華文中心 羅豔香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示意圖源:互聯網)

久雨

我國南部各省市每年都有兩個不同的氣候季節,這就是熱天和雨天。如果有人問我喜歡哪一個氣候季節,我可能決定不了,因為各個季節氣候都有著它的好處與壞處。可是我很肯定雖然熱天很難受,可我更討厭下雨天,尤其是下久雨的日子。

教育與輔業

與孩子一道安全使用移動設備

孩子使用互聯網與日俱增,但此舉潛伏影響健康、心理的危機。我國今年暑期受疫情肆虐,須實施社會隔離,孩子只能在家與移動設備“為伴”,導致不少家長擔憂。

線上學習是疫情中必要趨勢

疫情不知何時獲得控制?學校也不知何時才能完全復課?現在仍未能做出正確的答覆。因此,線上學習不只是必要,而且似乎是唯一的措施,強逼師生都要在新冠肺炎疫情中適應,視為世界一件正常的事情。

為勞動者創造就業機會

〔本報消息〕越南勞動總聯團日前與職技教育總局舉行會議,以討論有關2021-2025年階段職技教育發展的計劃。目前,越南工會的職技教育單位有28個。據評價,2016-2020年階段,越南勞動總聯團所屬各職技教育學校大有起色,通過招生概算達34萬6042人(高等2156人、中專2萬8394人、初級及成年職技培訓29萬4270人),完成既定計劃的110%,比2011-2015年階段增48%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