貧困夫婦無錢醫病

陳錦強(現年53歲)的戶口在第六郡第十一坊,但自從有了自己的小家庭,他就居住在岳父母家 位於第三坊嘉富街458/9A號,並靠在堤岸區打散工、交貨謀生。他的妻子黃氏雪(55歲)幫人家洗衣服、抹地以幫補家計。他們育有唯一一個女兒,名叫陳淑卿,芳齡21歲,現是文獻大學中文系三年級大學生。

陳錦強夫婦處境困苦,急需幫助。

陳錦強夫婦處境困苦,急需幫助。

黃氏雪告知,丈夫在數年前因盲腸炎開過刀,身體就大不如前了,近期他感覺腹痛、腹脹、消化不良等,在西藥房買藥服用一段時間仍不見好轉,於是在本月4日借了人家數百萬元,進平民醫院求診,醫生給他做了多個檢查後,結果查出他患有乙狀結腸癌。由於身體虛弱、臉色發黃,故此未能動手術,目前只在家養病和服藥。黃氏雪說:“自從病發,丈夫體力欠佳,說話都上氣不接下氣,根本沒有能力幹活,如今照醫囑在家好好休養,等體康好些再進醫院接受醫治。其實,我本身的狀況亦不是良好,手腳顫抖多年,但因家庭經濟差,沒有能力投保和進醫院診治,所以也不知道患上什麼病。我們夫婦倆去打工維持生活及供女兒讀書的壓力確實很大, 之前我們都勸女兒停學去求職以減輕負擔,但她聽後大哭說,還有一年時間就畢業,如今放棄很可惜,故此只好堅持下去。丈夫之前進醫院診治病已經花了近500萬元,如今他停工就沒有工資,我一個人去打雜的酬勞10萬元僅夠維持兩餐,生活確實窮困,唯有懇請報社讀者幫忙解決丈夫醫藥上的困難,讓他有機會入院治病。”◆

讀者工作組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貧病夫妻多病纏身

貧病夫妻多病纏身

家住第八郡第十五坊梁文玕門牌28/19號的林棠(現年67歲)與妻子黃氏春梅(70歲)和兒子林金慶(45歲)一家住在一起。林棠本身於2013年患有肝癌、膽結石、肛門長有腫瘤、胃食道逆流症等,6年來他入院接受治療的次數已超過十次,醫藥費花了不少,導致家境日益陷入困境。如今還發現患有腎結石、腳跟長刺,雙眼視力模糊,半個月前他動過眼疾手術,後來醫生告知因病人眼睛的神經線萎縮影響視力,而並非手術失敗。故此半年來,他無法繼續去當泥水匠,只能接紙袋回家加工,每天與太太一同幹活,也只能掙到6萬元買米買菜,可是這份工的貨量不穩定,工作時有時無,收入因而也不固定。

讀者意見

淺談女性酗酒問題

自久以來,人人都認為飲酒(包括各類酒與啤酒)只是男士的嗜好,然而近幾年來,我國有不少女性,從農村到城市,均有聚集飲酒的習慣。此前,女性只是“被動”地飲酒,即是她們與其男友或丈夫在赴宴時禮貌上飲用一點點而已,但如今,主動以酒會友的女性越來越多。在現代生活中已是司空見慣的現象,在很多國家的年輕女性,酒量比其祖母、母親輩高很多,酗酒趨向也日漸增加。

在人行道上接聽手機也被搶

不久前在社交網上傳一段視頻吸引了不少網民的關注:一名騎摩托車婦女在路上行走時有來電,她便將車子停在某機關辦事處前的人行道上接聽。

應以責任、親情教育孩子

不久前,我到醫院探望一名患病而須進醫院留醫的經商友人英毅,在病房中卻給我遇到一個令人難堪的場合。正當我探問友人的病況時,其16歲的女兒來到看見我只點點頭,然後便向其父親說需要500萬元與同學去旅遊,友人說沒有那麼多現款,怎料其女兒漫不經心地回答:“如果沒有現款,你可用手機轉給我的櫃員機卡也可以,我急著要!”目睹此情景,我不禁為友人感到可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