須加大酒類徵稅額減少酗酒貽害

據本市某媒體報導,在越南,人們對飲用酒與啤酒的需求劇增,尤其是啤酒,具體是:人年均消費近6.6公升酒類與啤酒(5年前僅是3.8公斤),預計至2025年將增至7公升。在過去15年來,我國的酒類與啤酒銷量增74%,在東南亞國家中的銷量是 “數一數二”。值得關注的是, “愛上杯中物”的年輕人數量正有增加趨勢,特別是未成年者5年來增加10%。

“愛上杯中物”的年輕人數量正有增加趨勢。

“愛上杯中物”的年輕人數量正有增加趨勢。

的確,喝酒似乎已成為不少人的一種普遍的交際、溝通、談生意、與友人敘舊、聯歡、生日等方式,總之,悶也喝酒,喜也喝酒,我們以古人的 “酒逢知己千杯少”或 “不醉無歸”、“無酒不歡”這些話來形容真的是很貼切。更有人表示,在這年代,如果不懂得喝酒或酒量小是辦不了事。若根據實況來看,這說法似乎並非言過其實。一名專經營骨科手術所需儀器及支架的友人告訴筆者,為了能簽到訂單,他經常要與不少骨科醫生到某家餐廳吃喝,而喝的全都是名牌烈酒(當然是由友人付款),而有些時候 “乾”了數杯後,醫生接到醫院來電急召回醫院替病人施手術,就須急忙回去,雖然當時仍帶著幾分酒意。
 
友人說,如果不以名酒來交際,便很難令醫生們留下 “印象”。但由於通常 “與酒為伍”,筆者友人終於在今年初其右腹經常作痛,作體檢後醫生說他有肝硬化跡象,並嚴厲地勸他勿再喝酒。然而,為了生意,友人仍須以喝酒來作交易,明知這會對健康情況有壞的影響。
 
至於另一友人的兒子(年僅20歲)時常與一些朋友喝酒作樂,有一次竟被損友在酒中放了過量的冰毒,他喝後沒多久便不停嘔吐且暈倒,在被送入醫院急救後雖然度過了危險期,可是卻終日昏迷,醫生說因中毒太深,令腦部大部分的神經線已受損,難以痊癒。另外一友人的兒子雖結婚了10多年,與妻子有了兩名兒子(大的10歲,小的7歲),但由於丈夫嗜酒成性,酒後經常與妻子發生爭執、吵鬧。最後,其妻再難以忍受而向法庭提出離婚申訴,同時要求法庭讓她撫養小兒子,大兒子則交給丈夫。現在難以再看到兩兄弟一同上學和玩樂的動人情景,相熟者都為他們感到十分難過。

專家們肯定:喝過量的酒,除了會對健康帶來嚴重的影響之外,還會令人難以控制情緒而導致暴力、交通事故、家庭破碎等場合發生。雖明知酗酒的貽害十分嚴重,可是喝酒者的數量仍 “節節上升”,原因之一是在我國的酒價若與其它國家及地區相比是便宜得多,而且隨處可買得到毫不受到限制,即使已有明文規定禁止向18歲以下者賣酒,但違規場合多的是,可未見被職能機關懲處。
 
目前,社會輿論正建議國家必須對酒類、特別是啤酒加大徵稅額,從而令生產商提高售價,以讓人們因此減少消費數量,此舉期望有助降低酒精導致以上遺憾場合的比例◆  

王敏德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16年後的項目全景。

注資16年仍沒有房子

16年過去了,位於守德郡長壽坊的幹部和員工住房區項目仍是一塊荒置土地。

求助地址

外婆病倒 男孫著急

家住第十一郡第十二坊慧靜街182/36號的司徒笑今年67歲,許多年來與夫家的兄弟姐妹住在一起。她的丈夫和2個兒女去世多年,另2個兒子都有自己的家庭負擔,他們在外邊租房子住,生活十分困苦。目前司徒笑與喪母的3個男外孫相依為命。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多病纏身病人無錢醫治

現正在第十一郡第二坊韓海源街175號租個房子住的許文利今年54歲,他以前在某私人建築單位打工,不過打從去年開始,就患上多種病,初期只是肺癆,後來多了高血壓、高血脂、糖尿病、鼻竇炎、胃炎、大腸炎和前庭功能紊亂症,從此幹不了活,經常進醫院求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