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阮富仲同志治丧委员会名单 党中央总书记阮富仲丧礼将以国葬仪式举办 党中央总书记阮富仲逝世 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吊唁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逝世 新闻媒体须迎合新时代资讯快速传播需求 陈留光副总理接见熊波大使 上半年侨汇收入继续激增 越南党、国家向阮富仲总书记授予金星勋章 党中央政治局就阮富仲总书记健康发出通报 国家主席苏林会见中国驻越南大使熊波 加速基层数据数字化 范明政总理要求行政改革“5推动”精神 促进企业蓬勃发展推动力 范明政总理与芹苴市选民接触 美国继续成为越南胡椒最大出口市场

一味蒲黃治舌腫

在宋代方勺的筆記《泊宅編》中,記載了一則“舌腫滿口”的病案。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有一士人從開封歸家,晚上宿在村外。回家時其妻已睡熟,士人撼之,妻問何事,不見回答。又撼其妻,妻驚起,看見士人舌腫已滿口,不能出聲。急訪醫求治,有一老人負囊而至,取藥糝在舌頭上,第二天早晨就恢復如常了。問他用的是什麼藥,只不過是一味蒲黃而已。但藥材必須用真的,效果才好。

此蒲黃治舌腫案,也被與方勺同時代的醫學家許叔微(1079至1154年)記錄在《類證普濟本事方》中。由於該書成於許叔微晚年,故此案的記述,當以《泊宅編》的記載為先。李時珍在《本草綱目》中從許叔微書中轉錄了此案。

無獨有偶,據《芝隱方》記載:南宋度宗皇帝趙禥欲外出賞花,誰知次日清晨,忽然舌腫滿口,不能言語,不能進食。度宗及滿朝文武十分焦急,急召御醫入宮治療。蔡御醫用蒲黃、乾薑末各等份,乾搽舌上,數次而愈。此案李時珍僅簡單地引為:“宋度宗,一夜忽舌腫滿口,用蒲黃、乾薑末等分,乾搽而愈。”

以上兩則舌腫失音的病例,均通過用蒲黃搽舌的方法治療取得較好的療效。其實,這正是得益於蒲黃具有化瘀活血功用,用藥針對病機,故疾病得治。

這兩則醫案給現代中醫臨床以寶貴啟示。臨床可選用蒲黃末治療舌腫、舌痛、舌瘡患者,效果可觀。方法如下:對於舌腫、舌痛、舌瘡患者,讓其伸舌,以棉簽蘸蒲黃末塗之;若未能研末,可直接以蒲黃擦舌。塗後令患者伸舌一分鐘,發“阿”音以助其維持伸舌狀態。舌體縮回後,藥物和唾液混合(由於伸舌後未做咀嚼動作,口內唾液較多),此時不吐也不咽下,在口內含3至5分鐘,然後吐掉,用溫開水漱口,每日2次,重者可3至4次。一般塗1次即見效,2至4次可痊癒。對復發性口瘡,也可用生蒲黃粉撒患處治療,能促進潰瘍癒合,消除疼痛。

其實,蒲黃治舌病,在中醫典籍中已有記述。如宋代官修方書《太平聖惠方》有蒲黃散,治小兒重舌,口中生瘡,涎出:“蒲黃一分,露蜂房一分(微炙),白魚一錢。上藥,都研令勻。用少許酒調,敷重舌、口中瘡上,日三用之。”在清代顧世澄《瘍醫大全》“舌脹門主方”中,也有相似的治療方法:“真蒲黃篩細末,頻刷舌上,其腫自退。若能咽藥,以黃連酒煎,細細咽之,瀉去心火尤妙。”◆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