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阮富仲同志治丧委员会名单 党中央总书记阮富仲丧礼将以国葬仪式举办 党中央总书记阮富仲逝世 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吊唁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逝世 新闻媒体须迎合新时代资讯快速传播需求 陈留光副总理接见熊波大使 上半年侨汇收入继续激增 越南党、国家向阮富仲总书记授予金星勋章 党中央政治局就阮富仲总书记健康发出通报 国家主席苏林会见中国驻越南大使熊波 加速基层数据数字化 范明政总理要求行政改革“5推动”精神 促进企业蓬勃发展推动力 范明政总理与芹苴市选民接触 美国继续成为越南胡椒最大出口市场

中國人體冷凍:理論上遺體還能被復活

桂軍民保存妻子展文蓮的遺體,也是對未來的押注從理論上來說,被冷凍的人或許可以復活。她正以頭朝下的姿態沉睡在容積2000升的液氮罐內。那是-196攝氏度的極低溫,時間的流逝,幾乎不會再在她身體上留下任何痕跡。展文蓮是首個在中國本土冷凍並等待復活的“病人”。
保存展文蓮遺體的液氮罐。(圖源:互聯網)
保存展文蓮遺體的液氮罐。(圖源:互聯網)
冷凍人不是死人
2017年5月8日凌晨4時1分,展文蓮的呼吸和心跳停止,主治醫生宣佈病人已經死亡。但她還要再經歷一場手術。

山東銀豐生命科學研究院和山東大學齊魯醫院的臨床專家行動起來。他們向展文蓮體內注射抗凝、抗氧化和中樞神經營養等藥物,並通過循環系統快速輸注冰鹽水為其進行物理降溫,同時實施氣管插管,啟動呼吸機和美敦力菲康心肺復蘇機Lucas2等心肺支援設備,以保障她身體的供血供氧,維持機體生理功能。

之後,展文蓮的遺體被送上救護車。警燈閃爍,救護車從齊魯醫院東院區駛離,開向銀豐研究院。在那裏,展文蓮要經歷冷凍前最為關鍵的步驟灌流。

美國專家德雷克對即將開始的程序並不陌生。來到銀豐研究院之前,他已經在美國最大的人體冷凍機構阿爾科生命延續基金(Alcor,以下簡稱阿爾科)工作了近10年,參與了70多例人體冷凍手術。

在他看來,“死亡”不是一個暫態概念,也並非不可逆。就算心臟停跳、呼吸停止,人的身體和大腦,還“活”著。在阿爾科,冷凍人被稱為“病人”。

死神的鐮刀已經揮下,但傷口還未擴大。德雷克一直做的,是給這死亡的進程按下暫停鍵。但在人體進入最後的低溫保存階段之前,他必須盡可能保證,“病人”不受或者少受冷凍損害。

冷凍最大的敵人,是水在低溫下結成的冰晶,冰晶會刺破細胞內壁,造成極大損傷。所以,冷凍機構必須用特殊的防凍劑置換人體內的血液和水份。

和德雷克一起上陣的,是山東大學齊魯醫院心外科醫生、麻醉專家以及體外循環灌注師。他們從展文蓮的頸部和股部建立雙通路體外循環,在特製的低溫手術台上,將其體溫降低到18攝氏度左右。

然後,透明的、乳白色的防凍劑,緩緩注入展文蓮體內。降溫仍在進行,防凍劑變得越來越濃稠。它會成為固體,但它不會結冰。這個過程,叫做“玻璃化”。

灌流最終完成,已是近6個小時之後。接著,展文蓮的身體被轉移到大尺度程式降溫床上。德雷克對這張床讚賞有加,美國阿爾科沒有這樣的設備。

這是世界上唯一一台可以連續將整個人體從常溫降到-190攝氏度左右的自動控制設備。它使用液氮蒸氣進行快速降溫,配置了多個溫度感測器,可以即時監測數10個位置的溫度變化。整套流程下來,耗時55小時。

德雷克對手術效果很滿意。“你看,這有一條完美的降溫曲線。”他拿出手機,顯得很興奮,“曲線下降得很平滑,意味著我們的灌流效果很好,病人體內沒有或者只有少量的冰晶。”
萬一她醒過來
對桂軍民來說,故事已經暫時告一段落。他能做的事就是等待。他仍然會經常夢到展文蓮,但他努力淡化死亡的意味。

在展文蓮遺體被轉運到液氮罐長久低溫保存之前,他和家人隔著低溫保存庫的玻璃看了她一眼。只有十幾秒的時間。因為灌流的原因,妻子看起來稍稍瘦了些,但幾乎和生前一模一樣。她神情安詳,就像睡著了。桂軍民對站在身邊的兒子說,可以放心了吧。
他希望這只是一場“生離”。
雖然桂軍民親手簽署的知情同意書裏明確寫著:“銀豐研究院沒有保證、擔保或承諾生命延續研究計劃在未來一定會成功,也不能準確預測未來醫學科技的發展時間表,復蘇技術基於未來醫學技術的巨大進步。”

桂軍民自己也加入了生命延續計劃。他想,萬一妻子要在很久之後才能醒來,那她誰都不認識,也太孤單了,“得去陪陪她嘛”◆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