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護國家形象人人有責

德籍越僑娟武女士說:2017 年5月,她和其丈夫正式在德國定居。她因自卑的心態,害怕他人輕視自己,故她不時提醒自己加倍努力以讓自己進步。
  德籍越僑的兩名小孩正在離慕尼黑120公里的雷根 斯堡市玩耍。
  德籍越僑的兩名小孩正在離慕尼黑120公里的雷根 斯堡市玩耍。
她積極地生活是為了保護和樹立越南人在異國他鄉有個美好的形象。但她在德國的越南人社群中,發現每人有 不同的環境,不是誰都會有像自己的 想法。

約30年前,在德國居住的越南人主要以勞力賺錢,甚至還違反法律規定,如走私香煙。此行動給旅德國的越僑,如她的公公婆婆,留下不好的印象。然而,這一代人的苦困、艱辛,換取其孩子順利融入德國社會,得到良好的學習成績和找到穩定的工作。

目前,她認為,在德國的各個外國人社群中,越僑同胞獲得德國人予以高評價和好感。德國人對越僑,刻苦耐勞和省吃儉用的精神予以高度評價。儘管天氣寒冷,部分越僑從凌晨2、3時就起床去出售水果。她的德國老師還時常說養小豬撲滿是越南人儲蓄的方法之一。

她認為在一個社群裡,看到好的和積極的做法就要響應,而保守、自私的做法就別去學著。她認為無論結果如何,都會努力學習積極的事。

比如她每天上學,要步行、乘坐電車、巴士,花了一個小時才到學校。在德語班裡,大部分是難民。德國政府給他們輔助學費,而她就要自付學費。為了民族自卑感、愛惜金錢,儘管下雪深到膝蓋,她仍照常上課。全班共有36人,她是在第一次考試合格的9個人之一,而大部分獲得德國政府贊助的同學,卻學習不 用心。

乘坐電車、巴士時,她經常和旁邊人打招呼。有人很樂意地回禮,也會談及越南。她趁這個機會,介紹了越南風土人情。大家都認為這是認識新朋友,瞭解更多國家文化的機會。

她認為,在國內外的每個越南人均有責任通過小行動、遵守法律來保護和樹立國家形象。她經常對朋友和親人說,我們應有積極的想法。
德籍越僑維朝表示:
聽到越南人做壞事而感到難過
說實話,每次在媒體上聽到越南人的壞消息,如越南人在日本超市偷盜被人贓並獲,或是越南人在英國種植大麻樹被起訴,他真的十分難過。他們就是“害群之馬”,越南人在國際朋友眼中,多多少少也受到影響。

1989年,他來到德國生活,並且自囑要善良地活著。剛到德國時,曾有人邀約他販賣私煙,但他拒絕了,儘管這份工作會給他帶來一份不少收入。他的拒絕理由是想在朋友眼裡保護美好的形象。他剛旅德定居,德國人對越南人很好。他們不斷地輔助、創造最好的條件,讓越南人可以融入德國社會。說實話,每次提到越南人,不少德國人都嘆息,因為一部分越南人不遵守德國的法律。

他常以思想情懷的心態來教養子女,如學習越語、越南文化等。他的三名孩子均在德國出生,不瞭解越南的文化。他希望子女每次返鄉都能聽到有關越南的故事,他們會更愛越南,從此努力地生活,給德籍越僑創造更多的美好價值。
芬蘭人哈里‧哈卡拉認為:
創造社群美好形象

他是芬蘭人,但目前在挪威生活。他卻不感覺到自己是外國人,因為北歐人很容易親近。芬蘭有很多人在挪威生活。挪威與芬蘭人互相對彼此都有好感。外國人社群包括索馬利亞、中東國家、波蘭和東歐國家。他與他們的接觸機會不多,但後者在挪威生活必定會有一定的壓力。

越南人社群在挪威生活的情況非常好,並獲得高度的評價。越南人在挪威當酒樓老闆,或在機關辦公處上班。

對於他而言,在異國他鄉穩定生活是必須集中的因素。在國外生活,我們需要尊重所在國的法律、文化和歷史,否則你會成為不受歡迎的客人。

當然,他人可以在每個外國人的出身看到其國家的特徵。許多外國人在所在國的國民眼中,已樹立起一個社群的形象。但國家的形象主要是按照國家的政策、行動、軟硬力量來樹立的。

因此,若你好好地生活,這意味著你已為樹立一個美好的社群形象作出貢獻◆

最多點擊

龙华寺护法会各位理事护法与释慧功师父拜年合影。

龙华寺护法会向释慧功师父拜年

〔本报消息〕 今(25)日上午,即癸卯年正月初四,龙华寺诸位理事护法、众佛弟子前来龙华寺参与顶礼三千佛洪名宝忏,随后向释慧功师父拜年。护法会理事长邓栢荣代表全体理事护法敬祝释慧功师父法体安康、福慧增长。释慧功师父亦祝各位护法理事新春愉快、生意兴隆、家庭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