卵巢癌病患者急須幫助

不久前,我們收到位於第十一郡第十一坊黎氏白吉街136/24/7號門牌的羅小麗(現年50歲)寄來的求助書。
卵巢癌病患者急須幫助 ảnh 1 卵巢癌病患者羅小麗。
據我們的核實結果顯示,羅小麗向來是替別人打掃與做家務維生。不幸的是3年前,她突然覺得腹部不適,劇痛不堪,便前往市腫瘤醫院診病。經做多個化驗與檢查後,醫生確認她患上了卵巢癌。隨後,她有按照醫生的治療方案,先施行手術,再接受6次化療療程(每次相隔3個星期)。還以為這樣就可以將病情控制,沒料到逾一年後,她舊病復發。她再度前往市腫瘤醫院並跟上次般,亦有動手術,做多6次化療療程後出院。
 
直至今年初起,她的病情不僅再度復發,而且比上兩次還嚴重。她的肚臍突然長出一顆像懷有多月身孕般的毒瘤,經常滲出黏液,導致肚子脹大,行動很不方便。這次,腫瘤醫院醫生只有安排她接受化療療程。據悉,自年初至今,她前後做了4次化療。而如今每當肚臍的毒瘤脹得過大,她就要立刻入院,好讓醫生用醫療設備將裡面的黏液抽出來,這樣她才會舒服一點。否則,會令到她腰酸背痛、喘不過氣。

據羅小麗的敘述,所幸她有醫保卡,但每次的手術費也要花700萬至800萬元,加上每一次做化療費用為200多萬元,現今每次去抽取黏液費用也要30萬元。上述全部醫藥費對她來說真的很成問題。試想,她丈夫潘志雄(紙張名:林志雄-50歲)沒有工作,整天呆在家遊手好閒,靠兒子撫養。她的長女潘金萍(31歲),已婚,育有1女,經濟情況不好,幫不上忙。現她一家只靠孝順的幼子叫潘少華(24歲)替他人載貨,月薪600多萬元來支撐。兩年前,雖患病,但趁著尚有勞動能力的時候,羅小麗也有替他人打半日工,掙得10萬元的收入。可惜至今,四肢無力、暴瘦的她連行動也成問題,何有體力打工呢?

正因如此,我們深切希望本報讀者可憐羅小麗正面臨的困境,她伸出援手,讓身患重病的她有經費繼續醫病◆

讀者工作組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患精神病的李寶源。

患精神病沒錢入院治療

現年77歲的李寶源,曾是本報職工,司守保安工作,他的常住戶口在第六郡第五坊後江街279L1號。這間房子已在10多年前賣出,之後就在不少地方租房子住。目前登記暫居在第八郡第十五坊平德街3 號。10多年前賣屋的時候也就是妻子跟他離婚的時候,現在他只跟女兒李杏(1982年出生)居住。

讀者意見

轉讓社會住房牟利

近幾年來,本市許多人一旦獲移交社會住房,就立即轉讓以牟利,忽視社會住房的轉讓條件不足,甚至是住房項目尚未竣工。

在人行道上接聽手機也被搶

不久前在社交網上傳一段視頻吸引了不少網民的關注:一名騎摩托車婦女在路上行走時有來電,她便將車子停在某機關辦事處前的人行道上接聽。

應以責任、親情教育孩子

不久前,我到醫院探望一名患病而須進醫院留醫的經商友人英毅,在病房中卻給我遇到一個令人難堪的場合。正當我探問友人的病況時,其16歲的女兒來到看見我只點點頭,然後便向其父親說需要500萬元與同學去旅遊,友人說沒有那麼多現款,怎料其女兒漫不經心地回答:“如果沒有現款,你可用手機轉給我的櫃員機卡也可以,我急著要!”目睹此情景,我不禁為友人感到可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