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姐為胞弟籌措醫藥費

日前,我們收到位於第十一郡第二坊蔡番街109/20號的楊氏金娥一家寄來的求助信,陳述她家庭所遭遇的困境。

楊氏金娥及其退休與患病的胞弟們。

楊氏金娥及其退休與患病的胞弟們。

據楊氏金娥告知,她現年69歲,是街區組長,月薪約50萬元。她向來都是與單身的4位胞弟同住,包括: 楊清平(67歲)、楊文順(62歲)、楊文福(58歲)及楊晉祿(50歲)。其中,楊文順是個先天精神病患者,加上幼弟楊晉祿自今年4月初起,突然患上多種重症,如:原發性高血壓、慢性缺血心臟病、穩定型心絞痛、腦卒中後遺症、脂蛋白代謝紊亂疾病、高脂血症等等,經常都須送至第十一郡醫院留院治療,扣除了醫保,他們每次都須支付數百萬元醫藥費。至於她餘下的兩位胞弟都是當保安員,當中楊清平已退休多年,再沒有收入。現只靠楊文福在韓海源小學當保安,月薪400多萬元,養活一家5口人。

依我們的核實結果,楊氏金娥一家十分需要我們的幫助。試想,5口人當中已有兩人患病,兩人超過勞動年齡,除了街區組長這份微薄的酬勞外,就沒有任何收入,非靠接近退休年齡的楊文福這份保安的薪資來負擔真的毫不容易。如果不是楊晉祿近日疾病纏身,不停地進出醫院接受治療與覆診,花了一大筆醫藥費的話,他們一家節衣縮食勉強都能維持一日三餐粗茶淡飯。可惜,楊晉祿患病是個無法改變的事實,而且上述每一種病例都是相當嚴重,難以於一朝一夕醫好,留下後遺症,將來的醫藥費一定很大,致生活日益困難是難免的。所以,我們希望大家援助他們家庭,讓楊晉祿有條件將疾病醫好◆

讀者工作組

相關閱讀

讀者意見

轉讓社會住房牟利

近幾年來,本市許多人一旦獲移交社會住房,就立即轉讓以牟利,忽視社會住房的轉讓條件不足,甚至是住房項目尚未竣工。

在人行道上接聽手機也被搶

不久前在社交網上傳一段視頻吸引了不少網民的關注:一名騎摩托車婦女在路上行走時有來電,她便將車子停在某機關辦事處前的人行道上接聽。

應以責任、親情教育孩子

不久前,我到醫院探望一名患病而須進醫院留醫的經商友人英毅,在病房中卻給我遇到一個令人難堪的場合。正當我探問友人的病況時,其16歲的女兒來到看見我只點點頭,然後便向其父親說需要500萬元與同學去旅遊,友人說沒有那麼多現款,怎料其女兒漫不經心地回答:“如果沒有現款,你可用手機轉給我的櫃員機卡也可以,我急著要!”目睹此情景,我不禁為友人感到可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