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書寫西堤華人故事

——拙著《西堤的見證》正式發行

自2016年中旬離開相伴廿載的新聞媒體業,並轉向另一個領域去打拼後,我以為自己從此已沒有太多機會和時間去寫稿了,因而也跟一直以來關照我的朋友說,《滄桑彙集》估計是我最後出版的一本作品了。可是時隔兩年後,該書應讀者要求而進行再版,且補充了多篇於後期撰寫的新作。
記錄本市華人文物故事的文學作品《西堤的見證》。
記錄本市華人文物故事的文學作品《西堤的見證》。
其實“新聞寫作”或者“文學創作”的細胞早已在我體內擴散,她已經成為我生活的一部分,所以不能說拋棄就能拋棄。因為在平時的生活裡和新的工作崗位上,往往有著許許多多的人和事出現,而這些人或事當中有的確實存在一定的新聞價值,也能給大家的生活借鑒起到積極的作用,甚至有些會走進華人歷史中……具有強烈新聞敏感度的我,面對這麼好的題材往往是難以抗拒,因此在工餘時間便在鍵盤上留下了一篇又一篇的華人記事。《滄桑彙集》再版內容因而得以充實並獲讀者好評。 

在新的工作崗位上奮鬥了4年多,這也是我的人生轉捩點。我的老闆與老闆娘不僅是商界精英,而且還是一位孟嘗君,對當地的公益事業一直義不容辭,當中包括熱心支持華人文化、教育事業。在集團內除了協助招商業務外,我還獲分工負責若干華人群體公益活動,其中有集團贊助修建會館、寺廟、學校和文化教育等活動。這不離老本行的工作讓我有機會回到了華人社群中,再一次浸沉在西堤華人文化的百年故事中,從而可以繼續追逐自己的夢想。有了這個平台,我不但能良好地完成集團所交付的任務,而且還可以為華人社群再獻綿力。

2019年中旬,當我為了於多年前從堤岸僅剩的唯一一個自梳女遺蹟--“聚群居”那裡取回來的一些舊物品而尋找解決方法的時候,成立“西堤華人文化陳列室”的構思得以萌生,只有這樣,姑婆們留下的遺物才能發揮作用。於是乎我通過華文《西貢解放日報》廣告版公開向西堤華人同胞徵集懷舊物品。在剛開始時,街坊們還不太明白我的想法,所以響應者不多,我又得想方設法了。最後我通過率先支持的親朋好友與所捐出的物品之故事一一寫出來,並給報社投稿,以此拋磚引玉。萬萬沒想到,這一篇篇文章感動了許多人,也給街坊們帶來許多回憶,大家因而找出了自己珍藏多年的一件件老物品捐贈出來。我繼續把這些文物背後所蘊藏的故事用文字記錄下來再向報社投稿,也發到自己的微信公眾號上,另外也投入一定的費用刊登廣告……就這樣持續了一年半,“西堤華人文化陳列室”計劃獲得了街坊們捐贈逾千件大少各異的舊物品,當中不乏極具價值的文物,而我所寫的“文物故事”系列文章如今已超過60篇之多。

為了能更好地保管街坊們所捐贈的懷舊物品,2020年底得到集團的支持,騰出一座物業讓我暫時存放所得物品,我將該棟老別墅簡單佈置成一個陳列空間,把物品進行分類後擺放到木架和玻璃櫃上,同時邀請了所有熱心街坊到來觀看他們捐出的物品,讓大家進一步了解我們對保存民族文化的真誠與決心。與此同時為了讓這些故事能夠與每一件文物世代相傳,民族文化能夠薪火相傳,我決定把曾在報章上發表的“文物故事” 系列文章結集出版並命名為《西堤的見證》。

《西堤的見證》在胡志明市綜合出版社註冊出版後終於發行了。這並非歎為觀止的歷史巨作,也不是波瀾壯闊的文學作品,她僅僅是越南54個民族中的部分華人街坊守護傳統、保存文物的真人真事。這些故事也許還不夠精彩、有些地方可能詞不達意,但卻是筆者對保存華人民族文化的最大決心,也是對所有文物捐贈者以及“西堤華人文化陳列室”計劃的所有支持者的感激之情。

衷心希望今後繼續得到熱心街坊和廣大讀者一如既往的大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