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暫放鬆對工作大有好處

1898年,日後被稱為“科學管理之父”的弗雷德里克‧溫斯洛‧泰勒在伯利恒鋼鐵公司進行了著名的“搬運生鐵塊試驗”和“鐵鍬試驗”,他對鋼鐵工人鏟出一鏟鐵礦石所花的秒數、各種原料裝鍬的方法進行了精確的研究,大大提升了工作效率。自那時起,時間效率就成了美國工作場所追求的聖杯。但心理學家和神經學家卻向我們展示了這一認識的局限性:浪費時間,可以讓你更富有創造力。即使是像上網“吸貓”等看似無意義的活動,也可能幫助你解決數學問題。
示意圖。(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圖源:互聯網)
墨爾本大學研究網絡行為的布倫特‧科克爾發現,在上班時間瀏覽網頁來放鬆的人比不上網的人的工作效率高大約9%。2012年,加利福尼亞大學聖塔芭芭拉分校的心理學教授喬納森‧斯庫勒與他的博士生本傑明‧貝爾德發表了一項被稱為“干擾激發靈感”的研究。該研究認為,“允許思緒漫遊的簡單外部任務,可能有助於解決創造性問題”。
斯庫勒給了參與者一系列的“非常規用途任務(unusual uses tasks, UUTs)”測試,要求他們對某一普通物品列出盡可能多的用途。參與者列出的用途越新穎,說明他們的創造力越強。在進行一個基準測試後,參與者被分成4組。其中3組會獲得12分鐘的準備期,在準備期內各組需完成不同的任務,包括高難度的記憶任務、輕鬆的簡單記憶任務或者完全休息,而第4組則沒有這12分鐘。隨後,這4組參與者需要完成更多的UUT測試,其中至少包括一個之前測試過的物品。結果表明,在準備期被分配到簡單記憶任務的小組在測試中成績進步最大。
斯庫勒說:“這項研究最讓人意外的結果是,輕鬆的任務竟然比什麼都不做效果更好。”但為什麼會這樣,仍然不清楚。“我能想到最好的猜測是,當你進行著一項輕鬆的任務,它可以讓你從長時間的思索中解脫出來,” 斯庫勒推測道,“這就好比攪動大腦這口鍋中的東西,你也不必一直長時間保持同一個想法。任由不同的靈感進進出出,這種聯想過程往往能夠孵育出無窮的創意。”
並非只有斯庫勒一人這麼想。2006年,荷蘭拉德堡德大學心理學家阿普迪克斯特休伊斯(Ap Dijksterhuis)也發現,人們在作出複雜決定前短暫地分心一下會表現得更好。他向受試者列出了一些汽車及其屬性,而這些屬性有好有壞。隨後,他要求受試者評價這些汽車的品質。一組受試者要在作出最終評價前對獲得的資訊進行4分鐘的回顧,而另一組則被要求在這這4分鐘裏額外進行一項“分心任務”。結果證明,進行“分心任務”的那組表現得更好。
幾年之後,卡內基梅隆大學學生詹姆斯‧伯斯利、心理學教授大衛‧克雷斯韋爾和東北大學研究員阿傑伊‧賽特普特重覆了迪克斯特休伊斯的研究。但他們更進一步,利用功能性磁共振成像(fMRI)追蹤其受試者的大腦活動。他們的研究證明了決策相關的神經過程是發生在“無意識思維”期間的。伯斯利說,產生這種現象的原因是,進行無意識思維和有意識思維的神經區域完全不重疊。負責無意識思維的神經區域會持續處理之前接收到的信息,產生無意識決策。通俗地說,就是我們完全有能力在解決一個問題(如一個複雜數學問題)的同時,注意另一件事(如觀看貓咪視頻)。論文作者在2013年1月的《社會認知和情感神經科學》中稱“短暫的無意識思考能夠改善決策。”
那麼問題來了,最好的分心方式是什麼呢? 伯斯利說:“最好的干擾來自於那些八竿子打不著的事。”如果你想要解決一個數學問題,那麼你最好做一件完全不同的事,比如打網球,而不是類似的事,如空間幾何問題。
總之,短暫地放鬆對你的工作而言大有好處。看到這些研究,弗雷德里克‧溫斯洛‧泰勒的在天之靈一定會點頭讚許:終於,休息時間工作日中僅剩的未被管理的時間,也終於不再是一種浪費了◆

最多點擊

ChatGPT聊天机器人成为近期间众人热聊的话题。(示意图:互联网)

须对人工智能产品保持谨慎态度

〔本报消息〕ChatGPT聊天机器人成为近期间众人热聊的话题。这是由美国开放人工智能创业公司开发的聊天机器人。社交网出现用户使用ChatGPT来通话、交流、回答问题、报导消息、作诗甚至包括提供感情咨询的体验分享。自动回答功能带来很多有趣的结果,但资讯技术专家预警,ChatGPT的有些回答是不准确。因此,用户对这些人工智能产品须持有谨慎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