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阮富仲同志治丧委员会名单 党中央总书记阮富仲丧礼将以国葬仪式举办 党中央总书记阮富仲逝世 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吊唁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逝世 新闻媒体须迎合新时代资讯快速传播需求 陈留光副总理接见熊波大使 上半年侨汇收入继续激增 越南党、国家向阮富仲总书记授予金星勋章 党中央政治局就阮富仲总书记健康发出通报 国家主席苏林会见中国驻越南大使熊波 加速基层数据数字化 范明政总理要求行政改革“5推动”精神 促进企业蓬勃发展推动力 范明政总理与芹苴市选民接触 美国继续成为越南胡椒最大出口市场

至樂莫如讀書

“學校可以滾出去,但書是不能不念的。”這是台灣地區作家三毛在《拾荒夢》中寫下的文字,每每讀來總有一種撥雲見日的透徹與深刻的感覺。是的,學校和讀書是兩回事,人可以離開學校,但修養的增加卻離不開書本。
至樂莫如讀書
小時候的我很喜歡看書,一旦捧起書本,便常常不肯放下,連吃飯的時候我都是將書本放在飯桌上,邊吃邊看。或者乾脆躲就宅在房間裡,直到媽媽連聲催促我吃飯都不見效果,衝進我的房間,這才依依不捨地放下書本下樓。可總是這樣卻是常常要挨罵的。

書在手頭,不管它是什麼,總想要翻翻看看。不論是故事書,還是圖畫書,不論是諸如安徒生童話類的童話書,還是語言拗口的如《山海經》等一類的古籍,甚至就連日常生活裡的雜誌,科幻的、神話的、漫畫的,只要一見到書,就會情不自禁地捧起來就讀,不管看不看得懂。

《傲慢與偏見》是我讀的第一本國外名著譯本,外文翻譯過來的中文讀來很是蹩腳,有時一個名詞就佔據了大半行文字,且長難句居多,這就非常考驗閱讀的眼力和理解力,可我還是硬生生地就著故事情節把整本書給看完了。當時的我還讀過原版譯文的《天方夜譚》和《鏡花緣》,也同樣都是生吞活剝的。由於家裡的書本有限,每本書都是看了又看翻了又翻,特別是童話和故事,剛買來還是一套套的新書,經過我手裡之後,往往都是慘不忍睹的下場。後來便是跟人借書看,由於需要歸還,那更是如饑似渴的讀了,每天早上四、五點鐘的時候,我便起床看書和背書了,記得有一次,我在課堂上唸出的古詩竟讓語文老師都頗為為難,我心裡暗暗高興了很長一段時間。

到了中學,我已經很少接觸大人們口中所謂的“閒書”了。記得初三時因在課間讀一本《紅與黑》的小說被班主任訓斥,之後便規規矩矩地不再接觸除了教材之外的書本了。有時候看到喜愛的書,也只能眼饞一下,然後就是果斷地遠離,從此便和書失去了緣分,看了一半的《紅樓夢》也被棄置到了角落。如今想來,讓我頗為後悔的就是在孩童年代沒有讀過武俠書籍,儘管金庸大俠的電視劇看了不少,他的書卻真的很少讀過。

不知不覺已走過20餘年的光陰,如今,身處於節奏匆匆的生活中,只覺得喧囂與忙碌讓自己有些透不過氣來,讀書也似乎成了一種可望而不可即的奢望,只是單純地為讀書而讀書更是一種難以達到的境界。可是,其實我們都明白,並不是因為在城市中找不到一處寧靜的讀書聖地,而是我們的心都太過於浮躁和功利,是我們自己不願給予自己的心靈一片淨土。我們更應該明白的是,當我們翻開書頁的時候,我們的心境其實是最純淨的。

想起那些那些與書相伴的日子,我的心頭也變得莫名地安穩和踏實。那些因讀書而收穫的快樂和啟發,以及因讀書所承受的批評與責罵,一時之間也都變得親切而溫馨起來,如夜空中的星星一樣,閃閃發亮◆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