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人社區點滴話當年

昔日,西堤華人都是集群而居,尤其是堤岸有許多社區的居民幾乎是清一色華人。因為群居,所以昔日的華人同胞的生活習慣完全把“唐山”那一套搬過來,其中包括對街坊、朋友的一些稱呼或冠以的花名都充滿“廣州味”。 

上世紀60年代堤岸的一個華人社區。

上世紀60年代堤岸的一個華人社區。

筆者雖然是在解放後出生的第三代華人,但由於自少就在第十一郡“穗義祠”旁的一個華人勞動區生活,所以對華人“很民間”的一些文化略懂一二。筆者生活的社區主要以廣府人為主,區中有幾戶潮州和福建人,但粵語是街坊們的主要溝通語言。 

昔日的地域沒有現在分的那麼清楚,我所住的社區也屬於羅笑街。但由於我們那個區有幾戶人家生產椰油和糖果,所以當跟別人說起住在羅笑街時,我們會加上“做椰油”或“做糖果”那一區,這樣對方馬上知道我們具體是住在哪裡。我生活的社區大部分是勞動階層人士,都是靠勞力賺錢,只有一兩戶是從事生產業。還記得那時候家家戶戶的房子都以木板和鋅板建造,每次發生火災都是大量的房子遭殃的。
 
因此,那個年代大家的“逃亡”意識非常強,重要的證件和物品都是放在最顯眼的地方,以便一旦發生意外便可以立刻帶走。在1968年戊申年春節總進攻中,我們社區的許多房子都被炮火付之一炬,所以街坊們對火警的防範意識特別高。最近在翻閱祖父留下的一些老證件時,筆者看到了一張1968戊申年春節火警發生後的房子損失申報表,我們家全被 燒毀,家人和街坊們需暫時住到花縣學校去。

當年的華人社區其實“很廣州”的,街坊們很多人都有暱稱,而暱稱都很“象形”。我記得街坊們對女長者的稱呼很多都在其一名子女的名字後加上“媽”字。像我姑姐叫阿歡,所以街坊們都叫我祖母為“歡媽”,我家對面的狗叔的媽媽是“狗媽”,還有“大女媽”、“釘媽”、“奀媽”、“玉梅媽”等。
 
現在想回來,以前的廣府人“花名”(化名、綽號)很普遍,我的街坊以形象取名的有狗媽的兒子“大奀”(瘦),他那同樣瘦骨如柴的弟弟叫“細奀”;還有“肥佬海”、 “肥婆蘭” 、“豬乸浩”、 “大碌木”、“高佬針”、 “大頭明”、“冇牙佬”(掉牙)、“崩口婆”(兔唇)、“臭口輝”等;以性格給人家起花名的有 “姣婆蘭”、“八婆珍”、“倀雞英”、“知溜光”(自認為了不起的)、“口水佬”(講話太多的人)等;還有用當事人從事的行業來稱呼的有“咖喱婆”、“雪糕佬”、“耶債婆”(收買破舊)、“粉麵佬”、“椰油伯”、“濱波叔”(做大發糕)、“龜公林”等。值得一提的是,以行業來稱呼的許多場合都加入越南元素,因為有些行業大家都習慣用越文來說。 

 筆者對上的一兩代人由於越文程度不好,甚至有人不會越文,所以他們的子女的越文名字也變得超級“可愛”,滿滿的華人特色。當年在產房生了小孩後馬上要做報生紙,而不會越文的父母就隨便用粵語發音給孩子起了個越文名字,男的叫“蘇蝦”、“蘇仔”等;女的叫“蘇女”或“二女”、“四妹”等。
 
因此,當年不少華人的在證件裏的越文名跟華文名完全不一樣,像筆者的父親越文名是“楊蘇仔”,而華文名叫“楊偉海”。有些父母因為孩子出生後常生病,認為他們很難養育,要當成動物來養,所以把孩子的乳名改成“豬仔”、“狗仔”、“阿豹”等。當年,不少人到學校上學後還被同學起花名,20多年前筆者就讀的華文班就有同學被冠以“鞋抽”、“孤兄”、“老夫子”、“大番薯”、“雞公培”、“大粒麥”(痣)等花名。 

 現在回想起昔日的種種花名更多是存在“貶罰”或“諷刺”之意,雖然有些花名很難聽,當事人也不願意,但久而久之卻成了習慣,而且也變得平常,那個花名跟隨當事人一輩子。現在時代進步了,大家每天都要為生活而奔波,鄰居之間的交往也沒有以前的頻繁,  對方的陋習也不為人知,因而“綽號”也離我們越來越遠,尤其是華人社區傳統的花名也不復存在。無論是好意抑或惡意,花名在華人社區中的的確確曾  經存在著,也陪伴了好幾代堤岸人成長,更有意義的是它記錄了華人群體  同甘共苦、你來我往、守望相助的滄桑歲月◆

麒 麟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華人動態

市師大中文系大學生奉獻愛心活動

〔本報消息〕值聖誕節及元旦即將來臨,為了發揚“雪中送炭”的傳統美德,市師範大學中文系大學生昨(15)日上午組團前往平政縣平興鄉舉辦“一份愛心”慈善活動。

江丙坤先生追思音樂會在本市舉行

〔本報消息〕江丙坤先生追思音樂會於昨(26)日上午在西貢會展中心舉行,駐越南台北經濟文化代表處代表石瑞琦、駐胡志明市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處長鍾文正、越南台灣商會聯合總會與河內、北寧、太平、海防、峴港、河靖、林同、本市、西寧、同奈、平陽、隆安、頭頓、新順14個分會代表以及越南工商總會副主席武新成、市企業協會副主席杭慰瑤等代表出席。

市民族處己亥年春節聚會

〔本報消息〕昨(24)日上午,市民族處邀請各領域的少數民族模範人物春節聚會。市民族處主任黃文鴻玉、副主任曾錦榮、多位在經濟、文化、體育等各方面有傑出成績、傑出表現的華人及其他民族代表應邀出席。

溫陵會館歲暮濟貧

〔本報消息〕值2019己亥年春節即將來臨,為了輔助家境貧困的越華同胞、優撫對象、殘疾人士歡度新春,本市福建溫陵會館(觀音廟)於本月10及11日兩天,展開贈送春節禮物給貧困戶、福建鄉親與各社會慈善單位的活動。

好人好事

辦喜事不忘行善

〔本報消息〕每年組織多次慈善救濟團到各省窮鄉贈送禮物給貧困家庭的江志華老先生,日前迎娶兒媳,其子江振嶸與凌玉銀小姐的婚宴設於第五郡亞東酒樓,邀請親友同歡聚,參宴者大部分是與他一起積極於社會公益的好友。

浸石天后宮贊助故鄉人道中心2億元

〔本報消息〕為幫助平陽省故鄉人道中心更好地照顧不幸孤兒,繼去年之後,今年本市浸石天后宮再度贊助2億元,讓340名孤兒有更好的生活環境以及有順利條件繼續求學。昨(14)日上午,該宮副理事張興盛把善款轉交予故鄉人道中心管理人謝氏梅(見圖)。

玉光寺老人獲贈送禮物

〔本報消息〕本著助人為樂的精神,本報熱心讀者楊豐生及眾好友組成的慈善組,昨(30)日中午前往第八郡探望並向玉光寺老人贈送禮物。玉光寺現正收養54位老人,他們均是孤寡無依、有的還患病在身的60歲以上老人,其中大部分是華人。

傳播愛心送溫暖

〔本報訊〕昨(13)日上午,一個由本市熱心人士梁漢成(陸拾)和陳月好夫婦、何蘭芳、第十郡永安堂住持何金蓮等前往第八郡林觀寺和龍華寺,將原寄居在林觀寺養老院,並於今年6月28日清晨逝世的93歲孤寡老人李妹婆婆生前託管和寄存在農業與農村開發銀行的一筆4億5400萬元存款,另加4年存款利息,合共逾5億5500萬元的善款,轉贈給林觀寺住持釋女惠線尼姑3億元;第八郡龍華寺住持慧功大師1億3000萬元和第十郡永安堂住持何金蓮1億2500萬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