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尊玉佛

我正在擦拭“五‧一”旅遊帶回來的兩尊慈眉善目的玉佛,張媽走進辦公室,傾倒垃圾簍。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我問:“老人家,您快80了吧?這麼大年齡,還拾荒呀?”

“我82了!”張媽自豪地說,“反正閑著也是閑著,活動活動筋骨,對身體有好處?”

我又問:“人家撿廢品,只撿能賣錢的,你怎麼連不能賣錢的都撿呀?”

“順便給大家清理一下垃圾,也不累!”她爽朗地笑著,蹣跚著走遠了。

去洗手間,我看到古稀之年的清潔工老賈正半蹲著掏便池,忍不住問:“賈伯,有拖把,有潔廁靈,你幹嘛用手掏,不髒嗎?”

“用手掏,更乾淨。”老賈笑呵呵地說,“把廁所洗乾淨,是我的職責!不然咋對得起那份工資啊!”

“您每天從早到晚,什麼髒活累活都幹,而單位每月才給您1000元人民幣工資,這付出與得到不成正比啊!”我打抱不平。

“1000元人民幣不少呢!我一年吃的油和米,還不足1000元人民幣呢!”老賈說,“有這1000元工資,我不用找兒女要生活費,活得自在、舒坦……”

再回到辦公室,又看到那兩尊玉佛,我的眼前忽然浮現起張媽和賈伯滿足的笑臉◆

張棄資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示意圖源:互聯網)

捕捉時光深處的精靈

雁過留聲,人過留名。我雖然是一個生如草芥的凡人,但不滿足現實,不想如此蹉跎歲月。既然來到這個世界,總想給自己留下點什麼。

星河璀璨

4大童星出身的越南女藝人

許多女演員從小就入行拍戲並成為童星。然而,不少童星長大後在事業上卻走向不同的道路,令人慨歎不已。就如以下的各位女星。

使勁辦法找選美佳麗

在2019年啟動的4大選美比賽包括:全球越南本色小姐、越南世界小姐、越南環宇小姐以及越南旅遊花魁,另外還有2至3個世界級選美比賽。因此,組委會在尋找才色兼備的參賽者時遇到不少困難。

文化藝術

畫家黎沙龍:西貢隔離時

最近,黎沙龍畫家對受疫情影響的人生、一線力量、愛心飯盒和方便麵等畫面的 描畫,已觸動了許多人的心。在每一幅畫的背後是一個溫暖的故事。

應用科技滿足新時代辦報需求

一年一度的“六‧二一”越南革命報刊日96週年紀念在全國上下集中一切力量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背景下到來,這是繼去年後我國迎來的第二個不尋常的節日。新冠肺炎疫情給媒體行業帶來很大的挑戰,影響到廣告收入,而在新媒體、自媒體、社交網的快速發展下,也給傳統媒體帶來極大的考驗。

西方人眼中的西貢

以西貢為攝影主題的攝影師很多,但被喻為“西貢丁進茂”或“西貢三泰”的則屈指可數。然而,有兩位攝影師卻得到該城市的優待和滋養,他們是《西貢遺跡》的亞歷山大‧加雷爾(Alexandre Garel)和《西貢待續故事》的菲利普‧范登伯格(Philip Vandenberg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