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的路

“常回家看看。”這件看似很簡單的事,今年對於很多人來說並沒有那麼容易。

(示意圖:互聯網)

(示意圖:互聯網)

自從2020年春節前,爆發了新冠疫情後,很多人都有了“時間”。然而,大家因為疫情的緣故,不是回不來,就是出不去。那一張車票的路程,曾經那麼容易做到的事,現在卻像是隔了千山萬水一樣的難。雖然現在交通都很方便,雖然老家也建了高鐵站,雖然很多人還買了私家車,可那“疫情”倆字,生生地拉開了親情的距離。

曾經總以為明天很遙遠,可當疫情到來的時候,才發現自己連今天都掌控不了。從前隨時都可以回家,然而我們一年也就回去一次,總是說忙,沒時間,得掙錢養家。此時的我,才感覺到曾經的自己是多麼不珍惜啊!

自從進入12月份以後,我在心裡早就盤算過很多次了,還有多少天能回家?我想看看母親的白髮是不是又多了,也想看看孩子們是不是又長高了,還想看看院子裡的桃樹有沒有比去年大點,我想在老家待到桃樹發芽時節,更想看到那粉紅色的桃花。我還想從村子西頭走到東頭,再從村子東頭走到西頭,我想和父老鄉親們說說家鄉話。

我們的工廠今天終於發佈了放假通知:茲定於2022年1月20日放假,任何人不得提前回家。這個通知在往年也發過,內容幾乎是一樣的。但我從前總覺得那是順理成章的事情,可現在,那個通知就像一座山一樣壓在我心口。因為每天那些各地的疫情報導,大都趨於上升局勢,每次看到都壓得我喘不過氣來。政府早就倡議如非必要,我們這些外出打工的農民工都要留在打工地過年,以防止疫情的傳播。

說實話,我真的太想回家了,哪怕只要我能趕上大年三十貼春聯,能趕上和母親一起吃餃子,能趕上和孩子一起看看春晚,我也就心滿意足了。

我的回家倒計時在工廠發佈放假通知的那一瞬間,又重新啟動了。不用看日曆,我也能記得哪天是幾號,離回家的日子還有多少天。在這剩餘的日子裡,我除了繼續努力做好自己的工作,就是關注疫情,關注新聞報導,特別是老家的官方消息,還有本地政府發佈的通告。

我多麼希望“疫情”這兩個字能早日淡出我們的視野,更希望我們每個人都能回家平平安安地過一個新年◆

畢 俠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圖源:互聯網

難忘的湄公河之行

湄公河發源於青藏高原,是東南亞第一長河,流過老撾,緬甸,泰國,在這3國的邊境,榮獲“金三角湄公河”的美譽,及“黃金水道”之稱,之前犯罪分子曾經在這裡進行各類犯罪活動 ,導致黃金水道籠罩著一層毒霧陰霾,後來中,泰,緬,老4國聯合起來,治理湄公河,執法人員努力不懈,把壞分子一網打盡,掀開了金三角的神秘面紗,復興了這條國際河流。

星河璀璨

《碧眼》觸動觀眾心靈

電影《碧眼》的導演維克多‧武認為,該片奪得第二十二屆越南電影節最高榮譽金蓮獎,大部分有賴於作家阮日映所編著充滿情感的故事內容。

使勁辦法找選美佳麗

在2019年啟動的4大選美比賽包括:全球越南本色小姐、越南世界小姐、越南環宇小姐以及越南旅遊花魁,另外還有2至3個世界級選美比賽。因此,組委會在尋找才色兼備的參賽者時遇到不少困難。

文化藝術

越南文學受諾貝爾獎青睞

由於某種原因,諾貝爾委員會寄給越南作家協會代表關於建議推薦2022年諾貝爾文學獎作者提名的信函竟遲到了半個多月。雖然錯過了機會,但這仍然是讓讀者特別感興趣的信息。

文體與藝術活動正邁向正常化

經過一個多月放寬實施各項防疫措施後,本市的文化、藝術、體育活動正按照適用於每個地方、區域規定的準則而重新開放。市文體廳副廳長梅柏雄已就這些活動接受本報專訪。

畫家黎沙龍:西貢隔離時

最近,黎沙龍畫家對受疫情影響的人生、一線力量、愛心飯盒和方便麵等畫面的 描畫,已觸動了許多人的心。在每一幅畫的背後是一個溫暖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