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捉時光深處的精靈

雁過留聲,人過留名。我雖然是一個生如草芥的凡人,但不滿足現實,不想如此蹉跎歲月。既然來到這個世界,總想給自己留下點什麼。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想起來,感覺很可悲,不如沙漠戈壁的一塊荒石。它可以見證歲月、可以閱盡人世間風華秋月、可以享受春綠冬寒。它有風雨吹拂、星夜陪伴、還有草蟲淺唱。

渺小的我,朝霞留不住、金錢留不住、青春留不住。如眾多人一樣,到最後人的身體也留不住,像落花一樣隨風飄逝,泯然於眾,塵封泥土。

我到底在追求什麼?我問大地,清泉嘩啦啦地流淌著。我問天空,白雲優哉遊哉地靜遊。我不想在黑暗中度過餘生,仰望浩瀚的天際,心裏渴望著。

情感是人類最基本的需求,人世間的悲歡離合,陰晴陽缺,總能引起人們的共鳴,觸及內心深處柔軟的地方。於是,我選擇了寫作,去捕捉時光深處的精靈。這樣既可以抒發情感,也可以把美好的事件用文字記錄下來。

我寫身邊的人和事、寫我聽到的和看到的,寫我自己親身經歷過的,寫我夢想著的……
寫作是孤獨的,痛苦的,但寫作的人生,是充實、坦然的人生。我非常滿足這種方式。我日夜不停地回憶過往的經歷,那些過往的經歷,如傾瀉的流水,記憶的長河裏一一呈現,仿佛昨日重現。我不想忽視任何一個精彩片段,和有意義的事件,那畢竟是我成長歲月的見證。我充分抓住零碎時間,用一張紙或一支筆記錄點點滴滴,然後如女孩子化妝一樣,進行整理、提煉。

當手指在鍵盤上輕盈地敲擊的文章,出版後飄著油墨香味的時候,那是世界呈現給我最奢侈、最厚重的禮物,也給沒有虛妄和放縱自己的短暫一生,留下閃光的東西。

文如其人,人一定要行得端、走得正、有擔當,還要有前瞻眼光和慎密思維。寫作也一樣,需要捨棄浮華,用真情實感去寫。忠誠事實的作品,才能吸引讀者、打動讀者,讓讀者愛不釋手。

我越來越喜歡上寫作,捨棄浮躁情緒,心靜下來,在寫作中捕捉時光深處的精靈,觸摸時光的靜好,體味一片恰意閒情。

歲月催人老,而有靈魂的人,永遠不會老,如鮮活的文字,歷經滄海桑田,物是人非,依然飄散著油墨香味,沁人心脾◆

楊應和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星河璀璨

使勁辦法找選美佳麗

在2019年啟動的4大選美比賽包括:全球越南本色小姐、越南世界小姐、越南環宇小姐以及越南旅遊花魁,另外還有2至3個世界級選美比賽。因此,組委會在尋找才色兼備的參賽者時遇到不少困難。

文化藝術

畫家黎沙龍:西貢隔離時

最近,黎沙龍畫家對受疫情影響的人生、一線力量、愛心飯盒和方便麵等畫面的 描畫,已觸動了許多人的心。在每一幅畫的背後是一個溫暖的故事。

應用科技滿足新時代辦報需求

一年一度的“六‧二一”越南革命報刊日96週年紀念在全國上下集中一切力量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背景下到來,這是繼去年後我國迎來的第二個不尋常的節日。新冠肺炎疫情給媒體行業帶來很大的挑戰,影響到廣告收入,而在新媒體、自媒體、社交網的快速發展下,也給傳統媒體帶來極大的考驗。

西方人眼中的西貢

以西貢為攝影主題的攝影師很多,但被喻為“西貢丁進茂”或“西貢三泰”的則屈指可數。然而,有兩位攝影師卻得到該城市的優待和滋養,他們是《西貢遺跡》的亞歷山大‧加雷爾(Alexandre Garel)和《西貢待續故事》的菲利普‧范登伯格(Philip Vandenberg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