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有鳥在歡唱

“嗒嗒嗒--嗒嗒嗒……”那隻熟悉的鳥兒又在啄著我宿舍窗戶。每個清晨,我都會在這清脆的聲音中睜開眼睛。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當我睜開眼睛時,一縷陽光正好照在我宿舍西面的天花板上。窗外樹木蔥蘢,太陽在天花板上投下樹枝晃動的影子。這又是一個美好的早晨。我一直認為自己是個非常幸運的人,就像這每日的清晨,總會有一隻鳥兒敲著窗子喚我起床。我不知道每天準時到來的是不是同一隻鳥兒,當我聽到那“嗒嗒嗒”的聲音時心裡就無限溫暖,無限感動。這是一個別致的清晨,敲窗的鳥兒讓我愛上了新的一天。每天早晨7時左右我的窗外是一個鳥鳴如樂的世界。
起床後,我打開窗戶,一股清新的空氣迎面而來。伴隨空氣而來的還有窗外鳥兒們的歡唱。我驅趕走最後一絲困意,和這美好的窗外世界融為一體。鳥兒們的歡唱,我聽得更加清晰了。
“唧唧唧……”“吱吱吱……”“啾啾啾……”“吱--吱--……”各種音調此起彼伏,還有許多嘈雜的聲音夾雜其中。樹上活躍著數百隻鳥兒,有麻雀、百靈、灰雀,還有一些叫不上名字的鳥兒。它們在那些樹上或各自為陣,或跳躍其間,飛來飛去,顯得非常高興。我不知道這些鳥兒白天在什麼地方捉蟲、嬉戲、看風景,反正只要一到清晨它們就會準時出現在我宿舍外面的樹上盡情歡唱。也許樹上有它們的巢穴,也許在它們眼裡這裡便是自己的家,總之它們主宰了清晨窗外的世界。我想白天盡力飛翔,夜晚準時歸巢,然後在微風輕拂、歲月靜好的清晨,在樹枝間跳躍,盡情高歌,來一場規模盛大的音樂會,這或許是鳥兒們的生活,就是它們的高光時刻。
我用心傾聽著這場音樂會中的每一個音符,用心感受著那些聲音中或高或低,或急促或舒緩的旋律變化。我覺得它們有時在低語傾訴,有時在開懷大笑。那無數個音符中高低快慢的變化就是它們內心情緒的表達。能與這些鳥兒為鄰,並且在鳥兒清脆的敲擊窗子的聲音中醒來,然後聆聽一場百轉千回的鳥鳴盛宴,再開始一天的工作,這恐怕是人世間最具詩意的事情了。
閒聊中,和同事說起清晨窗外的鳥兒。同事說:“每天早上,這些鳥兒聚在一起是在開會。它們是在商量去哪兒捉蟲,走哪條路線最近,還要提醒同伴路途要注意安全。”在我心裡,我更願意把這歡唱想像成一場別開生面的聚會,或者一場盛大的音樂會。當然,鳥有鳥言,鳥兒有鳥兒的生活。我們用自己的思維對鳥兒的行為作出的任何判斷都是猜測,畢竟我們不是那些高歌歡唱的鳥兒。
那些鳥兒的歡唱最終會在8時前落下帷幕。我感非常奇怪,為什麼每天都在這個時候結束?我想或許是鳥兒們每天也要按時上班工作吧。
投入到一天的工作後,我也會偶爾想起那些清脆激昂的聲聲歡唱。工作的間隙,心情低落的時候,我都會想起早晨的那個溫馨時刻。鳥有鳥的快樂,我有我的煩惱。那些鳥兒以一種特有的方式介入我的生活,給了我一個舒心愜意的早晨,也給了我無限的遐想和無盡的思考。其實,生活中每個生命都在盡力奔跑,努力向前。那些窗外的鳥兒也不例外。這是生活的意義,也是生命的價值。就讓我們順應生活中的一切,然後向陽而生,追光不止,活成最美的樣子吧。
“啾啾啾……”
“唧唧唧……”
“吱吱吱……”
在我宿舍窗外,每天早上都有一群鳥兒在樹上歡唱。它們喚醒了黎明,喚醒了太陽,喚醒了平凡的日子,也讓我平凡的生活充滿詩意,無限精彩。我相信,明天清晨我一定會看到那個熟悉的身影,聽到“嗒嗒嗒”敲窗的聲音◆

馬寶學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參加保祿市採風行程的文友合影。

保祿冬遊速記

新冠肺炎病毒肆虐胡志明市逾兩年多,許多活動都因疫情停頓不前,今疫情已疏解,隔離也獲解除,至此胡志明市華文文學會已組辦至林同省保祿市採風,給文友創造靈感寫作,以及疏散沉悶已久的氣氛。

星河璀璨

玉梅:從無名歌手到大賽冠軍

越南版《蒙面歌手》歌唱比賽節目最近已落幕。最終的冠軍得主是以蓮花形象蒙面的女歌手玉梅。她從比賽開始已受到關注,憑藉實力以及完美多變的唱功而獲得觀眾的喜愛。

透過每趟行程發現越南之美

沿著全國各地的行程給攝影師赫蓮娜‧雲帶來了豐富的寶貴經驗。她從淳樸老實的村民那裡學到了很多東西。

黃婉恩:不借助鎮成的光環

雖然有一位當紅的明星哥哥鎮成,但黃婉恩從未獲得兄長“撐腰”。即使被選中擔任鎮成投資的電影女主角,黃婉恩仍跟其他演員一樣必須付出百分百努力。

泰和:演沉重角色帶來快感

男藝人泰和重返電視圈,參演導演阮方田的國產電視劇《稻草媽媽》。值此機會,泰和向觀眾分享自己塑造每個角色時的壓力以及得到妻子在背後支持的幸福感。

文化藝術

河內絹花製作業

據《越南畫報》,年屆七旬的梅幸老太已有近50年的藝齡,畢生與絹花業結下不解之緣。這位河內之女素享“絹花女王”之譽,其產品蜚聲內外。

有聲讀物受年輕人歡迎

有聲讀物雖然尚未普遍,但因其帶來的便利性,正逐漸成為 越南市場受歡迎的 新潮流。

讓攝影愛好者分享正能量

為讓攝影愛好者有條件分享在日常生活中的美好時刻及正能量,越南小米(Xiaomi)公司發起了“建造超頃刻”攝影比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