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善佈施趣談

今年9月9日,適值中元節的後一週。D君  ──某鮮奶公司的業務員,對筆者說:
“這個月我賣了很多箱鮮奶,多數是去做慈善的,有些是派發給橋下無家可歸的及一些流浪者……”

作者前往林同省保祿市玉保精舍行善時合照。

作者前往林同省保祿市玉保精舍行善時合照。

言外之意:為何筆者沒有類似的活動呢?

筆者聽了,拿了一張白紙,畫了一個長方形,在長方形裡寫了一個“Chua”字,並在長方形的四周畫了幾個箭嘴,一邊指著箭嘴,一邊說:

“近日來,每天在報紙上接二連三地看見各寺門、各精舍、各會館都在派發禮物給各貧窮戶、視障者及……為何這個月這麼多(會館、寺門、精舍)在派發禮物呢?

D君望著筆者,似乎在問:“為什  麼呢?”

筆者接著說:“因為各位善男信女這個月才拿很多、很多的大米、方便麵及各日用品(糖、食油、醬油等……)到寺門、會館……各寺門、會館就盡這段時間趕快將這些物品分派給各貧窮戶……要不然,放久了,這些物品壞了怎麼辦?”

D君聽了,點頭稱是。

筆者繼續說:“各寺門、會館、精舍一定要在這段時間才有這麼多的禮物派發給各貧窮戶……至於那些弱勢群體是什麼時候貧窮的呢?”

D君說:“很久了,長年累月。”

“對了!長年累月,但這個月是他們最富有的月份。”筆者說。

D君附加著說:“是啊!這個月不會窮,每個人都收到很多大米、方便麵……根本吃不完,要拿出去賣。”(D君的父母是賣彩票的,所以這個月收到很多大米及……)

筆者跟著說:“不錯!賣的價錢很便宜。例如:一箱方便麵,施濟者要花費5萬元、6萬元才買得到,但拿出去賣,只得3萬元……”

D君攤著雙手說:“沒有辦法!太多了,吃不完,不賣掉,壞了更可惜。”

至於那些弱勢群體,有些是長年累月都在貧困度日,當他們正在饑餓時忽然收到施濟品,此情況相信定會令他們沒齒難忘;但左等右待的總是要到農曆七月才收到大量的施濟品,如此情況令他們習以為常,所收到的施濟品將不會視為珍貴,甚至心裡會想:“上個月我連接3天米缸沒有米,千祈萬盼有哪位善長仁翁能給我一些米,但結果還是要等到今天……看!米缸又裝不完了,多餘的,唯有拿到巷口那間米舖便宜的賣掉。”

近幾年來,每逢中元節前後,總是聽到大 姐說:

“阿花(住在第八郡某親戚的女兒)前幾天她剛派發米。”

筆者聽了,立刻回答:“她既然這麼有心,為何上兩個月不給呢?一定要到這個月來湊熱鬧呢?”

大姐大聲說:“不知道!”

今年5月中旬,難得有機會見到阿花,且彼此都有空閒,筆者問阿花:“聽大姐說,你逢農曆七月都有派發米給貧窮戶。”

阿花說:“我們姐妹幾人,每人出些許錢,就買米去派發。”

筆者豎起大拇指說:“很好!妳們這樣做,很值得讚揚,既然妳們這樣發心,為何不早些派發呢?而一定要等到農曆七月呢?”

“看見某某壇七月這麼做,我們也跟著做。”

筆者聽了,繼續說:“各會館、寺門、精舍等……依據傳統在這個月都有派發禮物給各貧窮戶,但我們是屬於個體戶,自發性的,什麼時候經濟許可,都可以做,不用跟著湊熱鬧。那些受惠者長年累月都貧困,我們早點派發給他們,對他們將會有很大的幫助,加上今年多了一個閏四月,如果依據傳統,要等到農曆七月才可派發的話,他們豈不是要挨多一個月?既然妳們姐妹這樣有心,就早些做吧!”

結果,阿花跟其姐妹商量後,決定於今年農曆六月初一到第八郡郡盲人會派發禮物予近百位視障者,筆者也趁此機會贊助了一些餅乾。

盂蘭節勝會派發禮物,是每個寺門、精舍、  會館的傳統節日,我們無可非議。但作為個體戶,自發性的贊助者,我們應盡量早些把禮物施濟給  受惠者,讓他們在饑餓的時候能及時享用,莫再“墨守成規”的要等待傳統節日,才跟著大家做,如此,多餘的物品將會腐爛及發霉,那是多麼可惜啊!◆

豐 生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飛翔的翅膀

飛翔的翅膀

在鄉下,經常一抬頭,就能看見天空中各種飛翔的翅膀。這些斑斕的翅膀自由如風,變幻如雲,讓人心弛神往,情不能已。

星河璀璨

《碧眼》觸動觀眾心靈

電影《碧眼》的導演維克多‧武認為,該片奪得第二十二屆越南電影節最高榮譽金蓮獎,大部分有賴於作家阮日映所編著充滿情感的故事內容。

使勁辦法找選美佳麗

在2019年啟動的4大選美比賽包括:全球越南本色小姐、越南世界小姐、越南環宇小姐以及越南旅遊花魁,另外還有2至3個世界級選美比賽。因此,組委會在尋找才色兼備的參賽者時遇到不少困難。

文化藝術

數字化有助更好推廣越南美食

憑藉擁有來自 3 個區域的 3000 多道菜餚,越南一直以來被國際稱為東南亞的美食天堂。而越南美食的潛力將在科技的同行下更加突顯出來。

越南文學受諾貝爾獎青睞

由於某種原因,諾貝爾委員會寄給越南作家協會代表關於建議推薦2022年諾貝爾文學獎作者提名的信函竟遲到了半個多月。雖然錯過了機會,但這仍然是讓讀者特別感興趣的信息。

文體與藝術活動正邁向正常化

經過一個多月放寬實施各項防疫措施後,本市的文化、藝術、體育活動正按照適用於每個地方、區域規定的準則而重新開放。市文體廳副廳長梅柏雄已就這些活動接受本報專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