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演武清和:透過製作電影進行自我探索

對於由自己製作的影視項目,導演武清和一向都希望帶領觀眾進入片中的世界,而不是單純的看戲。他對每一個細節都準備得非常仔細和周祥,以製作出一部新的佳品,比以往的作品更有新鮮感。

導演武清和:透過製作電影進行自我探索

記者(●):《超容易的職業》是您的第六部影片,您的感觸有什麼不同?

導演武清和(▲):一部影片上映,這意味著所有工作流程已完畢,而我已處於樂於接受反饋的狀態。但是,完成每一個作品之後,新鮮感仍依然不變。這就是我熱愛這個職業的動力。回顧過去,我的6部影片都在國人特別的節假日放映。這是一種幸運。

(●) 您此前製作的5部電影都不虧本,甚至票房營收十分可觀。請問您有哪些秘訣?

(▲)觀看我的作品,不少人以為成功來得太容易。我的觀念是,以簡單的手法做藝術,但要細心地做。當步入導演工作,我不僅注意到劇本、拍攝、演技,而在項目的所有工作流程我都參與,如選擇拍戲團隊、演員、發行商、放映時間乃至廣告等等。最重要的是,我有自知之明,了解自己的能力和清楚知道自己要做什麼。對於製作一部影片,你要有明確的目標。當拿到劇本時,不是任何時候都可以打破局限。但我一直在局限中努力做得更好以達成自己的目標。對我來說,製作一部影片不單純是創造一個作品。在這個過程中,我踏上自我探索之旅,了解自己原有的和未被發掘的能力。

(●)將一個外國的劇本翻拍且結合網劇,您如何給《超容易的職業》創造自己的特色?

(▲)自從翻拍《30歲外公》我已經十分慎重。製作每一個項目,我致力改變人物、講述手法。對於《30歲外公》,因缺乏經驗,我只改變10%至15%內容。來到《數千億鑰匙》,將內容改變45%至50%。現在製作《超容易的職業》,我改變75%內容。投資商願意支出300億元,肯定是要有票房保證:就是知名演員、導演以及好劇本。我相信將會創造新穎的內容;同時努力做得最好、做自己最擅長的。

(●)製作翻拍電影的導演通常受人白眼,您介意嗎?

(▲)我認為,你想翻拍也要靠自己的能力。因為這也是一種藝術。因此,努力做好自己想要和致力達成既定目標就不怕是非。不少人對翻拍產生消極的想法。我不想爭論或解釋。我只關心的是,我要認真工作,從小的細節做起,要做得最好。看完一部戲,最重要的是讓觀眾感到開心,這是劇組數百名員工在相當長的時間內一直努力的成果。我計劃完成了這個項目後,不再製作翻拍片。目前,我有兩個劇本由自己和同事共同編寫。

(●)經常製作新作品,您試過停下來並要努力超過自己嗎?

(▲)也許大家不知道,在完成《換位》後,我失去了製作的興趣。這是一個黑暗的階段。自2018至2019年初,我沒有做什麼與影視領域有關,只拍攝廣告、音樂專輯。但突然間,我接到一個網劇的劇本。最初,我對劇中人物的同性戀不太了解。然而,我突然想起,自己也曾經目睹或遇見這些同志。我想了解他們的世界和講述他們的故事。這是我接受邀請的原因。完成了這部戲,我接到男演員進律的來電,然後同意執導《十三姐:生死3日》。其後的項目就這樣接踵而來。

(●)大部分您的作品中都給自己留一個小角色。您是否仍熱衷於演出?

(▲)我想,這首先是一個印記,也是我對當初從事演員的自己說一聲道謝。如果有一天接到符合的角色、好的劇本以及相信我演技的劇組,我也不妨參演。目前,我熱愛站在鏡頭後的工作。如果再次拍戲,一切要重頭做起,感覺不容易的。不少人說我是演員出身,容易給演員示範。然而,實際上,我從未做過這件事。我們事先與演員溝通,到了片場他們自行發揮自己的角色。導演不是引導演員怎麼去演,而是善於發揮演員的演技◆

海 維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導演潘嘉日靈:無法取悅所有觀眾

導演潘嘉日靈:無法取悅所有觀眾

國產電影第一次見證了一個劇本、一個導演,但卻有兩部影片同時上映。這兩部作品背後的人就是導演潘嘉日靈。雖然輿論對這兩部電影的意見截然不同,但分享關於製作已故音樂家鄭功山的電影過程中已透露更多有趣的細節。

文藝創作

買房

祥子要買房了,他和老婆從價格、地理、環境、戶型等綜合考量,相中了“幸福家園”社區。

不忘的往事

這件事的發生,已超過了半個世紀,今天回想,仍是記憶猶新。

文化藝術

越南文學受諾貝爾獎青睞

由於某種原因,諾貝爾委員會寄給越南作家協會代表關於建議推薦2022年諾貝爾文學獎作者提名的信函竟遲到了半個多月。雖然錯過了機會,但這仍然是讓讀者特別感興趣的信息。

文體與藝術活動正邁向正常化

經過一個多月放寬實施各項防疫措施後,本市的文化、藝術、體育活動正按照適用於每個地方、區域規定的準則而重新開放。市文體廳副廳長梅柏雄已就這些活動接受本報專訪。

畫家黎沙龍:西貢隔離時

最近,黎沙龍畫家對受疫情影響的人生、一線力量、愛心飯盒和方便麵等畫面的 描畫,已觸動了許多人的心。在每一幅畫的背後是一個溫暖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