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玲 光榮 偉智 努力打造美好形象(上)

在我國的華語樂壇上,幾乎沒有什麼歌唱組合,不過在本市,著名華人歌手秀玲、光榮和偉智可算是3人組合,他們已聯合舉辦了6場“唱盡經典金曲”演唱會,他們傾力演出,唱出了名堂,譽滿本地和海外華人地區,連中國的西瓜視頻也播放他們的歌曲……。

秀玲

秀玲

鄭秀玲
秀玲出生於音樂世家,她家3代都是從事音樂的專業人士。秀玲的父親鄭廣偉在中國上海音專大學畢業後就前往香港表演,後來到越南並在此落地生根,之後邂逅李紅歌手締結良緣。秀玲的外公黎文安(鋼琴家,藝名:保羅)和外婆李莉(上海梅花歌舞團唱歌跳舞台柱之一)、舅父等都是從事音樂活動。

秀玲自小就在音樂搖籃裡成長。小時候,秀玲父親在教唱歌時,她在旁邊聆聽。聽母親說,她3歲時已很自然地唱出《千言萬語》一曲,而且唱得很準確。在求學時期,秀玲就參加學校和坊的文藝節目表演。當跟著看父親和兄姐演出時,給她萌生了自己將來要當歌手的願望。

秀玲有3兄妹,大哥鄭大鵬是著名的喇叭手(由父親教導)、音樂家和組織樂隊;二姐鄭秀珍也是吹喇叭、鋼琴和電子琴手。而秀玲在14歲就跟鼓手陳健中師父學習打鼓。後來,鄭大鵬在第五郡文化宮成立玫瑰女子樂隊。該樂隊也曾在第五郡精武體育館、潮州戲院(即皇宮,今為第五郡文化中心分館)、各酒樓和前往各省市演出。當時,秀玲才16歲,她邊讀書邊參加唱歌活動,她是該隊最年輕的鼓手兼歌手,極受群眾歡迎。她演唱越語、英語和華語歌曲。但,玫瑰女子樂隊活動兩年多後就解散了。

秀玲對音樂有著濃厚興趣,她懷著滿腔熱情,發揮個人獨唱的資質,自創新風格,特殊演譯,獲西堤各大舞台、戲院、酒樓、酒吧和夜總會等邀請表演。從此秀玲平步青雲,正式踏上歌壇,成為一位知名的出色女歌手。

在90年代,西堤興起越語翻唱華語歌曲潮流。當時,幾家製片公司邀請秀玲錄製越、華語歌曲並推出好幾張音樂專輯。秀玲與華人歌手樹彬合唱了許多越華語歌曲和出版專輯。此外,他們經常獲邀在126、銅鼓等舞台表演。有一次,在第三郡潘廷逢體育館舉辦一個“亞洲音調”大型音樂會,雲集了很多著名歌手,秀玲和樹彬兩同時獲邀演出。
秀玲  光榮  偉智 努力打造美好形象(上) ảnh 1 秀玲演出一瞥。
 
後來,歌手阮德邀請秀玲與他合唱越、華雙語歌曲,並推出了4張專輯;其中《雙星情歌》專輯非常暢銷,影片公司就將它拍成音樂視頻專輯。

20年前的2001年,台灣地區電視劇《還珠格格》女主角趙薇和林心如前來本市在騷壇公園交流時,秀玲受邀參加演出,她演唱了該劇多首歌曲和主題曲。

後來,秀玲錄製《無奈》音樂專輯,廣受聽眾歡迎而售罄。秀玲決定再版時,她特別將《無奈》一曲錄製為音樂視頻以答謝聽眾。此外,秀玲與阮德還錄製《賀年》專輯。秀玲也錄製由各僧尼或佛子將若干華語歌曲用越、華文改寫的佛曲,以贈送各寺廟僧尼和佛子結緣。後來,因為涉及版權問題,又被盜版,很少再錄製專輯了。

2010年,衡英娛樂有限責任公司為秀玲舉辦“永恆金曲”演唱會。這是秀玲的首次個人演唱會,得到各界人士和觀眾支持,給她留下了難忘的回憶。

其實,秀玲的音樂啟蒙老師就是其父母和兄姐。秀玲的父親鄭廣偉和大哥鄭大鵬(已故)在西堤是有名氣的喇叭手,尤其是她父親擁有“喇叭王”的美譽;他曾在本市音專學院執教,桃李芬芳,其中教出不少有名的高足,可惜他於今春撒手人寰,享壽100歲。他們曾給秀玲灌輸很多音樂知識,再加上秀玲本身的努力和自學,因此對她在演唱方面有很大的幫助。為了不讓觀眾失望,秀玲一直儘量做好自己,保持在觀眾心中的美好形象。

2013-2018年,秀玲、光榮和偉智聯手舉辦了《唱盡經典金曲夜》演唱會,一共演出了6場。在2019年春節,他們3人受邀參加了義安會館舉辦慶祝元宵文藝晚會演出等◆
(待續)

仁建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4大童星出身的越南女藝人

4大童星出身的越南女藝人

許多女演員從小就入行拍戲並成為童星。然而,不少童星長大後在事業上卻走向不同的道路,令人慨歎不已。就如以下的各位女星。

文藝創作

買房

祥子要買房了,他和老婆從價格、地理、環境、戶型等綜合考量,相中了“幸福家園”社區。

不忘的往事

這件事的發生,已超過了半個世紀,今天回想,仍是記憶猶新。

文化藝術

畫家黎沙龍:西貢隔離時

最近,黎沙龍畫家對受疫情影響的人生、一線力量、愛心飯盒和方便麵等畫面的 描畫,已觸動了許多人的心。在每一幅畫的背後是一個溫暖的故事。

應用科技滿足新時代辦報需求

一年一度的“六‧二一”越南革命報刊日96週年紀念在全國上下集中一切力量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背景下到來,這是繼去年後我國迎來的第二個不尋常的節日。新冠肺炎疫情給媒體行業帶來很大的挑戰,影響到廣告收入,而在新媒體、自媒體、社交網的快速發展下,也給傳統媒體帶來極大的考驗。

西方人眼中的西貢

以西貢為攝影主題的攝影師很多,但被喻為“西貢丁進茂”或“西貢三泰”的則屈指可數。然而,有兩位攝影師卻得到該城市的優待和滋養,他們是《西貢遺跡》的亞歷山大‧加雷爾(Alexandre Garel)和《西貢待續故事》的菲利普‧范登伯格(Philip Vandenberg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