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理員薪低過活難

我對某報所反映有關醫護人員薪資過低問題的報導深有同感。我本人也正在醫療部門工作,每天須不斷努力地克服有關經濟短缺造成的困難與壓力問題。

正在市第一兒童醫院照料病童的護理員-緣潘

正在市第一兒童醫院照料病童的護理員-緣潘

我畢業於正規大學護理員系,在醫療部門工作時間至今也超過10年。很難過地告知大家,我的月薪僅為570萬元,連自己都未夠開支,更不用說要養孩子,故家庭的一切經濟重擔非依靠其丈夫不可。

我不瞭解各所大醫院與私立醫院的薪資與待遇制度如何,但像我如此收入的護理員儘管有多麼熱愛這份工作,也感到十分憂慮,我們須有足夠收入來維持家庭開支,良好照顧孩子們,才可以想到如何致力奮鬥投入工作。

醫護人員每月都有數十張單據與各項非要支付的款項,當然也要食用及一般不可缺少的消費。目前,醫護人員的壓力不單只是為工作,而且還是時間的壓力。

此前低薪,但醫生的工作量處於中等程度,所以大部分人選擇留下服務,以有更多時間照顧家庭。但目前來說,醫生須連續當夜班、加班,不知道週末或休息是什麼滋味了。
目前,支付一晚值勤24小時急救的費用也僅約11萬5000元。這微不足道的款項不夠我們吃足3餐,尚未計還要買咖啡飲用,以有精神當夜班。

通過自我比較之後發現,工人們若雙休日加班的還獲工廠審核計雙倍薪資。我本人也經常當夜班,下班後兩三天也感到疲倦與緊張。還來不及恢復元氣,又有新的值勤表。

這還未說到必須棄下12個月齡嬰兒在家值班,若沒有公公、婆婆或親人住在附近協助、幫忙看管,我真的“束手無策”,不知如何才好。

我的舅舅是一名醫生,連續服務近25年。在5年前,他成功領取醫科博士文憑,現是中央一家醫院的科主任,但他目前的固定薪資則不到600萬元。

舅舅倆夫婦的收入不夠屋租與撫養兩名孩子的費用,故一直不敢搬出來另外住,只好呆在公公、婆婆的祖屋裡。為了增加收入,下班後,他必須長跑數十公里前來某病人家裡照顧他們。

就讀醫藥大學的大學生須花約6年漫長的時間培訓,其中就讀其他大學的一般大學生僅4年培訓。畢業之後,若只靠薪資,那麼醫生的收入甚至比其他行業還差得遠◆    (陳平安-河內)
 
據瞭解,有不少醫護人員儘管已對醫療部門鞠躬盡瘁貢獻了數十年,但他們的收入仍偏低,非省吃儉用不可。經過疫情階段,醫護人員隊伍艱辛不堪。許多人都同情並公認我們所付出的努力。

然而,除了上述的記取,我們也須獲支付一個更合理與相配的薪資,以每月不用再為柴、米、油、鹽而感到忐忑不安,可以放心全心全意為工作服務與貢獻。
 
收入與他們的貢獻不相配
當閱讀到有關醫生、教師的薪資定額偏低資訊之後,我覺得極為心酸。雖知道所有的比較均崎嶇不平,但仍須肯定醫生與教師是兩份重要的職業,對社會發展過程作出重大貢獻。然而,他們的收入對社會所付出之貢獻實在未相稱。

我現是一名古傳醫學醫生,正在南部某省的醫院工作。初期,我的月薪未到200萬元(0,85x2,34),並且足9個月沒有任何補貼。而我的主要工作是專為末期階段的癌症病人提供輔助。不詳細與深入瞭解的人往往一致認為一旦低薪,醫生們可以開個人診所,而教師則可以開補習班來增加收入,不須找藉口整天嘆息收入低 !

與其他職業相比,只須大學畢業均可投入工作,而對於醫科學員須花費7年半燈下苦讀與實習,甚至有時候領不到一毛錢補貼。有高收入者僅佔小部分。公立醫療系統的醫生隊伍正為逾八成人口服務,他們的收入甚至不夠生活費用,他們值得獲大家的同情與體諒。

若誰都因為高薪才工作,相信各所公立醫院將受到嚴重影響。因為不是哪位醫生都從外面工作或加班而有理想的收入。

我認為若醫生隊伍以及教師的薪資獲調升的話,那麼工作效果將會良好改善。對於視公務員的能力而支付薪資事宜將有助更公平地發展社會,同時讓醫療、教育組織機構也更加廉潔。

實際上,若我們參考世界其他發展國家,醫生的薪資一直都特別高。我希望大家將有一個多方面的觀察、對醫生與教師職業更公心,以取代一直對部分個人的消極工作態度表示批評與責怪觀念。 (陳春協)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自願社保政策現未吸引得到自由勞工參加。

自願社保缺吸引力

據市社保機關的自願社保政策落實結果報告顯示,從2017至2021年,在本市參加自願社保人數從8283人升至5萬1401人。

求助地址

失明男人請求幫助

現正在平新郡平治東坊10-11聯區街69號租房子住的譚偉添(今年52歲,證件姓名Nguyễn Vi Quang)許多年來當泥水匠謀生。他與妻子黃氏鸞育有一個女兒,生活還算過得去。2014年,他開始感到雙眼視力虛弱,得到某某熱心人士贊助經費,他的右眼動了手術,之後自己籌錢繼續為左眼做手術,不知是因為手術後保養不良,還是神經線比較弱,後來他的雙眼完全失明了。

乳癌病人求助手術費

今年45歲的黃淑雯(證件姓名Đàm Thục Quân)與兄姐一起住在平新郡平治東坊張福攀街109/22號門牌。她天生精神比較虛弱,人亦不夠精靈,從小到大只懂做家務而已,也沒有嫁人。

夫妻倆均患上惡疾

家住第六郡第七坊平仙街45/46號的關描金(證件姓名Quan Miêu Kim)今年57歲,10年前他的雙手手臂開始收縮,進醫院做檢查才得知患上遺傳性手臂收縮症,從此無法繼續去謀生,只在家做家務等輕活。

貧困家庭期盼得到幫助

畢林光(今年64歲,證件姓名Tất Văn Chẩy)與妻子李旺玲(50歲)住在第十一郡第六坊傅基調街185/121A號。他患有肺管堵塞、血脂紊亂症、胃腸炎、胃食道逆流症、高血壓、糖尿病、肝炎已經很多年,身體經常不適,時不時跑到第十一郡醫院治病。雖然有醫保,但有些時候他必須自掏腰包支付特效藥的費用。他一向幫人家送貨,日薪大約20萬元,可是工作時有時無,收入不穩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