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書店發揚閱讀文化

目前,公共圖書館系統未在閱讀文化建設中取得效益,但各家書店以不同方式逐漸取代圖書館,成為閱讀文化相約處。各家連鎖書店反映了全國閱讀文化的轉變。
南方連鎖書店的書城模式給人留下深刻印象。
南方連鎖書店的書城模式給人留下深刻印象。
從書籍超市
每次提及國內閱讀文化轉變的事情,就會提及本市書籍發行公司(後來成為本市書籍發行股份公司)開設連鎖書店的事情。從類似商業店的舊書店模式,本市書籍發行股份公司(Fahasa)已進行具革命性轉變,開設連鎖書店,購書者可以隨便參考、閱讀和選購書籍。此舉迄今成為必要趨勢,即使阮惠Fahasa連鎖書店問世時是人民十分生疏的模式。

書籍超市模式改變了與讀者接觸的本質,不像此前那種隔閡感,現在的讀者不須購買,可以隨便和輕鬆地看書。書籍超市的規模比舊書店模式更大,書籍數量遞增和豐富多樣,各小書店日漸消失或困難生存。黎光定街一家小書店業主清薇表示:她的書店生存是全靠家庭悠久傳統,主要客戶是鄰居,不須租賃場面,營收額只夠過活。然而,她承認:她的子孫一代可能不維持書店活動,因為工作辛苦,但是利潤微薄。

因此,現在的書店都以書籍超市模式活動,這也不難理解的。
至書城
作為先鋒者,Fahasa公司逐漸在書籍發行領域中佔優勢。Fahasa品牌不再是單位的個別名詞,而成為大書店的共同名詞。對於其他各家發行單位,那是競爭大壓力。初期,各發行單位模仿Fahasa公司的書店模式,其基本特點是“書籍數量最多”,但Fahasa公司以書店數量的突出優勢,成為沒對手的單位。例如:本市某作家想發行書籍,若與其他發行單位合作,只可以在本市或若干省市售賣。但與Fahasa合作時,書籍將在西原、河內、乂安或金甌各書店發行。

南方文化公司是革新最成功的單位,無形中改變了閱讀文化。南方連鎖書店的最大改變之一是擴大各書架之間的距離,放置各排椅子。此舉減少了書店裡的書籍數量,但給購書者帶來舒服的空間,有看書地方。這是首家允許讀者隨便看書的連鎖書店。不想被拋在後面,其他各家連鎖書店也立即開展上述模式,讀者迄今可以進入各書店自由看書。
乘勝追擊,南方連鎖書店最近開展書城模式,給人留下深刻的印象。這是全國的最大書店,平均面積達3000平方米,即比一般書店大十倍,書籍種類既豐富多樣,又有舒服的看書空間。值得一提的是,書城也是首家直接、緊密與書店咖啡廳模式連結的書店,讀者可以邊看書邊使用就地服務,不像此前須先買書,之後才到咖啡廳。

國內各書籍發行系統的競爭和革新改變了閱讀文化。若南方連鎖書店增加服務和滿足本市讀者、尤其是有條件讀者的高要求,Fahasa連鎖書店卻擴大規模和接近讀者,因為組織專業已減少費用。例如:本市古芝、福門縣與西寧省曾被視為閱讀文化“低窪”,開設大書店有助當地讀者可以接近相當於市中心區的書籍◆

最多點擊

同奈省展鹏县西和乡宝超城隍观音庙。

各地华人力保民族文化

在我国各省市有华人同胞“落地生根”聚集的地方,大都会有多座华人庙宇、会馆、公所、相济会、宗祠、学校等。华人的庙宇主要是供奉天后圣母娘娘(妈祖)、观音菩萨、关圣帝等,还有会馆、公所、相济会,是把华人同胞维繫一起,作为开会、帮助同乡、团结地方华人、守望相助、保留和推广祖辈的文化价值、热于社会公益事业等之场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