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演阮光勇:“努力給娛樂片增添藝術性”

在千禧年代,當大家仍未習慣去電影院看電影時,年輕導演阮光勇已通過自己精心製作、獲得高票房收益的作品來吸引觀眾到場觀看。

阮光勇導演

阮光勇導演

在越南掀起越僑導演返國潮時,阮光勇仍是國內能確保製作水平的導演之一。日常生活中,阮光勇是一個開朗幽默的人,在本職工作上,思想先進的他與其他年輕導演配合,為國內影視業的發展作出貢獻。
記者(●)
:您為何選擇製作有關中年人、成年人故事的《血月宴會》,因為這並非當前電影院的主要觀眾群   年輕觀眾喜愛的題材?

阮光勇導演(▲):對於電影,我必須喜歡這個作品才會去做,如果在事業中,我已經製作過這些題材就不會再感到“刺激”的。《血月宴會》有很多我未曾做過的因素,例如整部戲的人物都是40歲左右的中年人,而且國產電影一直以來以中年人為主題的影片也不多。這部電影在劇本處理方面非常巧妙,雖然只圍繞著參加宴席的7個人物,但已提出了許多有趣的問題。僅在一個背景下,已引發許多有趣的矛盾。我相信年輕觀眾看《血月宴會》後會喜歡上這部電影,而老年人看了也會留下很多值得深思的問題。

近10年來,觀眾才開始習慣去電影院看電影,而當時的觀眾如今已經步入了中年,他們仍到電影院看片,但有的影片只符合年輕人,不適合他們。因此,越南影視市場仍缺乏專門給這個年齡段觀眾的作品。故此,我們必須革新、多樣化題材以吸引年齡較大的人前往觀看。生活中有很多題材符合不同年齡的觀眾,而且任何年齡段的人都有他們關注的問題、故事供導演發掘,關鍵是自己可找到成功製作一部好戲的“鑰匙”嗎?

●您有沒有覺得目前的國產電影有太多娛樂片,觀眾看了就馬上忘記,沒有帶來任何獨特的藝術價值?
▲對於導演來說,不能等到有充滿藝術性的劇本才著手製作,因為時間不等人且有時候機會就沒有了。只有製作更多影片,導演才能積累經驗、提高專業。一名導演一生中有一兩部作品可讓觀眾記住已經算是成功了。目前,越南電影有一個值得高興的信號就是出現很多年輕導演的獨立作品。這證明影視市場多樣並日益發展。

任何一位導演都希望製作出“巨作”,但要明白的是,製作一部影片需要龐大的經費,甚至是一家製片公司的所有財產。故此,自己也要慎重考慮可否不顧觀眾的嗜好而追求個人“瘋狂”的藝術性。

●身為已成名的導演,您如何充實自己以不會被淘汰,並在自己的作品中創造出令觀眾出乎意料的情節?
▲如今的導演比以前多了,幾年前,賀歲片來來回回都只是一兩名觀眾熟悉的導演。現在,票房爆滿的賀歲片有時是新一代導演的作品,如:一忠執導的《追回孕妻》、寶仁 Namcito 的《剩女伎倆多3》、黎文傑的《二鳳》等等。 要說的是,現在一部影片的成功不光是只靠導演的名氣,而是取決於整個製作團隊,所以上映時可否取得成功是難以預測的。從一個導演的角度來看,我認為沒有什麼值得悲觀,因為電影市場明顯是日益發展。任何一位導演都有票房成功和失敗的時候,沒有人永遠成功的,因為現在的觀眾與昔日不同,他們可以自由觀看世界上的大電影,其審美、知識很快獲得更新。為了趕上觀眾的嗜好,我也須跟進世界電影業的發展,多看現代的電影。我們學習技術、掌握年輕人的趨勢,但最重要的是,製作出的電影必須有導演個人的感情而不能模仿,每一位導演都有自己的故事並通過個人的方式表達出來。

●您選擇演員的標準是什麼?
▲首先這名演員必須具備我想像中的人物特徵。其次是演技要有感情,給我帶來驚喜以深信自己的選擇。第三是工作作風,演員必須專業、準時、把所有時間都投入影片中,並相信導演以便雙方良好配合共同創造角色。

●導演可以靠自己的職業為生或致富嗎?對於您的情況是怎麼樣的?
▲經商才能致富,而導演卻不然,但“自由自在”!要肯定的是,我不像富豪那麼有錢,但活得舒適。做生意會非常忙碌、承受許多壓力;而我可以自由自在地生活。

●《血月宴會》之後,您會製作什麼作品?
▲由我擔任製片人,潘嘉日靈執導的《我和鄭》講述鄭功山音樂家人生,因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至今年10月底才開拍,預計明年4月1日上映,也是紀念鄭功山音樂家忌辰20週年。另一個大製作是《南方大地》,預計明年下半年開拍,改編自作家段優的同名小說,由昔日《南方大地》電視劇版的阮榮山導演寫劇本,攝影師阮貞歡投資製作。我們努力將《南方大地》電影版生動地體現出南方生活的面貌◆

潘高松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2020年越南小姐亞軍范玉芳英、冠軍杜氏霞和季軍阮黎玉草(左起)。

2020年越南小姐佳麗 高顏值高學歷

不僅外表出眾,今年的越南小姐選美冠亞季軍得主更是學習成績優異。其中,亞軍范玉芳英同時精通兩種語言,成為焦點。

文藝創作

買房

祥子要買房了,他和老婆從價格、地理、環境、戶型等綜合考量,相中了“幸福家園”社區。

不忘的往事

這件事的發生,已超過了半個世紀,今天回想,仍是記憶猶新。

文化藝術

西方人眼中的西貢

以西貢為攝影主題的攝影師很多,但被喻為“西貢丁進茂”或“西貢三泰”的則屈指可數。然而,有兩位攝影師卻得到該城市的優待和滋養,他們是《西貢遺跡》的亞歷山大‧加雷爾(Alexandre Garel)和《西貢待續故事》的菲利普‧范登伯格(Philip Vandenberghe)。

同心協力保存傳統文化

2020年7月5日,胡志明市華人歷史會記下這一天,而我們有幸成為歷史的見證人!第五郡華人元宵節獲列入“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通過文化娛樂項目傳播越南歷史

有越來越多電影、音樂短片、圖書等項目以越南各朝代的後宮和朝政故事,包括從服飾到兵器為內容,掀起了年輕人探索暸解歷史的潮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