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雪:對唱戲事業沒任何遺憾

“改良之寶”人民藝人白雪雖然已77歲,但仍安然生活和唱戲。不久前,她舉辦了“白雪之夜 - 寄給知音人”演唱會以紀念60年唱戲生涯。

白雪:對唱戲事業沒任何遺憾

為了表示自己對觀眾的感恩之心,在演唱會上,白雪跪下合掌向觀眾鞠躬。那天的晚會,就如白雪所說,那是“榴姑”不僅想送給同事,還有更重要的是給觀眾的特別禮物。

記者(●):在年初舉辦的“白雪之夜 - 寄給知音人”晚會中,您所表演的改良劇唱段是否在您的事業中扮演特別重要的角色?
人民藝人白雪(▲):如晚會的名稱,顧名思義,我的知音觀眾就是“設計師”。他們熱愛改良劇,60年來與我一起齊心協力保存經典作品。當晚,大家共同回顧已造就了每個角色、每首歌曲的微妙時刻,其中還有我敬愛的老師、同事、以及藝術知音者。

歌廳的空間與劇院相比所具備的條件截然不同,許多具有舞台和表演性的要素已獲限制,但創造價值是唯一的,那是五珠 - 馮霞改良劇團的“真善美”、是渥茶溫與渥白蘭兩位前輩在唱戲生涯中“歌中有演、演中有歌”的結晶。我榮幸在這樣的“生態系統”中吸收學習唱戲。

●在培養出一名如今可稱得上“改良之寶”的白雪的眾多教師中,您最深刻的是哪位教師的教導?

▲在人生旅程中,無論從事任何職業,我們肯定都要不斷地學習、聆聽、觀察以及理解,這是我一輩子都學不完的課。當獲頒授人民藝人稱號時,我想到我的老師 人民藝人馮蝦。有一次,演完戲後我馬馬虎虎地卸妝以趕著去玩,她就提醒我:“唱戲要有一個臉,你要好好保養它。”保護一張臉,這裡的意思包括本義和引申義,即做藝人要懂得敬業,保持職業道德。

●在數十年唱戲生涯中,您可否跟大家分享難忘的回憶?
▲在60年唱戲生涯中,所留下的回憶可謂多不勝數。我只最深刻的是,有一次我跟284號改良劇團的藝人到南部西區演出《榴姑人生》,舞台是在一個荒地上搭建,組委會賣票時就給觀眾每人一張塑料凳子坐在舞台下面。才一開幕,我看到舞台下都座無虛席了。到了榴姑、昇地主、武明倫、金英等人物的高潮戲時,觀眾的掌聲如雷響起,響亮不停。戲演完了,但觀眾仍留下。改良劇就是這樣,藝術也如此,消除了人與人之間的距離、界限、時間;改良劇如同連結心與心的橋樑。

●在自己的唱戲生涯中,您有何遺憾?
▲對於唱戲事業,我沒有任何遺憾,若有的,可能是在事業上全力以赴的我對日常生活有些不太圓滿,對親人、身邊的人不夠體貼。他們為我犧牲、寬容和體諒我所面對的壓力。

●77歲的您仍不停地表演、創作。是什麼動力讓您這樣做呢?
▲到了這把年齡,我覺得最幸運的是仍有充足的體力和健康,可以跟知音者坐在一起,這是上天、父母賜予給我以及我自己保護得來的。至於動力或目標,對我來說一直都是如此,如果不演出就寫歌、寫戲,給年輕演員授藝,或參加與文化和改良劇有關的活動顧問。一切都是我日常生活中的工作。

●您對當下改良劇藝術的生命力有何想法?您有想過盡自己的能力以“革新”改良劇,讓其符合時代的趨勢嗎?
▲改良劇可說是數十年來一直在電視遊戲、真人秀綜藝節目以及到國外表演中經常出現的少數藝術活動之一,從來沒間斷。這證明,可能改良劇本身已是一種適應、革新以符合現代生活。我不妨把一些正在流行的內容進行“改良化”,有的做得好,有的做得不好,有人習慣,也有人不習慣,甚至不接受,但至少我想讓改良劇適應當代社會的生活。

●您如何讓改良劇接近當代年輕人?
▲改良劇對我來說是一個最有價值的藝術。因此,我盡力讓觀眾欣賞其價值。不僅如此,改良劇對我來說如同信仰般。因為有這類藝術,才有如今深入觀眾心坎中的白雪藝人。我有幸獲得全國若干大學聘請授課和參加文化傳承與學術研討會。我用“改良劇”來征服當代活潑的年輕人。具體是我舉辦的“白雪之夜 - 寄給知音人”演唱會中有很多年輕觀眾來撐場。我曾經說過:“一隻燕子捎不來春天,但也要有一隻燕子來報訊……”◆

世 創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秀玲

秀玲 光榮 偉智 努力打造美好形象(上)

在我國的華語樂壇上,幾乎沒有什麼歌唱組合,不過在本市,著名華人歌手秀玲、光榮和偉智可算是3人組合,他們已聯合舉辦了6場“唱盡經典金曲”演唱會,他們傾力演出,唱出了名堂,譽滿本地和海外華人地區,連中國的西瓜視頻也播放他們的歌曲……。

文藝創作

買房

祥子要買房了,他和老婆從價格、地理、環境、戶型等綜合考量,相中了“幸福家園”社區。

不忘的往事

這件事的發生,已超過了半個世紀,今天回想,仍是記憶猶新。

文化藝術

畫家黎沙龍:西貢隔離時

最近,黎沙龍畫家對受疫情影響的人生、一線力量、愛心飯盒和方便麵等畫面的 描畫,已觸動了許多人的心。在每一幅畫的背後是一個溫暖的故事。

應用科技滿足新時代辦報需求

一年一度的“六‧二一”越南革命報刊日96週年紀念在全國上下集中一切力量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背景下到來,這是繼去年後我國迎來的第二個不尋常的節日。新冠肺炎疫情給媒體行業帶來很大的挑戰,影響到廣告收入,而在新媒體、自媒體、社交網的快速發展下,也給傳統媒體帶來極大的考驗。

西方人眼中的西貢

以西貢為攝影主題的攝影師很多,但被喻為“西貢丁進茂”或“西貢三泰”的則屈指可數。然而,有兩位攝影師卻得到該城市的優待和滋養,他們是《西貢遺跡》的亞歷山大‧加雷爾(Alexandre Garel)和《西貢待續故事》的菲利普‧范登伯格(Philip Vandenberg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