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偉文:“我人生承受許多悲痛”

在《血月宴會》中,許偉文和紅映飾演一對夫妻。劇中的阿光也是一個中年人,完全符合許偉文的真實年齡。他透露,在拍攝時,生活中的傷感讓他變老,恰好符合人物造型。

許偉文:“我人生承受許多悲痛”

記者(●):您很少出席娛樂圈的盛事活動,即使到場但臉上也鬱鬱寡歡的。是什麼事讓您悶悶不樂?
許偉文(▲):很難跟大家分享我的故事。我人生承受了太多悲痛。在剛剛出道時,上班的第一天,我哥哥遭交通事故而身亡。一段時間後,父親因癌症離世。去年底,一個惡疾已奪走了弟弟的生命。母親現在也全身癱瘓。我和母親住在一起以便照顧她。我心靈上承受了太多悲痛和失去。

●哪個是您的人生低潮? 
▲我無法忘記弟弟最後的一段日子。每晚下班回家,我都望著臥病在床的弟弟問:“你還好嗎?”。弟弟的眼神好像是跟我說他還好,但我知道他已經沒有多少時間了。我進入他的房間並感到心痛欲絕,因為無法挽留他的生命。弟弟去世時,我只想一直抱著他,只希望有一個奇跡出現讓我可以替他而死。事後,我知道自己必須更加堅強,要完成弟弟的心願。在辦喪禮時,我沒有落淚,直到真正的感受到他不在這個世界了,我得了憂鬱症,病了足足幾個月。

●您如何從這段低潮走出來?
▲近二十年目睹親人紛紛離自己而去,我內心承受太多悲痛。我需要很長時間才能恢復平衡。此前,有一段日子由於感到無奈而一個人痛哭。悲傷成為我的陰影。我努力投入工作,把工作當做自己的樂趣。照顧年邁的母親和兩個侄子就變成了我生活的動力,因為他們需要我。

疫情期間,我在家隔離。我煮飯、畫畫,讓每天都過得非常充實。我一共畫了30幅,然後拍賣,將所有款項捐給慈善組織,籌得5600萬元。有些畫我送給朋友。當時以為日子很無聊但原來很開心的。

●困難時,有誰在您身邊?
▲表面上,我是一個堅強的人,大家都以為任何風雨我都撐得住,我自己也是許多人的依靠,所以我不讓任何人為我操心。有時候我想,自己像一個鋼鐵人,但我的心卻不然。我珍惜每一位在自己身邊的朋友。感激製片人貞歡,他讓我從傷痛的日子走出來。弟弟去世後,他來安慰我,並鼓勵我參演《血月宴會》,恢復工作節奏。

●身為家庭的支柱,您在經濟方面有什麼壓力?
▲我的家庭經濟穩定,沒什麼問題。弟弟去世後,我安排弟媳和兩個侄子到外邊住以方便我和娘家來照顧。要是弟弟還在,也許我會活得更加自由。但人算不如天算,現在我要為家庭負起責任。從小到大,我一直是家庭的支柱,可能老天已經為我安排,要照顧每一個家人。我只希望自己的親人可以平平安安,這樣就心滿意足了。

● 您對愛情有什麼期望?
▲ 不知道,我可能要很長時間才能治癒心裡的傷痛。歷經許多痛苦後,找到一個可以抒發心情的人已經很難,更談不上是愛。我曾經說過,我願意選擇單身以等待一個真心人,現在我還在等著。《你是我奶奶》這部戲播出後,我臉書上有1萬5000封表白信。我無法一封一封地回復,也不知道該怎麼做。我珍惜觀眾們的感情,對他們的愛深表感謝。就這樣吧,過了一段時間後,他們會發現曾有一段時間自己非常愛慕某個人。現在工作是我的唯一樂趣◆
 
許偉文1979年在堤岸出生。16歲從事模特兒。2002年獲得由越南電影協會舉辦的“全國最具潛質演員大賽”第三名,從此轉型拍戲,參加多部劇如:《命運的交路》、《偶像》、《你是我的奶奶》。

福 阮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鎮成、山松M-TP、Chi Pu是社交網流量最高的前三名越南藝人。

社交網最具人氣越南藝人

鎮成、山松M-TP、阮菙芝(Chi Pu)是臉書、Instagram、抖音以及YouTube等社交網流量最高的前三名越南藝人。

文藝創作

買房

祥子要買房了,他和老婆從價格、地理、環境、戶型等綜合考量,相中了“幸福家園”社區。

不忘的往事

這件事的發生,已超過了半個世紀,今天回想,仍是記憶猶新。

文化藝術

西方人眼中的西貢

以西貢為攝影主題的攝影師很多,但被喻為“西貢丁進茂”或“西貢三泰”的則屈指可數。然而,有兩位攝影師卻得到該城市的優待和滋養,他們是《西貢遺跡》的亞歷山大‧加雷爾(Alexandre Garel)和《西貢待續故事》的菲利普‧范登伯格(Philip Vandenberghe)。

同心協力保存傳統文化

2020年7月5日,胡志明市華人歷史會記下這一天,而我們有幸成為歷史的見證人!第五郡華人元宵節獲列入“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通過文化娛樂項目傳播越南歷史

有越來越多電影、音樂短片、圖書等項目以越南各朝代的後宮和朝政故事,包括從服飾到兵器為內容,掀起了年輕人探索暸解歷史的潮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