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飛雄:曾為事業忽略家人

43歲仍單身的男歌手阮飛雄,最近在電視節目上分享其平靜生活。

男歌手阮飛雄

男歌手阮飛雄

不久前,在拍攝《敲門拜訪》電視節目時,國順和玉蘭兩名主持人來到了阮飛雄位於古芝縣的豪宅,並發現了許多有趣的事兒。現年43歲的阮飛雄仍散發著帥氣、青春及陽光般的笑容,可謂迷倒不少女粉絲。此次相聚,最高興的也許是主持人玉蘭,因為過去兩人曾在阮飛雄的爆紅音樂短片《給愛情上色》中飾演情侶。

節目上,阮飛雄回想起與藝術結緣初期,然後慢慢獲得觀眾關注的經歷。他原是一名舞蹈員,但從舞蹈學校畢業之後仍未找到自己的發展方向。 “陳文來老師在一次到河內尋找演員時,認為我可滿足他角色的要求。當時,我很快就答應了,心想來到一個新的地方,說不定能為自己打開新的未來。因此,我決定南下發展並加入十月巴黎舞蹈團。幸運的是,我有機會與自己非常敬重的兄長 優秀藝人蔡達鳴相遇。他是我出道初期引導我的人,同時亦是我精神上的支柱。”

據悉,優秀藝人蔡達鳴也是給阮飛雄傳授音樂靈感並通過演唱許多越南版的華語歌曲而成名的媒人。優秀藝人蔡達鳴說:“我是華人,所以經常與飛雄交流有關中文歌曲。飛雄有完美的外表以及唱歌能力,尤其是舞蹈和音樂也是相關的,故對飛雄來說,成為歌手也是相當容易。”

然而,為了自己的歌手夢,阮飛雄已付出了不少代價,其中包括家庭。因為要離鄉背井創造事業,他主要通過手機與家人聯繫,每當春節才能回家看望父母。成為歌手之後,因為工作繁忙,他給家人打電話的次數越來越少。

阮飛雄努力控制自己的眼淚,邊笑著說:“以歌手身份入行,我的所有時間都用來練歌,忘了關心家人。因此,父母非常生氣並叮囑街坊,如果我打電話回來就說父母已經跟我斷絕關係了。當時,我真的慌了。那一年,除夕快要過去,我才回到家。剛踏進門口,我見到的第一個人是父親。他一句話也不說便抱著我直哭,然後說:‘爸怕你生氣不回家呢。爸當時一時氣憤才說這些話,但現在你已經回來,爸就放心了。’從此以後,我不想再看到父親為自己而流淚了,我希望父母快樂的。”

阮飛雄也不介意提到自己的“經紀人”水阮,雖然曾經與其鬧出感情緋聞,但他坦白地表示:“水姐是一個謙虛的管理人。不僅她,還有她身邊的人都把我當做親弟弟。有些事情,觀眾懷疑或想找出真相,但我覺得就這樣讓它慢慢淡化吧。對我來說,我最感恩的人仍是水姐和她的家人。”

談到個人情感時,阮飛雄透露,他曾經有一段時間因為愛情而痛苦。在愛情和事業之間必須選一個。“曾經有一個女孩很愛我,但是她不希望我繼續在娛樂圈發展。當時我不斷地做思想鬥爭。雖然很痛苦,但我決定跟她以分手告終。”◆

安 溪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麗梅在舞台上演出。

麗梅:視文藝與唱歌是第二生命!

華人歌手馮麗梅,但人人慣稱她為麗梅,在步入舞台之前,她16歲時是一位裁縫師。當與文藝結緣後,就一直在歌壇活躍至今輾轉40餘年。一直以來,麗梅把“文藝與唱歌”視如自己的第二生命!

文藝創作

乒乓球拍

記得那天,和謝老師打了五局球。這麼多年來,我第一次打敗他,心裡確實有點得意。他休息了一會兒,說有事,便先走了。

買房

祥子要買房了,他和老婆從價格、地理、環境、戶型等綜合考量,相中了“幸福家園”社區。

不忘的往事

這件事的發生,已超過了半個世紀,今天回想,仍是記憶猶新。

文化藝術

畫家黎沙龍:西貢隔離時

最近,黎沙龍畫家對受疫情影響的人生、一線力量、愛心飯盒和方便麵等畫面的 描畫,已觸動了許多人的心。在每一幅畫的背後是一個溫暖的故事。

應用科技滿足新時代辦報需求

一年一度的“六‧二一”越南革命報刊日96週年紀念在全國上下集中一切力量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背景下到來,這是繼去年後我國迎來的第二個不尋常的節日。新冠肺炎疫情給媒體行業帶來很大的挑戰,影響到廣告收入,而在新媒體、自媒體、社交網的快速發展下,也給傳統媒體帶來極大的考驗。

西方人眼中的西貢

以西貢為攝影主題的攝影師很多,但被喻為“西貢丁進茂”或“西貢三泰”的則屈指可數。然而,有兩位攝影師卻得到該城市的優待和滋養,他們是《西貢遺跡》的亞歷山大‧加雷爾(Alexandre Garel)和《西貢待續故事》的菲利普‧范登伯格(Philip Vandenberg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