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文化通行證:年輕人與傳統價值

讓國家步入燦爛的未來但依然富有本色的“文化通行證”,必定不能缺少年輕人對傳統文化的熱愛以及致力“更正錯誤”以喚醒先輩們細膩的舊價值。
越南文化通行證:年輕人與傳統價值

春藍(寓居河內市)以一名90後的當代視角重新繪製民間畫,讓它們在當今的年輕一代中重現生機。秋莊(寓居河內市)追求保護先輩的“越南色彩”。明代(寓居金甌省)放棄法律職業,追求傳統的男士五身長衫,並加以創新以符合現代生活。載氏梅(寓居河江省)重新縫製她的巴天族傳統服飾…這些都是年輕人在現代生活中豐富傳統價值的美麗故事。

重現千年衣帽傳統

近10年前,青年研究者陳光德已對先輩的“千年衣帽”傳統進行創舉,他用了3年的青春時間編寫一本關於越南幾千年歷史中,從李朝一直延伸到陳朝、黎初、黎中興、西山朝、最後是阮朝的民族服飾研究書。這本千年衣帽被資深研究者鄭柏認為可能是迄今為止,越南對服飾最深入研究和彙編的文化和歷史文獻之一。

在陳光德之後,許多年輕人都沉醉於恢復先輩的傳統服飾,讓它在今天重新煥發活力。具體是,幾年前,在河內市的多個文化活動上,人們看見一群男女,主要是年輕的男子,穿著五身長衫和戴頭巾。他們很自豪地披上傳統的服飾出現在各條大街小巷上。全部都有一顆愛國之心,並為自己的服飾引以為榮,希望向社群傳播這種愛。這些年輕人是“越村廟”俱樂部的傳統五身長衫發展輔助中心的成員,以阮德平畫家為主任。該俱樂部匯聚了全國多代人,但以年輕人為主,目的是推廣傳統的五身襖,尤其是男士長衫,因為一直以來,男士長衫一直未受到“重視”。

在保護傳統服飾的過程中,少數民族青年也積極參與。載氏梅(36歲,寓居河江省)已開設一家土錦合作社,專門縫製巴天族的傳統服飾以及應用傳統花紋的當代時裝品。阿梅與母親未曾擁有過任何一套傳統服飾,不懂這種衣服的穿法與做法。但由於對傳統價值的耿耿於懷,她決心向村裡的老人學習,成立編織婦女組,後來是土錦編織合作社。如今,只要有機會,她會自豪地穿上其民族的傳統服飾。

繪畫民間畫的年輕人

在河內,若是參觀國會大廈地下層的當代藝術作品展示區,又或是馮興街上的社區藝術項目,觀眾將會看見90後畫家春藍的《重繪民間畫》項目中的獨特藝術作品。此前,她的《重繪民間畫》展覽已在美術界獲得好評。

在事業的初期,春藍專注於繪畫朝著當代風格的一系列東湖、行鼓民間畫以及乂安省的民間畫,並將這些畫作插入其他作品或時尚產品中,非常受年輕人的歡迎。這個獨特的藝術構思源自春藍的一次來越南美術博物館尋找資料做畢業論文,當看到民間畫展示區比其他名畫展示區更寂寥時,她不禁感到心酸。如今的年輕人對民間畫給予太少的關注了,不懂得欣賞其中之美。因此,春藍便萌起了將民間畫與當代人拉近的想法。

春藍對民間畫的執著得到了回報。她創造出自己的路,很快就在美術界嶄露頭角,最近獲得了美國政府的全額獎學金,可以在富布賴特大學攻讀美術碩士學位。春藍欣賞傳統文化,而也正是傳統文化讓她在世界上展翅高飛。

至於秋莊在近10年來堅持與S.River小組追隨“越南色彩”項目,因為她給自己一個使命就是保護先輩的文化財富。因此,她出版了“越南色彩”一書,供熱愛設計、藝術和民間美術的朋友欣賞。這本書提供了經過重新創作、更年輕和更現代的行鼓民間畫的資料庫。

“說年輕人背棄傳統是一種誤解。今天的年輕人走向世界,因此他們非常需要回歸自己的傳統,這樣才能自信地與五大洲的朋友對話。”年輕人在傳統文化方面也有一個優勢,就是沒有那個時代的包袱,認為傳統是陳舊且需要淘汰的東西,所以做得很好。”畫家阮德平說◆

最多點擊

胡伯伯出国寻求救国之路111週年纪念音乐会的节目之一。

文化内生力量:民族之声 国家之声

深度与多维度的国际接轨,每个国家已通过民族价值体系的基础来着力打造内生力量,从而成为经济发展的前提和动力,让每个民族自信地在国际舞台上提升自己的本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