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单源源不断企业满怀憧憬 准备高素质人事调度守德市工作 国家主席苏林抵达万象开始对老挝进行国事访问 金枪鱼远销意大利直线上升 军事国防任务须落实“三不” 力促本市经济蓬勃发展 削减增值税带来双重利益 纪念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提出75周年 寻求腰果原料与订单出口平衡措施 公寓房市场流动资金最佳 今年 9 月须竭力撤销“IUU 黄牌” 农产品出口成绩亮眼 政治局第 144 号《规定》具特别重要意义 出口金额增长乃企业亮点 为山区招商引资 建议美国客观评价越南宗教信仰活动

陈英雄:离开越南时犹如无法呼吸

电影《人间百味》(《The Pot-au-Feu》)在海外上映9个月后,越南裔法国导演陈英雄已选择越南作为这部作品的最后一站。这次回国,他首次表达了对电影的看法以及对祖国的爱。

trang-2-3-cn (5).jpg

  记者(○):自2016年放映《永恒》后,相隔8年您才在国内再发行一部作品。您有何感想?

  导演陈英雄(■):每次回国给自己的同胞发行电影,我都很开心。这样会让我想起自己的电影製作生涯。去年在戛纳放映《人间百味》对我来说是个令人感动的时刻。30年前,我凭藉《青木瓜之味》站在戛纳上,第一次在戛纳的戏院裡听到越南的声音,当时的情绪是那么强烈。30年后,我拍了一部完全关于法国的电影。这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充满了挑战。

  如果可以对观众说些什么的话,我只想让观众来欣赏我的作品。当我拍电影时,我把它视为给每个人的礼物。我希望作品给观众带来的体验比看电影所花的钱更值得的。

  ○您从何来的灵感来製作一部关于爱情和食物的电影?

  ■我认为有两样东西会影响每个人生活的许多方面:食物和爱情。当我看小说《多丹‧布分的生活与激情》(1924)时,我发现其中有几页的人物对食物的谈论非常精彩,所以我决定製作这个主题。

  这部电影给我带来两个挑战。电影一开始是集中关于食物的故事,但其实越看下去,也许大家就会忘记它,剩下的就是一个爱情故事。另外,电影中的爱情是夫妻之间的爱情--几乎没有大衝突,没有戏剧性。因此,导演需要平衡主要内容和烹饪场景。

  ○您觉得这部电影的哪个幕后故事最有趣?

  ■《人间百味》这个项目起源于 20 年前,当时我真的很想製作一部关于艺术、以烹饪为主题的电影。直到后来我认识了法国明星朱丽叶‧比诺什,她希望与我合作。我发现茱丽叶非常适合尤金妮这个角色,因为她也是一个坚强、独立、自由的女性。有了朱丽叶之后,我立刻想到男主角将由茱丽叶的前夫伯努瓦‧马吉梅尔饰演。21年前,两人分手不太和平,在那些年裡,他们没有再合作过。电影爱好者可能正在期待他们有一天再次一起出现在一部作品中。当我向茱丽叶提到会邀请伯努瓦时,她以为她的前夫不会同意。然而,在看完剧本后,伯努瓦接受了这个角色。他们终于在荧幕上“復合”了。

  ○从《青木瓜之味》到充满法国文化色彩的《人间百味》,您是如何在作品中保持“越南性”的呢?

  ■“越南性”自然而然地渗透到我的生活和电影中。当我创作一件作品时,我的特质就自然而然地显现出来,不需要我去努力来获得。在一部与越南无关的电影中,我仍然认为自己受到了祖国文化和人民的一些影响。例如,《人间百味》在时间感、四季和烹饪故事方面彷彿受到了武鹏的文学作品《挂念十二》的影响。又或者在描绘日常生活时,在剥鸡皮准备炖菜的场景中,通常在法国,人们将它们煮熟才剥皮,但我却想以越南人常用的方式来展示那个场景。

  目前,我正在着手一个完全与越南剧组合作的电影项目,内容是关于越南的生活。我和一位女作家一起写剧本。这部电影裡不会有男人,只有一群女人一起去玩,每个月一次,她们选择一起去一个地方。她们去的地方必须有厨房,这样就可以每人做一道菜。用餐的时候,她们谈聊人生、男士、爱情。

  ○当陈英雄夺得戛纳电影节最佳导演奖时,许多人表示感到自豪,因为这是越南导演第一次获得享有盛誉的世界电影奖,但也有人认为您实际上是法国电影的代表。您认为自己属于哪一种文化呢?

  ■我喜欢两种文化的独特之美。然而,有一段时间我感觉自己同时坐在两张椅子之间。因此,每当我想到自己是越南人还是法国人时,我内心都会有一种挣扎。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和时间的推移,我接受了两种文化之间的生活。甚至还不止于此。因为我也喜欢日本文化和好莱坞电影,所以我发现自己适合很多地方。我不在乎人们如何看待我,他们认为我是谁,但对我来说重要的是我的感受和我如何看待自己。每次回到越南,与越南人民接触,看到黑色长髮的女子,我总是感到兴奋。

  ○您如何克服“坐在两张椅子之间”的感觉?

  ■在我的日常生活中有一个有趣的故事。我常常模仿我妻子嫣溪的动作。当她练习瑜珈时,我也练习。在第一次,她向我展示如何用鼻子呼吸。后来她练气功时,我就练习用鼻子吸气、用口呼气。最近,我开始学游泳,他们教我用口吸气,用鼻子呼气。无论哪种方式都很困难,我必须练习。我把学习呼吸的故事和之前的一个故事联繫起来,以前我离开越南去法国生活时,有一段时间我觉得“无法呼吸了”,我必须努力克服那种犹如失去呼吸的困难感觉。

  儘管在法国生活了很长时间,但我仍然意识到保存越南语。很多人常问我为什么越南语还能说得那么好。其实这是很自然的,我根本不须努力。我总是喜欢用越南语与其他人沟通。我仍然保持阅读越南书籍和报纸的习惯,儘管我读得很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