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成紐約頂級畫廊藝術家是白人

一個早已不是秘密的事實:紐約頂級畫廊代理的藝術家中,白人男性藝術家一直很享受作為多數的感覺,最近有一項新研究的結果則告訴我們藝術家群體人口分佈的真實情況。
如圖所示,8成紐約頂級畫廊藝術家是白人。(圖源:互聯網)
如圖所示,8成紐約頂級畫廊藝術家是白人。(圖源:互聯網)
2016年秋天,紐約市立大學古特曼社區學院於進行了一項研究,該校學生統計並分析了由45家紐約頂級畫廊代理的1300名藝術家的資料。根據最新研究結果顯示,80.5%由畫廊代理的藝術家是白人。如果只計算美國藝術家的話,這個數字則飆升到88.1%。作為對比,這裏是美國人口調查局的資料:白人佔美國人口總數的64%。
同時,雖然非裔佔到了美國人口總數的16%,但是在紐約畫廊代理的藝術家裏,只有8.8%非裔藝術家。拉丁裔是最未充分代表的族群,紐約畫廊代理的藝術家裏只有1.2%是拉丁裔藝術家,雖然拉丁裔是美國人口裏所佔比例最大的少數族裔,並在美國人口總數裏佔據了16%的比例。
雖然研究的結果反映出一個令人吃驚的事實,但這項研究的方法還是存在一定的缺陷:研究使用的資料為研究者們主觀決定,他們並沒有詢問藝術家本人是如何定義自己的族裔。根據這個項目的網站,學生“使用出版物(包括藝術家的自述、畫廊展覽介紹和媒體稿件)等指標,而族裔和性別則是由研究者的看法來定義。”正是因為這個缺陷,統計的結果也許並不完全可靠。
在回覆給artnet新聞關於此項研究的郵件裏,古特曼社區學院教授James Case-Leal表示,此次研究的結果給作為老師的他呈現出一個具有挑戰性的事實,因為在他關於《紐約市藝術概論》的課堂上,大部分學生都是有色人種。他說:“當我想要給學生們一些工具來更深入的瞭解這些藝術空間時,我必須意識到,我在同時教授他們文化的階級性。當不少學生代表著的,正是以歐洲和美國為主宰的收藏系統中缺失的那部分,所以這就會成為一個問題。”
這項研究同樣也讓我們知道從性別分佈上來說,男性佔了大多數。在紐約畫廊代理的藝術家之中,68%為男性,而女性只有32%。
教育同樣也在誰能被頂級畫廊代理之中扮演了重要角色,這倒不令人奇怪。根據這項研究,有近5分之一(約19%)的紐約畫廊代理藝術家畢業於耶魯大學,沒有任何一家其他的學校所佔的比例超過兩位數。排名其後的有哥倫比亞大學和加州藝術學院(均為9%),緊隨其後的是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8%)。
Case-Leal說,“統計資料將批評人士的臆測排除在外,並將結果公之於眾,我並不認為我們的結果是帶有指控性質的,它只是一份真實的評定。”
8成紐約頂級畫廊藝術家是白人 ảnh 1 Whitney Claflin,Real Fine Arts畫廊。(示意圖來源:互聯網)
Case-Leal更寧願讓研究結論用於政府資金在藝術和藝術家們的分配上,而不僅僅是一份市場參考。他說:“這些資料給了我們一個關於一級市場是否有能力平均地扶植文化產品的評估,我們的結果與那些支持政府取消對公共藝術的資助‘政府不該干預市場’的論點相反。這些資料顯示了對政府增加資助和規範市場行為的迫切需求。”◆

最多點擊

胡伯伯出国寻求救国之路111週年纪念音乐会的节目之一。

文化内生力量:民族之声 国家之声

深度与多维度的国际接轨,每个国家已通过民族价值体系的基础来着力打造内生力量,从而成为经济发展的前提和动力,让每个民族自信地在国际舞台上提升自己的本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