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市成立10個法院和解對話中心

一旦民事和行政案件得到根據各方達成協議的基礎上解決,疏通脫罪的情況將逐步消失。民眾不再對法官存疑。

市人民法院的和解對話中心。

市人民法院的和解對話中心。

不久前,在本市舉行有關加強民事及行政案和解與對話工作試點開展的會議(簡稱為和解與對話)上,市人民法院成立了10個在市人民法院以及9個直屬郡縣法院的和解對話中心。和解對話中心的任務是調解民事、商業、貿易、婚姻家庭、勞動的糾紛;進行行政投訴對話。

審訊質量警報
市人民法院的統計數據明確指出,今年前9個月,兩級市法院受理了4萬1283起新案件。新案件卷宗已使審訊機關要解決的案件總數增至6萬4996起(包括5萬8679起民事案,1480起行政案)。其中,近2萬6000 起正在解決中。由此可見,本市每 位法官的工作量都比一般規定高一倍。

上述數字使到最高人民法院院長阮和平對審訊質量受到影響的風險表示擔憂。同樣,市委常務副書記畢成剛認為,本市有多起延長的案件,案件數量不斷增加,而法官和法庭秘書員未能滿足到數量與質量要求。除了案件數量增加之外,糾紛關係的性質也越來越多變複雜,涉及多個領域和對象。此情況給案件審訊和執行工作帶來了很大壓力。因此,找到上述問題的解決方案成為當務之急。

必然的解決方案
阮和平院長指出,對話與和解正得到認同,為整個社會節省時間、金錢和力量。與此同時,此方案有助於案件審訊、執行工作變得更輕鬆。因此,在人民法院成立和解對話中心是必然的,為解決糾紛和投訴創造有效的新機制。該中心有助於修補當事人之間的分歧,取得人民和企業的信任。這是在法院解決案件以及改革司法行政手續的重大轉變。

阮和平院長還透露,由最高人民法院開展的和解對話試點已取得一定的成果。具體是,今年3月至9月,最高人民法院在海防市人民法院和9個海防市直屬郡縣人民法院進行試點。據此,海防市取得了積極的結果,成功和解對話率達72.6%。之後,最高人民法院擴展在其他15個省市進行試點,包括本市。

在本市人民法院試點開展10個和解對話中心的時間為6個月,從今年11月1日開始。在必要和許可的情況下,試點時間可延長至國會頒佈《法院和解與對話法》的時候。阮和平院長表示,希望本市10個和解與對話中心的運作將成為全國的實踐經驗。和解與對話中心有助減輕法院的負擔,取得人民和企業的信任。

本市某領導認為,試行採用法院和解對話是將上述導向具體化。因此,建議各部門、地方團體須為和解與對話中心提供輔助。地方跟進、掌握中心的活動情況,從而吸取經驗,提議修訂和補充政策機制及法律規定。個人和集體評估該試點模式的法律基礎和實踐以繼續擴展◆

怡 琳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16年後的項目全景。

注資16年仍沒有房子

16年過去了,位於守德郡長壽坊的幹部和員工住房區項目仍是一塊荒置土地。

求助地址

外婆病倒 男孫著急

家住第十一郡第十二坊慧靜街182/36號的司徒笑今年67歲,許多年來與夫家的兄弟姐妹住在一起。她的丈夫和2個兒女去世多年,另2個兒子都有自己的家庭負擔,他們在外邊租房子住,生活十分困苦。目前司徒笑與喪母的3個男外孫相依為命。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多病纏身病人無錢醫治

現正在第十一郡第二坊韓海源街175號租個房子住的許文利今年54歲,他以前在某私人建築單位打工,不過打從去年開始,就患上多種病,初期只是肺癆,後來多了高血壓、高血脂、糖尿病、鼻竇炎、胃炎、大腸炎和前庭功能紊亂症,從此幹不了活,經常進醫院求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