簽發建築許可證遇到重重羈絆

本市給住房工程簽發建築許可證正遇到很多羈絆,甚至有的場合,職能機關不知按什麼規定以處理。

平政縣仍有36個未獲審批為農村居民區,故阻礙了民眾申請建築許可證。

平政縣仍有36個未獲審批為農村居民區,故阻礙了民眾申請建築許可證。

市建築廳日前已舉辦了有關本市建築秩序管理工作專題會議,旨在解決在簽發建築許可證時各郡縣遇到的羈絆及處罰違規工程。

重重羈絆
芹耶縣人委會副主席張進展告知,全縣共有7個行政單位,但只有芹盛市被視為都市。若按2013年《土地法》規定,餘下各鄉都獲免去建築許可證,甚至在2017 年頒行的第139號《議定》中也沒有提到有關農村區域。然而,每當動工建築任何項目,該縣仍要求持有建築許可證及都市管理科的指引。可是,根據近期的檢查結果,職能機關確定,對比例尺為1/2000分區規劃的新區域簽發建築許可證是不符合,並要求有比例尺為1/500 詳細規劃。值得一提的是,該縣只有比例尺為1/2000分區規劃,而比例尺為1/500規劃的居民區則很少。

市建築廳簽發建築許可證科長宋德進解釋說,雖然農村居民區獲免去建築許可證,但要屬於尚未制定都市發展規劃或已獲審批規劃為農村居民區的場合。這意味著,要滿足上述條件才獲免去建築許可證及在未來期間其它獲免去建築許可證的項目也不是隨意建築的。因此,在簽發建築許可證之前,市郊各縣必須檢查該區域的法理及技術條件,具體是以農村居民區詳細規劃為依據。問題是,本市的農村居民區很少。例如,雖然民眾建築住房的需求非常大,但平政縣仍有36個未獲審批為農村居民區。因此,平政縣可做的事是公佈哪些土地所屬規劃範圍,以讓居民“避開”。

難以強制
市建築廳長陳仲俊對2018年建築秩序情況做出評價,違規場合已經降低,並尚未發生複雜事件,與此同時,監察力量也不斷成長。陳廳長建議,各地方已做出處罰決定必須從嚴實行,尤其是對嚴重違規場合,須趕徹底解決。建築廳將與建築-規劃廳配合調整,旨在解除有關按舊決定簽發有效建築許可證帶來的羈絆。在等待調整的時間內,簽發建築許可證及簽發後如何管理工作必須與建築部於2012年提出的第3號標準及獲審批分區的規劃進行對照。

對於郊區,陳庭長建議各地方對已獲審批為農村居民區的土地加緊建立審定卷宗,以此為依據進行免去建築許可證。哪些土地卷宗已上呈建築-規劃廳但尚未審批,建築廳將與該廳長工作,以加快進度。

據市建築廳監察長李清隆肯定,100%建築工程已獲檢查及處理,所以沒有發生大量及大規模的違規場合。然而,仍有若干羈絆,原因是2013年《土地法》對違規工程不進行強制停止供電、供水的處罰措施。2017年第139號《議定》和《通知》的指引仍未制定停止施工《決定》,導致違規工程在接受行政處罰之後,投資商仍然建築及擴大違規面積,導致強制工作困難重重◆
 
2942個違規建築秩序場合
據市建築廳監察處表示,在2018年,各職能單位發現2942個違規建築秩序場合,其中1082個違犯建築許可證的規定,1008個未持有建築許可證,餘下場合發生遮蓋、物料散落及不確保動工條件等問題。在2018年,建築廳監察長已頒行1808份《決定》,罰款總額近480億元,其中有820個場合違規及113個場合未持有建築許可證。

士 東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冰毒。(圖源:互聯網)

冰毒貽害不再是個別問題

最近,報章連續報導兩篇內容是2名青年因服食冰毒而造成的命案與車禍的消息:具體是,一名親手殺害3名家人與一友人,一名駕車連環撞向數輛摩托車與汽車……。現在,不少人一談起冰毒便驟然色變。

求助地址

單身老人無錢醫病

家住第五郡第十一坊陳興道街206/5號的駱桂香(今年68歲,單身)與弟妹和姨甥住在一起。她以前靠幫人家打雜自力更生,近幾年來,由於年紀大體力差,已經幹不了活,只在家幫忙到遠地打工謀生的妹妹照顧3個姨甥的生活飲食。本月3日深夜1時左右,她感到頭很暈,四肢動盪不得,於是叫弟弟送進115人民醫院急救。留醫5天,醫生給她做了相關檢查,結果查出她患有高血壓、糖尿病,腦血虛等,導致輕微中風,右邊身虛弱無力。隨後,她的病情有些好轉,加上擔憂沒有錢繼續留醫,便申請出院回家,醫藥費花了數百萬元,是親戚湊錢給她支付的。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肺癆病人求助醫藥費

黃國基今年65歲,家住第十一郡第十一坊隊宮街門牌57/21號,現與妻子和2個兒子住在一起。他與太太鄧燕芳(現年63歲)以前都是在玻璃廠工作,後來玻璃廠解散,他因體力欠佳就休息至今。太太則在某巴士公司申請打雜,月薪約400萬元。他們的長子(29歲)已有家庭和一個9歲女兒,每天去當泥水匠掙錢養妻兒,但其工作不穩定,收入時有時無;幼子24歲還單身,是網上送貨員,沒有工資,收入按勞取酬。一家人生活貧困,屋子破漏都未有條件修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