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自行車也須遵守交規

不久前,我騎摩托車來到第五郡傘陀街與阮廌街四岔路口,欲想過傘陀街時便遇上紅燈,於是我便停下來,等轉了綠燈後便過去。當時我的車速很慢,怎料從阮廌街(交通燈正亮著紅燈)那邊,一名騎自行車、年逾40歲的中年男人竟然闖紅燈且快速地騎過來。眼看即將碰撞,我只能用力將駕駛把手向左擺以期避過自行車的前輪,同時也緊急刹車。結果雙方無事,但卻被那個男人罵我騎車不小心,若弄傷了他便要賠償。聽後真令我哭笑不得,他自己闖紅燈已犯交規,還罵我一頓。當時我立即反駁說是他自己紅燈照闖,才幾乎導致交通意外。可是該人仍然口裡不斷說我騎車不顧安全,接著施然騎走,令到見證此事的其他騎車者也不禁搖頭苦笑。可能我為了避他時將車子把手往左擺,導致用力過猛而弄傷了左手的筋骨,回家後竟腫疼起來,近一週才消腫。

如斯無視交規的騎自行車者很容易導致交通事故。

如斯無視交規的騎自行車者很容易導致交通事故。

又有一次晚上我在第六郡富林雷達站區域經過某個三岔路口,突然有數名騎自行車且還穿著校服的學生飛快地轉出來,毫不理會是否有車經過。我當時雖騎得很慢,可是仍然碰到一輛自行車的前輪,令之立即彎曲。那學生雖然說我騎摩托車將他碰倒,但也許知道是他走出三岔路時的速度太快而理虧,於是將車子放在馬路上,然後用腳踹踏車輪數下,竟然被他 “踏平”,雖然仍有點微曲,但仍可勉強騎回家去。另一名同學走上前對我說: “叔叔,沒事了,叔叔走吧!”

本市現正動員市民騎自行車以環保和節能,並正獲得部分群眾的響應。可是, 騎自行車也必須遵守交規,並非想怎樣走也行或可以橫衝直闖。正是有些騎自行車者抱著如此的心態,在街上遇到紅燈時照闖,左轉右拐之前不以手勢示意,而令隨後而至的騎車者防不勝防,又或者走到汽車車道,尤其是不少學生騎自行車互相開玩笑且左搖右擺等等,上述種種場合是極之容易導致交通事故發生,會對自己與他人造成損傷。
 
因此,我建議各團體、學校在向群眾宣傳、教育駕駛汽車、摩托車須遵守交規的活動時,也須強調騎自行車也一樣須遵守交規的重要性,而交警對於騎自行車而違規場合亦要作出嚴懲舉措,從而有助提升其守規意識,更有起著以一儆百的威懾作用◆ 

邵炳德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冰毒。(圖源:互聯網)

冰毒貽害不再是個別問題

最近,報章連續報導兩篇內容是2名青年因服食冰毒而造成的命案與車禍的消息:具體是,一名親手殺害3名家人與一友人,一名駕車連環撞向數輛摩托車與汽車……。現在,不少人一談起冰毒便驟然色變。

求助地址

單身老人無錢醫病

家住第五郡第十一坊陳興道街206/5號的駱桂香(今年68歲,單身)與弟妹和姨甥住在一起。她以前靠幫人家打雜自力更生,近幾年來,由於年紀大體力差,已經幹不了活,只在家幫忙到遠地打工謀生的妹妹照顧3個姨甥的生活飲食。本月3日深夜1時左右,她感到頭很暈,四肢動盪不得,於是叫弟弟送進115人民醫院急救。留醫5天,醫生給她做了相關檢查,結果查出她患有高血壓、糖尿病,腦血虛等,導致輕微中風,右邊身虛弱無力。隨後,她的病情有些好轉,加上擔憂沒有錢繼續留醫,便申請出院回家,醫藥費花了數百萬元,是親戚湊錢給她支付的。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肺癆病人求助醫藥費

黃國基今年65歲,家住第十一郡第十一坊隊宮街門牌57/21號,現與妻子和2個兒子住在一起。他與太太鄧燕芳(現年63歲)以前都是在玻璃廠工作,後來玻璃廠解散,他因體力欠佳就休息至今。太太則在某巴士公司申請打雜,月薪約400萬元。他們的長子(29歲)已有家庭和一個9歲女兒,每天去當泥水匠掙錢養妻兒,但其工作不穩定,收入時有時無;幼子24歲還單身,是網上送貨員,沒有工資,收入按勞取酬。一家人生活貧困,屋子破漏都未有條件修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