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獨子其子使幼有所長

雖然沒有結婚,可阮文林及阮文福卻是40多個孩子的父親。因痛惜這些孩子在呱呱墜地時或因身體有缺陷、或因家貧和其他原因被父母、親人遺棄丟在路邊,他們把孩子撿拾回家給孩子辦理相關手續,並好好照顧,養育,視如己出。孩子在兩位爸爸愛的懷抱中長大,治病和去上學,並可以感受到家的溫暖!
阮文林同孩子談話(左圖)。阮文福指引媬姆如何正確地抱新生兒。
阮文林同孩子談話(左圖)。阮文福指引媬姆如何正確地抱新生兒。
在同奈省隆城縣隆安鄉第二邑的一條小巷裏,有一間專為孤兒而設的房子,那就是正收養44名孤兒及殘疾兒童的“福林”溫情之家。這些孩子雖然沒有親人在身邊,可是卻有比親人更親的“爸爸”的愛護,儘管“爸爸”還是很年輕。
疼愛被遺棄的孩子
聽到門外熟悉的汽車聲,知道兩位“爸爸”回來了,孩子們雀躍萬分,大夥兒蜂湧地衝到門口,不停的叫嚷“爸爸回來了,爸爸回來了!”有的接過爸爸手中的公事包,有的拉著爸爸的手,有的抱著爸爸,有的問東問西,場面好不熱鬧、溫馨。林兄懷抱著孩子笑著說:“工作就算是再繁忙,再辛苦,只要回到家與孩子在一起,所有的辛苦都消失了,幸福有時候就是這麼簡單的。”

提起他們同孩子結緣的契機,林兄說,2009年時,有一天去工作路過仁澤縣雨會鄉,他見到有一群人聚在一起正議論著。出於好奇,他停好車下去看看,驚見原來是有個嬰兒被丟棄在垃圾桶裏,螞蟻爬滿身。他異常心疼便把車寄給路邊的民宅,抱起嬰兒到同奈省兒科醫院去給嬰兒作檢查,然後他回居住地辦理領養嬰兒手續並給嬰兒起名阮黃芳薇。
“把身體冰冷,未剪臍帶,全身被螞蟻咬得傷痕纍纍的孩子抱在懷裏,我只擔心孩子的命保不住。但很幸運,送進醫院後在醫生的搶救下孩子活了下來,現在已8歲,長得漂亮、可愛,正上二年級。”林兄回憶起令他兄弟倆決定這輩子與收養和照顧孤兒息息相關的頃刻,臉上流露出欣慰的神色!

福兄補充說,有一次他下班回家途中,見到有隻狗拖著個黑色塑膠袋走著,袋口露出個嬰兒的頭。他把狗驅逐,走近一看,他驚訝地發現袋子裝的是個還帶著臍帶的新生兒。福兄說:“我便立即把孩子抱回家洗澡,照顧。現在孩子已經懂得笑,會拉著我的手和叫爸爸。我擔心的是這孩子的視力不好,需要醫學的干預才有望恢復視力。”
父愛洋溢
據林兄述說,他最難忘的是把當時還在繈褓中、現已11個月齡的阮黃福仁帶回溫情家的情景。去年8月,當工作完畢快回到家時,他發現路邊密密的香蕉樹底下有個籃子,趨上前他見到籃內有個畸形兒,口與鼻子連在一起,眼睛不成形。林兄把小仁抱入懷中說:“任誰見到當時的小仁都會驚嚇和害怕,但我對自己說要以自己的愛和能力收養他和想辦法給他治病,讓他可以有平常人一樣的面孔。
不久前小仁剛做好鼻子重造手術,而且往後還有好幾個手術要做。”據林兄告知,開始時,他們收養的孤兒不是很多,所以沒有僱人幫忙,全由兄弟倆來照顧養育孩子。慢慢地孩子多了他們要僱6位媬姆來照顧孩子。他說:“最辛苦的是孩子生病了,只要有一個傷風感冒,全家的孩子都被傳染。由於孩子多我們要到私家診所給孩子看病,每次去看醫生我們都要用汽車載送孩子。”

兩位父親的每一天從凌晨5時開始,一直忙到子夜才休息。大清早上市場去買菜,給孩子們做早飯,之後送孩子去上學,然後才回公司上班。除了忙著西貢-隴海保安公司和活動組辦公司的經營活動之外,下班後還賣咖啡飲料以增加收入。林兄說:“現在溫情家每月的牛奶,尿布,3餐膳食,學費,媬姆工資等的開支花了近億元。雖然孩子不是自己的,但既然收養了他們,我們就要視如己出和對他們負責到底,要照顧好他們和讓他們讀書習字。”

“福林”目前收養了44名孤兒,其中兩歲以下有19名,有多名適齡兒童正上學。據同奈省隆城縣隆安鄉人委會副主席黎功清告知,福林溫情之家已獲地方政府發給活動執照近兩年了。創辦人兄弟倆是仁慈,博愛的人。通過有關部門的實際檢查和瞭解顯示“福林”有足夠的條件包括經濟能力和物質基礎來收養孤兒。在法理上,地方政府已創造順利條件讓“福林”可以合法收養被親人遺棄的幼兒。
鄰居阮氏幸姐一有時間就會到來幫忙照顧孩子們,她說:“看見他們兄弟倆一整天忙於工作掙錢收養這麼多孩子,而且還給孩子供書教學,大家都很欽佩他們。從他們在路邊撿到第一名孤兒回來養的那天開始直到現在,我見證了全過程,我真的很佩服他們的仁慈和愛心。”◆

最多點擊

某膳食供应商供给本市各公司、学校、医院食用的工业膳食,从加工至运输过程中的食品卫生安全经常得到严谨的监察。

必需关注食品卫生安全

近日来,街边摊零食与食品卫生安全问题多获民众讨论。值此,我想对大规模食品加工单位的食品加工活动提出数则建议。理由是在上述单位存在的食品加工习惯,每日都对食客造成健康危害仍然未被排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