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中央总书记阮富仲丧礼将以国葬仪式举办 党中央总书记阮富仲逝世 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吊唁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逝世 新闻媒体须迎合新时代资讯快速传播需求 陈留光副总理接见熊波大使 上半年侨汇收入继续激增 越南党、国家向阮富仲总书记授予金星勋章 党中央政治局就阮富仲总书记健康发出通报 国家主席苏林会见中国驻越南大使熊波 加速基层数据数字化 范明政总理要求行政改革“5推动”精神 促进企业蓬勃发展推动力 范明政总理与芹苴市选民接触 美国继续成为越南胡椒最大出口市场

不獨子其子 期待伸援手

在氏藝殘疾孤兒輔助中心(平盛郡第十七坊乂靖蘇維埃街153號)大門背後是一個與外面喧譁、節奏緊張的生活完全隔別的世界。這裡正撫養著360名孤兒、殘疾兒童,其中有300多名患上腦水腫、小腦症等與神經、腦癱有關的疾病,情況堪憐!
縫製尿布、衣服來照顧中心的兒童。
縫製尿布、衣服來照顧中心的兒童。
與死神爭分奪秒
我們到來的時候,保姆正忙著給孩子吃飯。有人在替換床單,有人給孩子做物理治療。偶爾會聽到孩子讓人心酸的喊聲,這時保姆便走過來安撫他們。行政組織科主任何小姐告知,這裡有多名兒童患有癲癇症。每次發病,他們就大喊,肢體收縮。白天如此,晚上發作時,喊聲還更驚人。

每個孩子睡在一張推床上,視乎病情而中心安排大床或小床。所有孩子的手腳都不受控制,都必須穿上紙尿褲。他們有的是腦水腫,有的是小腦症或腦癱,但不論是重症還是輕症,他們都仍有一雙水汪汪的眼睛,靜靜地望著我們似乎要打招呼的。何小姐彎下身把一名小女孩抱起來,溫柔地問:“孩子,吃飯了嗎?跟叔叔打招呼啊!”。一名叫小兒的女童把小臉埋在何小姐胸前,吃力地發出咿呀的聲音並揮揮手。
何小姐紅著眼睛低聲說:“跟這個特別護理室的其他孩子一樣,小兒在此已很長時間了。這個房子裡平均每個月都有兩個孩子離我們而去。我們正在為孩子的生命爭分奪秒。”

氏藝殘疾孤兒輔助中心的醫護人員、保安員都將這些孩子視為自己的親生子女。每名孩子出生時都有父母給取名,該處的孩子也有自己的漂亮名字。他們來到氏藝殘疾孤兒輔助中心的途徑很多,其中主要是以下3條:出生時被父母在醫院扔棄的殘疾嬰兒;獲地方政府發現寄託的孩子;以及被父母棄在中心門口的孩子。之前,哪位人員領孩子回中心就有權給孩子取名帶自己的姓氏,現在大部分都帶上中心領導的阮姓。
期待仁愛之心
悲傷的是,孩子從正門進入中心,但離開時卻只能透過後面離去。那是位於中心後面幽靜的治喪處,與孩子的房間、娛樂場所隔絕。很多孩子離開並非沒有得到周詳照顧,而是因為他們身上原已患上不治之症。中心的人員都是具有值得敬佩的仁愛之心的人,因為撫養、照顧一名正常健全的孩子已是不容易,更何況是先天性殘疾,正面臨死亡的兒童。
在來到中心之前,孩子們都患有惡疾,但中心的人員仍堅持給他們照顧、醫治。多名視障、聽障、肢障兒童已獲中心的人員指引,創造機會融入社群,回到社會並獲得穩定的工作。

在參觀中心期間,我們已看到多個心痛的畫面。一名叫小興的孩子坐在輪椅上,一直緊緊地握著枕頭。何小姐表示,該處的孩子很難判斷年齡的。小興患上腎功能衰竭,之前每週到第一兒童醫院洗腎3次,如今他過了兒童年齡,必須轉到嘉定人民醫院。由於洗腎的針管也更大,所以小興整天都感到疼痛。最堪憐的是長期在醫院接受治療的先天性殘疾兒童。翻開自己的相冊,何小姐停留在一張照片上一會兒,不禁流淚。
那是一名約8個月齡的男孩,有一雙水汪汪的眼睛以及燦爛的笑容。何小姐傷心地告知,這名孩子很調皮可愛,但出生時沒有肛門且食管狹窄,送到中心時還插著導便管,要是在送到中心前獲進行手術,他會得到更好的照料的。這名孩子在數月前離世了。

當前的困難是經費不足。中心已運用所有資源了,從節衣縮食、減少薪資乃至儘量利用、維修各種物質、修補被褥、尿布等,但都是不夠。中心還亟需各種癲癇治療藥物、衣服、縫尿布的布匹、奶品、大米等孩子的生活必需品。氏藝殘疾孤兒輔助中心的兒童正非常期待善長仁翁的關注與支持◆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