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想做些有益事情的越南婦女

現年35歲、籍貫南定省的黃氏莊曾多次組織展覽和舉辦各項活動,以把越南風土人情介紹給外國人知曉。
黃氏莊、阮文詩和張氏賞(左起)3人開設再製廢料的咖啡館來宣傳環保意識。
黃氏莊、阮文詩和張氏賞(左起)3人開設再製廢料的咖啡館來宣傳環保意識。
在外國居住10年後,今次她重返越南,她著手在本市開設一間用再製物料建造的咖啡館,希望能讓大家有減少拋棄廢塑膠的意識,大眾攜手保護環境。
從參展到博物館人員
她的丈夫是德國工業和商貿科科長,其工作的特殊性是3年轉換一次工作地點。每次隨丈夫轉換工作地點,黃氏莊要在新國家度過新生活和新工作,她常逗樂地說:“創業週期3年一次”。

在格魯吉亞首都提比利斯的日子裡,她發覺自己是在此生活的唯一越南人,而此地的人民對越南沒有很多的了解,他們常說:“你們的越南還有戰爭,很貧困是嗎?”。正因如此,她經常為如何讓外國朋友知道和愛越南的國土、文化特色和人民而感到輾轉難眠。
黃氏莊是民族學系畢業生,也是個愛藝術的人,所以她在格魯吉亞有很多朋友是藝術界人士,其中有一位是畫家,擅長畫絲綢畫。她有意把越南的絲綢帶到該國送給這位朋友讓他繪畫。那些與越南有關的特徵如: 帽、長衫等,也獲她帶出國門。後來,她開了一個小小的展覽以介紹越南,特別是當前越南的風土人情,也介紹了我國的絲綢產品。

展覽會受到很多人的關注,特別是提比利斯一家博物館的館長邀請她談話。在那次談話後,她建議該博物館讓她在館內組織一項關於越南的活動。那次活動已成功,她便多舉辦幾次,後來正式獲得博物館錄用做工作人員。黃氏莊表示:“這份工作似乎跟我有緣似的。到外國後,才知道有很多人對越南未有正確的了解,所以有接觸機會,我將努力讓他們了解越南人的本質,越南文化、越南傳統是很美和與眾不同。”

對西貢的2000個承諾
當格魯吉亞友人對越南有更多的了解時,去年黃氏莊又要跟丈夫一道回越南,因為他工作的新一站就是越南了。離開越南10年,在安頓好生活居所後,熱愛工作的她開始找饒有意義的工作來做。
只想做些有益事情的越南婦女 ảnh 1 再利用廢料可當座椅。
走在街上,這位越德混血兒一見到垃圾就拾起來放進垃圾箱。她與孩子購買衛生用具,在居所附近清理垃圾。然而,她覺得自己一人是無法擔當這樣多的工作,她認為重要的是能改變大家的意識以便一道保護環境。再說,當她到一些大型咖啡連鎖店喝咖啡,對咖啡店仍使用一次性的塑料杯時,覺得憂慮不安。她暗自計算每日排出的塑料杯將會是很大量的,於是她要行動了。

她策劃並與兩位朋友阮文詩和張氏賞在第二郡(今為守德市)以再製物料設計的風格來開設藝術咖啡館。館內的桌椅和裝飾物品都是舊物,這是由成員們拾回或討回再利用,也有的是一些年青朋友和民眾送來的舊物品。

該咖啡館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用數以千計的塑料瓶砌成的擋太陽隔熱板。黃氏莊告知:“這是朋友們帶來的2000個塑料瓶,象徵著西貢人對限制使用塑料的2000個承諾,假如一旦需要使用就要努力再製,使之再有用。”

該咖啡館在去年12月開張,至今成為很多愛再製和愛藝術人士的好去處。這也是黃氏莊經常為小孩子們組織關於環保活動的工作室。加上在咖啡館一隅有一個小小的展覽角落,名為“東洋展覽”。黃氏莊告知:“我的家鄉在南定省,東洋時期,法國人在此成立南定紡織廠。我很喜歡尋求了解關於東洋的事物。在這個角落,我設置了一個書架,擺放了關於東洋的書籍和裁剪書、藝術書,繪畫書,也放了一台紡紗機,讓大家能更深入了解越南的文化和技術。”◆
當她在博物館工作的時期,她組織很多活動,如從越南帶顏料、竹炭等,到格魯吉亞指引外國友人畫東湖畫,帶紡紗機、絲綢紡織機送給博物館,指引大家依照越南人傳統技術織布。烹煮越南的各道菜餚,讓國際友人不禁為“越南如此吸引”而驚嘆不已。

與此同時,她還為國際友人的其它博物館、俱樂部組織很多活動,並在提比利斯一所大學的文化藝術系授課有關越南的資料。這位穿著越南長衫、身材婀娜的婦女受到大家的注意,有人還要求她給他們做模特以繪畫作品。在整整的3個月裡,她安排時間到畫室坐著,給畫家做模特,她分文不收,只拿畫家的作品做紀念。

黃氏莊說:“有20多位畫家以不同的角度和質料來畫作。作為模特的我感到很高興,想通過外國友人的畫筆讓大家知道越南婦女的形象是怎樣的。我做模特,很多對越南好奇的人都會愛上那隨風飄拂的長衫,對越南存有好感。”

最多點擊

没有实名登记的电话卡想买多少有多少。

盼早「解决」垃圾电话卡

垃圾电话卡(SIM)、短信-来电情况仍然存在,不断对人民造成麻烦、不满。读者提出不少措施,以希望早日解决这种“垃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