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魚遊戲變相賭博現象

在捕魚遊戲變相賭局,以真錢購買的虛擬子彈是無止境的。從讀者關於設在守德郡平壽坊武文銀街阮文琚書店的變相賭場的反映,記者進行瞭解並發現了不少“秘密”。
警察拘捕賭博者。
警察拘捕賭博者。
子彈是虛錢是真
進入書店時,若沒有得到提前指路,就很難看見設在後面的捕魚遊戲區域。不僅如此,任何人進入時,都無法迴避坐在管理櫃檯的兩名男人員的審視。若不是常客,或“局中人”都不受歡迎。這兩名男人員的主要任務為玩家充值(又稱提供“子彈”)。要想玩捕魚遊戲,玩家必須先購買至少1000分(1000顆“子彈”),售價為10萬元。遊戲結束後,玩家可將取勝的分數兌換成現金。總而言之,儘管“子彈”是虛擬的,但玩家支付和贏得的錢都是真的。
捕魚遊戲變相賭博現象 ảnh 1 多人正沉迷於設在守德郡阮文琚書店的捕魚遊戲。
於5月中旬某個下午3時許,在娛樂室裡已有約20人中青年男女正圍繞著7台捕魚機。有人太累,不斷打呵欠,也有人躺在椅上睡覺。

這裡沒有人說笑,只有各遊戲機發出的虛幻聲音的空間裡,一名年輕女玩家約2歲大的孩子大聲哭泣,打破玩家的著迷空間。不知孩子是餓了還是累了,但其母親似乎並不在意,而全神貫注屏幕。她在短短的15分鐘內連續 “射擊”仙魚(得分最高的魚),贏得上百萬元後,隨後不久其卡很快就歸零。她便掏出錢,大聲叫人員:“給我充值”,而不理正哭泣的孩子;在別的捕魚機,一名玩家在氣得猛打桌子後,站起來去拿水喝(這裡免費提供瓶裝水)。該男子一邊咕嘟咕嘟喝水,一邊將卡扔在櫃檯上說:“充值50萬元”。
據悉,“子彈”獲放入磁卡。玩家可決定每次發射的“子彈”數量,但要大贏,必須發射大量“子彈”。屏幕上的魚很多,很容易擊中,但中彈的魚是否死亡還取決於運氣。

陪伴我們的人說,該男人叫阿鋒(化名),家住守德郡,無所事事,經常與朋友聚集在這裡沉迷於“會提款的美人魚”。阿鋒有一次從10萬元的本錢連續贏得700萬元。 從那以後,他以為自己掌握了捕魚遊戲的規律,有信心繼續贏得大獎,因為:“只要一看,就知道對於哪條魚,要多少子彈將可擊死。”

但那次只是阿鋒的罕見碰上好運氣而已。實際上,他無法穩操勝券。例如,在那一天,在幾次擊中大魚後,他只殺死幾條小魚。因此,其賬戶很快就被掏空。
完好的詐騙伎倆
經半天在這裡觀察後,記者發現,玩家通常在贏得一些錢後,就以為自己可打敗獲預先設定、以最甜蜜和最持久的方式吸引賭徒,從而致其沉迷的賭博機。

近年來,捕魚遊戲在本市到處可見。獲設在各變相娛樂區的遊戲機系統主要來自外國,採取無數吸引玩家的伎倆,例如:減價、抽獎等。這種“催眠機”憑著心理伎倆,可導致玩家沉迷,從而沒有出路。

第五郡一名捕魚機技術人員洩露,這些電子賭博機都安裝互聯網軟件系統,有助機主遠程操縱賭局。在要招攬顧客時,就讓玩家得分;在要贏錢時,就“吞”分。

據悉,設在守德郡阮文琚書店內的變相賭博場所主人為阿方(化名)。該娛樂區於約2年前開設,但因受新冠肺炎疫情而暫停運營,5月中開始恢復運作◆
退分換錢是犯法
市律師團阮成功律師說,若遊戲店主和玩家不以取勝的分數換成現金,或其它實物,則捕魚遊戲單純只是遊戲而已。反而,若遊戲店主讓玩家以現金購買積分,然後以積分換取現金,則被視為違反法律。

市人委會曾發文要求市公安廳和本市各郡、縣人委會嚴肅地實施市人委會關於整頓潛伏社會弊端的變相捕魚遊戲經營活動的指導。

據此,市公安廳加強對呈賭博跡象的電子遊戲經營單位進行查處和鬥爭;整頓配合工作,為跨部門、專業檢查力量作出輔助。各郡、縣人委會加大對晚上10時後運營、呈賭博跡象的電子遊戲經營單位檢查力度等。

最多點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