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藝人回鄉渡過疫境

劇院停業,改良劇藝人春王收拾包袱離開河內回鄉和父母幹農活。望著一身勞動裝束、手拿鋤頭埋頭苦幹的年輕男子,讓人難以認出這位竟是河內改良劇院的御用士兵演員黎春王。

春王在疫情期間回鄉幹農活。

春王在疫情期間回鄉幹農活。

據悉,在劇院通報暫停表演後,春王已趕緊收拾行李回去清化省家鄉,因為自己清楚知道難以在這個高消費的城市裡待下去。春王自2019年11月與劇院簽約,月薪約350萬元。雖然收入不多,但由於節衣縮食,所以仍能維持生活,關鍵是可以追隨自己的職業。去年初,全國突然爆發新冠肺炎疫情,以致生活遇到困難。頭幾次疫情爆發時,不能在台上表演,春王就轉向其他領域尋找機會,例如拍戲、音響製作或是到工地裡施工。然而工作不穩定,收入也寥寥無幾。“要是疫情一直延長,我不知道自己的職業將來會如何。未來期間,我可能要找一份固定的工作,不能一直都依靠父母幫補了”春王說。
 
與春王一樣,許多年輕藝人因為沒有能力繼續在城市生活而唯有回鄉謀生。越南雜技聯團成員鴻鋒最近幾個月也習慣了在家鄉的木廠工作。在接近40攝氏度的高溫天氣,他的衣服已被汗水濕透,而且還戴上口罩和勞動安全帽。這時還未到發工資的日子,因此所有開支都必須依靠父母以及聯團給予的微薄補貼。鴻鋒自2019年初與聯團簽約,起薪140萬元。要是用功,定期有演出,每月的總收入約300萬至400萬元,加上聯團有提供住宿,故生活也過得去。然而,疫情的爆發已使這位年僅20歲的年輕人對工作未來感到擔憂。由於家裡沒有可以練習表演的道具,所以他唯有加強鍛煉身體,希望能早日重返舞台。

翻跟斗和馬戲演員清松目前要為各戶家庭保修濾水器。這份工作不穩定,每個月的收入僅約200多萬元,加上戲院的近290萬元基薪,與其他同事相比已是不錯了。

由於職業的特殊性,越南雜技聯團有不少簽約的演員。不久前,副總經理全勝告知,去年,該聯團必須向多方貸款來給演員發工資。但新一波疫情已使他們“筋疲力竭”,許多藝人放假回鄉,在家自己練習。

然而,仍有部分演員選擇留在城市謀生。就如河內馬戲與雜技藝術戲院的演員阮光興,由於家鄉北江省已變成疫區,他無法回去,唯有留在河內。在疫情爆發前,他每月收入約500萬元。然而,如今戲院削減所有費用,他沒有工資。為了謀生,光興接拍若干短片和廣告,但酬勞僅微不足道。他每天只吃午餐,一餐抵3餐以節省費用。幸好是在親戚家暫住,減少一筆開支。

河內改良劇院小生日靈要走網約車。昇龍木偶戲院藝人梅英承接所有工作,從舉辦小型音樂會至策劃節目以幫補收入。雜技藝人菙陽和德勝夫妻倆轉向在線售貨。不少年輕演員當送貨員、在商店和工程打工等等◆

曉 仁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秀玲

秀玲 光榮 偉智 努力打造美好形象(上)

在我國的華語樂壇上,幾乎沒有什麼歌唱組合,不過在本市,著名華人歌手秀玲、光榮和偉智可算是3人組合,他們已聯合舉辦了6場“唱盡經典金曲”演唱會,他們傾力演出,唱出了名堂,譽滿本地和海外華人地區,連中國的西瓜視頻也播放他們的歌曲……。

文藝創作

買房

祥子要買房了,他和老婆從價格、地理、環境、戶型等綜合考量,相中了“幸福家園”社區。

不忘的往事

這件事的發生,已超過了半個世紀,今天回想,仍是記憶猶新。

文化藝術

畫家黎沙龍:西貢隔離時

最近,黎沙龍畫家對受疫情影響的人生、一線力量、愛心飯盒和方便麵等畫面的 描畫,已觸動了許多人的心。在每一幅畫的背後是一個溫暖的故事。

應用科技滿足新時代辦報需求

一年一度的“六‧二一”越南革命報刊日96週年紀念在全國上下集中一切力量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背景下到來,這是繼去年後我國迎來的第二個不尋常的節日。新冠肺炎疫情給媒體行業帶來很大的挑戰,影響到廣告收入,而在新媒體、自媒體、社交網的快速發展下,也給傳統媒體帶來極大的考驗。

西方人眼中的西貢

以西貢為攝影主題的攝影師很多,但被喻為“西貢丁進茂”或“西貢三泰”的則屈指可數。然而,有兩位攝影師卻得到該城市的優待和滋養,他們是《西貢遺跡》的亞歷山大‧加雷爾(Alexandre Garel)和《西貢待續故事》的菲利普‧范登伯格(Philip Vandenberg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