爭先成為「打女」

自從《二鳳》在國內外贏得成功之後,已掀起了成為“熒幕打女”的熱潮。然而,要像吳清雲般獲公認是“打女”,也許不僅是單靠顏值和功夫的。

童映瓊和賀欣妮雅能否成為新一代“打女”?

童映瓊和賀欣妮雅能否成為新一代“打女”?

玉女轉型“打女”
不久前,《青狼》劇組公佈童映瓊將取代吳清雲成為新一代“熒幕打女”。來自河內的模特童映瓊已成功打敗300多名試鏡者,並歷經1年多進修演技和功夫以飾演同名電影的“青狼”這一角色。該部電影是《二鳳》片中贏得觀眾喜愛的江湖人物“青狼”的外傳。然而,在這部戲中,最意外的不是“青狼”的扮演者,而是女歌手仙絲也飾演其中一個並不亞於“青狼”的打女角色。

童映瓊、仙絲以及模特瑞瑪‧清薇都是最近加入“打女” 行列的美女。不難看出,動作片向來是有意改變形象或首次轉型拍戲的女演員的首選。這是一個合理的選擇,因為身姿矯健、有個性的人物一向都比善良的角色更吸引觀眾的眼球。武打戲要求演員體力與演技兼備,這是給她們證明自己為藝術而不辭勞苦的機會,同時體驗自身的承受界限,從而令觀眾刮目相看。不僅花時間練武,有時為了滿足人物的造型,演員還必須調整飲食以獲得標準的身材。從觀眾的角度來看,上述的苦練過程比演繹心裡變化更具挑戰性,因為並不是每一位美女都願意在熒幕上被揍、忍痛或曬出醜陋的模樣。在《青狼》的發佈會上,女歌手仙絲表示,她參演《青狼》是想挑戰自己,帶來新鮮感,但經過3個月練武屢次受傷後,她也曾萌出放棄的念頭,幸好在劇組的鼓勵下,她才堅持下去。

美貌、有武功是否足矣?
爭相做“打女”也是世界上的潮流。近年來,好萊塢的大銀幕出現越來越多成功轉型的武打巨星,如:《古墓麗影》中的艾麗西亞‧維坎德、《驚奇隊長》中的布麗‧拉爾森 、《神奇女俠》中的蓋爾‧加朵、《黑寡婦》中的斯嘉麗‧約翰遜、《復仇者聯盟》系列中的佐伊‧索爾達娜。越南也不例外,尤其是當《二鳳》創下2000億元票房佳績後,家家都喜歡製作動作片、人人都爭相做“打女”。然而,獲得“打女”稱號的道路是否容易?

製片人、演員吳清雲告知: “想做‘打女’,必須堅持到底,因為這是一個飽受疼痛折磨的行程。除了顏值之外,演技也非常重要。因此,許多年輕的女子有意成為‘打女’也是國產電影的一個積極信號,因為沒有幾個人願意體驗這個過程,而且不是任何人都具備當‘打女’的潛質。”

然而,除了顏值與潛質之外,要是演員參加的電影並非是大製作的動作片,她們也不足以被稱為“打女”。因為只有大作中的打戲才獲得精心製作,有助演員展示動作片中的複雜技術。至於並非正統的動作片,戲中的打戲也只停留在形式方面,得過且過,所以無論演員付出多大努力也難以給觀眾留下深刻印象。甚至如果演得不好,可能還令人尷尬。吳清雲之所以被稱為“打女”是因為她所參演的作品,如:《英雄之血》、《二鳳》等都是真正的功夫片,有的動作場景須花很長時間來製作、複雜,而且加上恰當的音效給觀眾帶來逼真的感覺。

總之,無論飾演什麼角色,動作片還是心理片都一樣重要。不是所有武打明星演心理戲時都出神入化,相反也是,因此爭相做“打女”的潮流也是有助演員發揮自己的專長,讓國產電影更加多樣化◆

香 柔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武石草導演。

武石草導演:劇本質量最重要

憑藉《糯米大米》電視劇而為人熟悉的武石草導演,這次回歸製作從韓劇翻拍的《棗樹開花》有望成為其事業中的下一個里程碑。

文藝創作

買房

祥子要買房了,他和老婆從價格、地理、環境、戶型等綜合考量,相中了“幸福家園”社區。

不忘的往事

這件事的發生,已超過了半個世紀,今天回想,仍是記憶猶新。

文化藝術

西方人眼中的西貢

以西貢為攝影主題的攝影師很多,但被喻為“西貢丁進茂”或“西貢三泰”的則屈指可數。然而,有兩位攝影師卻得到該城市的優待和滋養,他們是《西貢遺跡》的亞歷山大‧加雷爾(Alexandre Garel)和《西貢待續故事》的菲利普‧范登伯格(Philip Vandenberghe)。

同心協力保存傳統文化

2020年7月5日,胡志明市華人歷史會記下這一天,而我們有幸成為歷史的見證人!第五郡華人元宵節獲列入“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通過文化娛樂項目傳播越南歷史

有越來越多電影、音樂短片、圖書等項目以越南各朝代的後宮和朝政故事,包括從服飾到兵器為內容,掀起了年輕人探索暸解歷史的潮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