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力:與音樂家鄭功山的緣分

喜歡音樂家鄭功山的歌曲,故可以在《我和鄭》電影中化身為這位已故音樂家對優秀藝人陳力來說是值得期待的。為了演繹出鄭功山的神韻,陳力已努力減肥10公斤、留長髮、學習順化口音和法語… 但這還未足夠,他給自己提出目標 ,必須找到走進人物內心世界的“鑰匙”。

陳力在《我和鄭》電影中的鄭功山角色造型。

陳力在《我和鄭》電影中的鄭功山角色造型。

記者(★):您是音樂家鄭功山的歌迷嗎?
優秀藝人陳力(●)
:是的。在越南音樂中,我最喜歡鄭功山的音樂。昔日西貢解放時,我已開始聽他的作品了。我喜歡並唱很多鄭功山的歌曲。現在也是,偶爾會哼上他的歌。

★飾演鄭功山一角讓您感到壓力嗎?
●沒有,一點壓力也沒有。

★看過您的作品,很明顯,鄭功山與您之前所演的角色截然不同。因此,暫且不說演技如何,打從開始接演這個角色時,觀眾已對您作出評價了。您難道不介意嗎?
●我知道,但自己要有自信呀。評價也是有趣的,追隨這個行業就要接受它的一切。要是感到壓力,那麼還可以做什麼?

★接演鄭功山角色後,您有加以深入研究嗎?
●當然有了。劇組也給我看很多有關鄭功山的資料。例如一些鄭功山日常生活的片段對我來說非常有用。因為他在舞台上的形象已司空見慣,但生活上的片段才是難得的。

★拍攝中年的鄭功山是一個挑戰,因為很多人都熟悉這個時期的他,人生閱歷方面也更加豐富,內心亦更複雜?
●沒錯,沒有什麼是容易的,尤其是鄭功山,不管是飾演年輕時期還是中年時期都一樣有難度,因為那時候的他已經歷了很多變故,例如戰爭和愛情得失,使他變得更加穩重。

★您多久沒拍電影了?
●都10年了,在拍完陶霸山導演的《龍城琴者歌》之後。

★您為什麼離開影視圈長達10年呢?是否對劇本要求高,還是希望專注於戲劇方面?
●有很多原因。但主要是因為我覺得以前拍太多戲了。我喜歡新奇的事物,尋找新鮮感以釋放自己的能量,而不是從頭到尾的千篇一律。再說,話劇也佔了我不少時間。

★您這段時間全情投入鄭功山的角色,那麼會否忽略了話劇?
●我們仍排練舊的話劇和一部新劇。其他同事排戲的時候,我仍爭取時間去拍電影,有空時才回來排練。

★有人說陳力比鄭功山更俊朗,您有何感想?
●哈哈,鄭功山也帥呀。其實差別在於心靈。鄭功山有一顆善美之心。如何演繹出鄭功山的神韻才是最困難,因為外表雖然重要,但並非一切。他的精神才重要,如何讓觀眾看戲後並覺得那是真正的鄭功山。

★您曾經見過鄭功山嗎?

●沒有。以前90年代時,我在西貢拍戲,有認識鄭功山的朋友約我到鄭功山家裡作客。但每次我都要拍戲或忙著其他工作,所以沒有緣份。

★這對您來說是一個遺憾?
●對的,但也正因為從未在生活上遇見,所以現在飾演這個角色時,自己對他的想像也更加豐富。也許這就是“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呢◆

陶 原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文藝創作

買房

祥子要買房了,他和老婆從價格、地理、環境、戶型等綜合考量,相中了“幸福家園”社區。

不忘的往事

這件事的發生,已超過了半個世紀,今天回想,仍是記憶猶新。

文化藝術

西方人眼中的西貢

以西貢為攝影主題的攝影師很多,但被喻為“西貢丁進茂”或“西貢三泰”的則屈指可數。然而,有兩位攝影師卻得到該城市的優待和滋養,他們是《西貢遺跡》的亞歷山大‧加雷爾(Alexandre Garel)和《西貢待續故事》的菲利普‧范登伯格(Philip Vandenberghe)。

同心協力保存傳統文化

2020年7月5日,胡志明市華人歷史會記下這一天,而我們有幸成為歷史的見證人!第五郡華人元宵節獲列入“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通過文化娛樂項目傳播越南歷史

有越來越多電影、音樂短片、圖書等項目以越南各朝代的後宮和朝政故事,包括從服飾到兵器為內容,掀起了年輕人探索暸解歷史的潮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