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善事也得實際助人

近幾年來,每當華燈初上時,我們走 在本市許多街道都看見坐滿許多成份的人家,等待好心人士來派發食品的一幕,這不但造成一種不良的現象,也給他人增添不少麻煩。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每天夜幕低垂,連接第十郡和第十一郡的3月2號街;第十郡和第十一郡的阮志清街;第五郡的阮文琚橋、Y字橋;第六郡黎光充街等路邊和橋上,坐滿著許多窮苦人家(其中不少是裝扮的),等待好心人士的施捨。此時,許多好心人士(大都是青年和中年男女)騎著摩托車,載著食物來發給這些“守株待兔”人家。但是,大部分人都是派發素食,偶而才有人發肉包、肉麵包或糯米飯。其實,窮苦人家都是營養不良,我們發素食對他們有營養嗎?況且,你送素食給他們,並不是每個人都喜歡或可以吃素。所以,當他們一人一晚向“佈施者”要了3、4盒飯或食品,然後就聚在一起“分享”,之後選擇好的、合口的才吃;其它看不上眼的就丟在當地,離開回家。
 
這不但造成了一種浪費食品與失德的行為,而且,他們有的坐在路邊或人家門口,把吃喝後的垃圾及不吃的飯菜隨地丟棄,第二天人家要清洗乾淨。此外,他們坐在別人門口時,卻大聲談笑吵著人家休息。有的擋在人家門口,當屋主回來,也不會主動讓開,有的還要“三請”才走開;更有的還在別人家前的電燈柱和路邊的綠樹之間掛起搖床睡覺,次日早上6、7點還未起身離開,影響人家的出入。這種情況確實給當地居民造成不便,安全亦受到威脅。

筆者認為,我們行善是出自好心,但是也得知道怎樣去做才更有意義,更有效果,能夠真正幫助到窮苦人家漸漸脫貧。像上述的善舉行動,是否給他們養成一個依賴性的壞習慣?和造成環境污染呢?再說,我們要是給他們一份食品,倒不如發給他們一點現金,讓他們有錢可以買到自己喜歡吃的食品或者飲品;如果生病,他們也可以買藥服用,愚見認為這種做法乾淨俐落。

我們發心行善幫助窮苦人家是應該的,但是也得看看是否切實、真正幫到窮苦人家而起積極、文明的作用?◆ 

黃源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社交網各群組的F.投資管道吸引不少年輕人。

假投資 真詐財

在疫情影響經濟的背景下,社交網加好友請求和“擔保盈利”的商機短訊也引人注目。深入瞭解交易價值達上10億元、利潤以外幣支付的投資市場,但致富之夢也潛伏不少風險。

求助地址

中風病人求助後續醫藥費

劉碧姬(今年53歲)與丈夫馮金強(60歲)寄宿在自己的父母家 位於第十一郡第十六坊阮氏細街梅花公寓四樓。她每天在某兒童時裝店當售貨員,月薪有約500萬元,工餘時間就照顧丈夫與年邁的雙親。馮金強以前做電鍍工作,掙錢養家餬口以及供2個兒女讀書。7年前,他患上咽喉癌,在市腫瘤醫院接受醫治、放療一段長時間,最終把病治好。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單身婦女處境淒涼

家住第五郡第五坊武文傑街894/41號的馮玉英(紙張姓名為陳玉英)現年60歲,與兄弟姐妹住在父母遺留下來的祖屋。她沒有嫁人,更沒有兒女,以前靠賣彩票謀生,每天早出晚歸,一整天兜售約100張彩票,掙到的收入僅夠個人生活開支。前年,她開始感覺雙腳膝蓋酸痛,購買醫保卡後才敢進阮知方醫院接受治療,醫生指定做若干檢查後,說她患上關節退化症,瞭解處境並建議今後限制走動,以免病情日益嚴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