及早開通西貢河沿岸道路

對於“河岸道路銜接:享受西貢河的機會”問題,許多讀者表示支持兩個居民區之間的圍牆拆除計劃,讓當前往來的選擇和長期利益更多。

第一郡巴遜地鐵站區的西貢河岸道路。

第一郡巴遜地鐵站區的西貢河岸道路。

拆除兩個居民區的圍牆將是開通西貢橋(平盛橋)直往孫德勝街(第一郡)道路的前提。

市資源經濟與環境院院長范曰順博士表示:
須及早拆除圍牆以開通道路
須拆除Vinhomes與西貢Pearl兩個居民區之間的圍牆,讓從第一郡直往平盛郡的道路獲開通並銜接基礎設施。此舉的依據充足,因為市公安廳通過對交通的監控和調節,才提議市人委指導開放圍牆,以減少堵塞情況。

拆除圍牆時,職能部門要進行具體評估,同時開展交通調節方案以確保安全。務必安排調節力量就能解決問題。從長遠來看,本市在投建該地方的河岸道路時,可以研究為小中型客車行駛服務的技術性隧道,以滿足實際需要而不會像現在浪費基礎設施。

按已獲審批的規劃投建河岸道路有助創造都市景觀,並增加建築美景,是銜接市中心區建築基礎設施的重要項目。此外,河岸道路還將市中心區與郊區銜接,既減輕了交通壓力,又提高整個區域土地的經濟價值,為社經發展做出大貢獻。這條道路將為本市未來期間的旅遊和無煙服務創造發展潛力。

世界上發展廊道和河岸道路是重中之重,因為除了都市景觀之外,還有控制河流自然生態體系和治理整個區域水環境污染的目標。因此,本市要集中資源,盡快清拆場地以開展投資計劃。

原市副建築師長武金剛博士表示:
和諧計算各方利益
根據河岸規劃,本市留空50米長的廊道以確保安全,也方便修建河岸道路。河岸道路既可以連接陸路,又能營造景觀,提供人人抵達河岸的條件。

在今日的若干沿河項目,不僅有項目的內部道路,還有穿過都市的道路。原則上,投資商完成項目後,必須將銜接現有道路或即將開通道路是正常的事。

我認為,本市要盡快與投資商進行審查且討論,以確保企業、國家以及項目中民眾的利益和諧。

市橋路港協會副主任何玉長表示:
公共交通銜接
開通西貢河沿岸道路越早越好,不僅意味著減輕正在維修的阮友景立交橋壓力,還解決長期交通銜接問題。

河岸道路開通,本市可以安排公園區、步行街和公共自行車或電車專用道。河下可投建遊船或船隻碼頭,有助發展公共交通工具。

這條道路直往巴遜站,方便民眾乘坐地鐵1號線。因此,本市政府要盡快決定投建這條路,並繼續檢查其他河岸道路以投資並銜接成為沿河交通幹線◆
 
這是公共道路
市規劃建築廳某幹部肯定,根據各個項目的規劃,西貢河沿岸的道路和公園一帶是公共工程。Vinhomes與西貢Pearl兩個項目的道路及河岸公園一帶是供社群使用的公共基礎設施,而不僅是兩個項目投資商或居民的。

據悉,市人委會指導研究在阮友景立交橋維修期間有效地調節交通的計劃後,市交通運輸廳正在審查法律規定,以同兩個項目的投資商舉行會議。
 
為了共同利益,請別拖延!
這堵牆存在了很長時間,已“阻礙”交通,同時限制了居民往來、娛樂、鍛練及運動的願望。

公園寬闊,河風涼爽,綠樹成蔭,讓任何人一到這裡都會沉迷。戶外運動器材配置科學、合理。喜歡走路的民眾在河風涼爽的小路上無憂無慮地大徒步。然而,因受圍牆的阻礙,兩邊居民須騎著摩托車繞了很遠的路才能到對岸。

許多讀者建言獻策,充分發揮西貢河的優勢。其中,著重岸上水下同步發展,開發河岸景觀。向公共交通提供有利條件,增加人與自然之間以及社群居民的“互動”。更重要的是交通的長期利益,人人玩賞西貢河的機會。   懷恩讀者

德富-楊玉霞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自願社保政策現未吸引得到自由勞工參加。

自願社保缺吸引力

據市社保機關的自願社保政策落實結果報告顯示,從2017至2021年,在本市參加自願社保人數從8283人升至5萬1401人。

求助地址

家庭經濟支柱多病纏身

現正在平新郡安樂坊馮佐周街49/2/12號登記暫居的黃家達(今年40歲,證件姓名Vòng Gia Đạt)與妻子黃玉蘭(今年41歲)都患病在身。家達罹患腎衰竭多年,如今已進入末期階段,他於3年來每週都要入院洗腎3次,1個月12次需要逾300萬元,醫保單位已經支付一大半,否則會更多。

胡家姐妹需要幫助

家住第五郡第十一坊陳興道街206/5號的胡麗珠(證件姓名Hồ Hà)今年77歲與姐姐胡麗娟(今年84歲高齡)相依為命。這間屋子是胡家姐妹與其他3人合租並一直居住了數十年之久。

姐弟倆求助醫藥費

今年65歲的洪妙香(證件姓名Hồng Diệu Hương)與兩個弟弟一起住在平政縣平政鄉第一邑A11/3號門牌。洪妙香以前在平政鄉醫療站當醫護人員,適齡退休至今滿10年,如今每個月靠退休金(400萬元)生活。

失明男人請求幫助

現正在平新郡平治東坊10-11聯區街69號租房子住的譚偉添(今年52歲,證件姓名Nguyễn Vi Quang)許多年來當泥水匠謀生。他與妻子黃氏鸞育有一個女兒,生活還算過得去。2014年,他開始感到雙眼視力虛弱,得到某某熱心人士贊助經費,他的右眼動了手術,之後自己籌錢繼續為左眼做手術,不知是因為手術後保養不良,還是神經線比較弱,後來他的雙眼完全失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