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收殘舊摩托車並限制個人車輛

想控制環境就要採取發展公交系統並限制個人車輛的實際措施,但向來尚未堅決開展。

拓寬街道、發展公共交通系統等措施較多,但仍未解決交通堵塞問題。

拓寬街道、發展公共交通系統等措施較多,但仍未解決交通堵塞問題。

資源環境部最近發文提議河內與本市回收殘舊、簡陋、不確保行駛標準的摩托車,力爭控管污染環境和徹底整治灰塵、廢氣污染“黑點”。

能否限制個人車輛?
實際上,回收、淘汰殘舊摩托車的主張和路線圖已在10年前問世。問題是上述措施是否具可行性,能否減少環境污染?此外,回收殘舊、簡陋、不達行駛標準的方式和依據何在?殘舊車與達不到行駛條件的車輛是不同的,怎樣確定?

本市於去年5月份已開展“研究試行檢查正在行駛的汽車和摩托車廢氣”計劃,致力減少排放廢氣導致環境污染的“過期”車輛,但至今只有1萬零682輛摩托車受廢氣檢查。其中,有7390輛行駛5年以上的摩托車受檢查,卻有6830輛摩托車達標(佔92.3%),只有402輛摩托車不達標(5.4%)。如何回收達不到行駛標準的摩托車?假設可以淘汰上述摩托車,也未必能限制個人車輛,因為民眾將行駛其它車輛以確保交通需求。

2008年,河內市只有220萬輛車,其中有18萬5000輛汽車。10年後,河內市共有600萬輛車,比前增3倍,其中有逾54萬輛汽車和540萬輛摩托車。本市現有894輛車,比2018年同期增近7%。其中,有82萬5000多輛汽車(增近16%),812萬輛摩托車(增逾6%)。從2010年到2020年的10年內,交通工具已增逾400萬輛。

我國迄今已採取不少措施,如拓寬街道、發展公交系統等,但交通擁擠及堵塞情況卻越來越嚴重。此前,我國曾屢次制定限制個人車輛的路線圖,但因反對意見而無法實行,包括民眾經濟貧窮、路橋設施不足、地鐵尚未竣工、乘坐巴士不方便等。

當務之急
新加坡的人口逾500萬,交通基礎設施曾面對個人車輛數量劇增,導致經常發生交通堵塞和環境污染的情況。後來,該國政府堅決限制個人車輛,日漸解紓羈絆和招商引資,將交通設施進行社會化,向民眾提供優質的公共客運服務。

河內市與胡志明市現有的順利條件,就是已通過加強發展公共客運與控制個人車輪結合的提案,將吸引交通設施投資項目。此外,地鐵和都市鐵路將竣工,預計今年會正式投入營運。

減少廢氣以保護環境與限制個人車輛的措施將更務實、有效,也可以減少河內市、胡志明市交通嚴重堵塞的情況。目前,回收不達規定條件但仍在在路上行駛的車輛,如自製車、摩托車、無車牌及未註冊的車子等。加強發展公共客運與控制個人車輪結合的提案已獲通過,各個措施具體化,就大膽實行,並在實行過程中吸收具有說服力、務實的意見,之後調整為最有利的。

只要觀察街道上的個人車輛,就可確定現在當務之急。如徵收駛入市中心的汽車行駛費,讓街道暢通,之後甄選乘客人次多、營運頻率高的街道以安排巴士專用或優先線道。這樣巴士營運將方便及快速,會吸引更多乘客和確保交通安全。

可以在市中心或若干常發生交通堵塞的街道試行限制個人車輛,交通相銜接和達標後就逐漸擴大限制個人車輛的範圍。

此前,戴安全帽和禁止燃放鞭炮的事宜也收到反對意見,但落實主張後就取得效益,因確保民眾安全又節約。設想限制個人車輛的事宜也不例外,一定會成功,因為可解決交通堵塞問題,減少環境污染,同時促進本市發展◆

陳文祥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第十郡二月三日街出現便宜的摩托車保險代售處。

摩托車廉價保險縱橫談

政府最近頒行有關摩托車車主的民事責任強制保險的第3號《議定》(由3月1日起生效),其中規定摩托車保險期限為最少1年和最多3年。然而,許多人認為購買摩托車保險只是應對方式。

求助地址

肺炎病患者期盼早日痊癒

今年48歲的余偉幸(證件跟母親姓武)的戶口原在第五郡,但許多年來他與妻子龐夢珍(47歲)同7個兒女住在第八郡第十四坊吳士蓮街6A/H號。他一向當泥水匠,日薪有20至30萬元,加上妻子幫人家賣粉麵,才能維持一家9口的生活。由於家境困苦,兒女多,故此他們沒有條件好好讀書,如今幾個較大的兒女已經出社會謀生掙錢幫補家計,最大的24歲,打工已有7年時間,最小的剛12歲,還在讀書。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古稀病人多病纏身

今年73歲的王桂英(證件姓名為賴華美)患上高血壓、糖尿病、心供血不足、血脂紊亂症及關節炎已經多年,由於經濟窘困,加上年紀大體力差,導致去年底中風後的她體力不支,站立困難,行動需要幼子扶。大年初二,她舊病復發,從此不良於行,說話極其困難,生活不能自理,大小便失禁,整天坐在靠椅上,一切由兒子照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