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倚強凌弱

最近,兒童被虐待的事件接二連三發生。河內市法院審判3歲女孩被母親和繼父虐待身亡的案件剛結束,又發生北寧省某煎餅店店主虐待兩名童工的事件。過去期間,不少兒童被虐待致死亡的傷心事件引起議論紛紛。

一名 4 歲的女童長期遭親母及繼父虐打,臉部遭重擊腫脹。

一名 4 歲的女童長期遭親母及繼父虐打,臉部遭重擊腫脹。

除了心痛和要求懲處虐童者之外,一個舊問題要反覆詢問:為何虐待兒童的事件發生了一段時間,但得不到制止?值得一提的是,不少虐童者是醉酒、吸毒、經濟窘迫及吃醋的成年人。但無論如何,成年人也不能以任何藉口來虐待兒童,不少案件作惡者卻是兒童的親人。

成年人假借數百個理由作為毆打兒童的藉口。其實,他們已嚴重違反《兒童法》、《家庭暴力防範法》。許多人悍然對兒童施暴,據統計每日平均有7名兒童遭受暴力侵害,每年有38名兒童被殺害、133名兒童受傷、1286名兒童遭受性侵和84名兒童懷孕。實際上,有許多兒童遭受暴力侵害,但得不到發現,尚未懲處虐童者,因此未起到警誡作用。

兒童被虐待不但是家庭的痛苦,而且還是全社會的“悲劇”。兒童成為惡毒行為的受害者時,導致其智力下降,對未來的心理發展造成影響。長大後,每名被虐待的兒童將受傷害並產生憎恨情緒,這樣會對社會造成不良的影響。

虐待兒童不僅是家庭私事。家境貧窮、文化水準低、見識淺薄,便虐待兒童,這是常被作為藉口的理由。然而,社群看見虐待事件時所提出的意見能否起到警誡作用?對於兒童被虐待的事件,社群與地方政府是否適當地保護兒童?我國共有17個機關負責兒童保護工作,但各單位之間的配合、連接有欠緊密。原因何在?

說到底有關保護兒童的社會認識不足。除了懲處虐童者的措施之外,還要快速採取保護兒童的措施◆
 
一定要公佈,絕不包庇
據勞動與榮軍社會部的統計顯示,今年4月(實施社會隔離的期間),國家保護兒童總台111已收到750通求助電話,其中有200多通電話是家庭暴力、兒童遭受性侵害和心理創傷相關問題。

虐待兒童非是每家庭的事宜,而是社會與國家的問題,與兒童的安全、幸福緊密相關。兒童仍持有人類的基本和個別權力。教育兒童的事已超出家長對他們的強迫。

過去期間的虐童者將受法律和良心判決。然而,兒童受害首當其衝。向來的兒童保護政策能否制止虐待情況?每人須譴責、檢舉虐童行為,絕不能包庇。國家須懲處和像河內市的案件那樣堅決審判虐童者。

草 儀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第十郡二月三日街出現便宜的摩托車保險代售處。

摩托車廉價保險縱橫談

政府最近頒行有關摩托車車主的民事責任強制保險的第3號《議定》(由3月1日起生效),其中規定摩托車保險期限為最少1年和最多3年。然而,許多人認為購買摩托車保險只是應對方式。

求助地址

失業兒子為中風母親求援

劉金鴻今年30歲,做啤膠工作已經多年,他靠每個月掙來約500萬元的工資維持自己與母親魏銀女(現年68歲)的生活。然而自從去年新冠肺炎疫情爆發起,啤膠單位的生產活動明顯減少,後來更是關門大吉,而作為家庭經濟支柱的他失業了。在尋找新工作的那段日子,他的母親的身體狀況較差,經常感到頭暈眼花,又面無血色,還以為是因為常年營養不良而已,加上家境窮困,母子倆沒有錢投保,向來也未曾進醫院做體檢。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八旬長者帶病去謀生

甯愛蓮(紙張姓名為馮梅)現年82歲高齡,每天隨街兜售彩票謀生。他的唯一兒子黃錦彬(40歲)當保安,工作和收入都不穩定。他們母子倆在第十一郡第六坊陳貴街148號租房子生活,房租約300萬元。甯愛蓮老大娘患有高血壓、關節炎以及精神衰弱症,為了生活她每天帶病去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