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我照料不幸少兒

34年來,黃氏鸞女士一直悉心照料住在舊邑郡舊邑少兒養育輔助中心的殘疾少兒和孤兒。她在眾多孩童圍繞下感到十分的幸福。

黃氏鸞女士與一名曾在中心成長的孤兒合影。

黃氏鸞女士與一名曾在中心成長的孤兒合影。

對孩子的愛心
舊邑少兒養育輔助中心有將近300名殘疾兒童和孤兒。這些孩子是被其母遺棄在醫院,街頭樹下及在中心門口。黃氏鸞有緣地來到該中心工作。她說:“我本是一名在糧食部門工作的工人,後來轉到成衣業當幹部,1984年轉到本中心來。當時這裡是從舊邑孤兒院接收過來的,稱為幼筍4托兒所,至1995年9月,改名為舊邑少兒養育輔助中心。由於家住寺廟附近,我從小就聽師姑們誦經,所以我在未讀書時就熟讀佛經。長大以後,通過參加一些慈善活動,我深深體會到殘疾少兒和孤兒缺乏溫情的感受。因此,當來到一個養育和輔助少兒的單位工作時,我很容易融和在他們之中,也很熱愛自己的工作。”

她到該中心工作後不久,獲派到德國深造,攻讀的是照顧貧民、孤兒、不幸婦女和殘疾人士等的專業。回國後,她繼續為中心服務,現任主任一職。經過多年在該中心工作,她照顧過成千名不幸少兒,並深深明白只有愛才能彌補這些孩子所缺乏的感情,減少他們的痛苦。因此,她在中心的時間比在家要多。該中心幹部阮氏鶯說:“這裡的孩子們都很尊重黃主任,昵稱她為母親,外婆、祖母等。因為她真的把自己的全部感情都給予孩子們,是他們的精神依靠。”

做好社會活動
黃主任也經常爭取空餘時間到其它的社會輔助中心、老人院、孤兒院、殘疾人士中心等,以傳達經驗。她表示:“我希望在各個社會輔助中心的人員們能盡心盡力去照顧不幸的一代。殘疾人士、精神病患者、麻瘋病人、吸毒者、酒癮者或染了愛滋病、落葉劑受害者是很容易發怒,因為他們的心理經常認為自己被人遺棄。因此,在初步接觸時,要用愛心、分擔和關心他們,這可以令他們不再自卑的方法。”

在舊邑少兒養育輔助中心工作,黃主任會撥出很多時間去關注達到成長年齡的孩子。已成長的孩子在生活中遇到困難時,打電話或回到中心去向“鸞媽媽”請教,黃氏鸞均一一耐心解釋。在中心成長的林瑞竹薇說:“自出娘胎,我就在中心生活,得到鸞媽媽的愛憐。當我成長後,鸞媽媽簽字讓我離開中心融入社會,當時鸞媽媽很詳盡地吩咐我。後來我組織了家庭。最近發現患了癌症,要做化療。從藩切市回到胡志明市醫治,我撥電給鸞媽媽,並得到安排在中心住宿休養。這個中心真的是我們共同的家。”

黃主任傾吐:“當融入社會的孩子們帶著丈夫、妻子和兒女回來探望時,我真的很高興,感到非常幸福!2019年初,我依照政策規定退休,但我仍然永遠是這個中心上百名孩子的內祖母、外祖母和母親。”◆

段 協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多個行業勞工在此波疫情中獲得政府的輔助。

第68號《決議》實施工作困難多

政府於今年7月1日頒佈關於在疫情期間為勞工和僱主輔助政策的第68號《決議》,在一些地方實施工作時遇上很多羈絆。原因很多,其中有地方政府緩慢普及、宣傳、開展的情況和政策存在的不足之處。

求助地址

單身老人沒錢治病

梅國根(78歲)住在第五郡第十二坊何宗權街115號。根叔一向單身,許多年來靠在門前的街市擺地攤,賣菜賣雜貨掙點收入維持自己的生活。3年前他患上高血壓、關節炎等,儘管如此,他每天仍帶病謀生,務求能夠自食其力,不想拖累有家庭負擔的妹妹、侄兒等。兩年來,他的病情加重,行動困難以致無法繼續謀生計。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請向高齡長者伸出援手

今年81歲高齡的楊鳳釵與兒子張智勇(今年57歲,證件跟母親姓楊)相依為命。楊大娘沒有住所,許多年來在第八郡森舉某區租房子生活。日前我們根據求助書的地址(第十三坊從善王街400號巷)去做實地了解,但找不到人,據鄰居告知,不久前房東把屋子賣掉,母子倆被趕出房子,鄰居見狀和出自同情心,給母子倆借錢,讓他們到第十二坊阮維街950號暫居,總算有個地方居住,不需受日曬雨淋之苦,月租250萬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