扮演吉祥物謀生不容易

目前,扮演吉祥物(mascot,即是穿著吉祥物衣服)謀生是本市不少年輕人的選擇。小朋友們很容易在現實生活中看見動畫片、童話故事裡如米奇老鼠、孫悟空、恐龍等人物。扮演者將化身成為吉祥物,在公園、步行街、食館等公共場所現身以推銷產品和同路人拍照。

年輕人們在范文同街上的食肆扮演吉祥物和出售糖果。

年輕人們在范文同街上的食肆扮演吉祥物和出售糖果。

家住第十二郡,曾有兩年扮演吉祥物的功盛表示:“當我接這份工作時,我還是一名大學生,利用晚上空閒時間去打工。扮演吉祥物是一份挺簡單的工作,因有不少人喜愛吉祥物而前來購買糖果,故這份工作的收入相當高。平均每晚賺到18萬至20萬元,比在咖啡廳、食館工作的收入高得多。最初,穿著沉重的吉祥物衣服,在行動方面遇到不少困難,行動更要小心翼翼;吉祥物的頭套把臉部遮蓋,導致難以呼吸和十分悶熱。有時為了能出售糖果,食客邀請喝啤酒我也要奉陪,有時還未來得及開口說話就被客人趕走了。”

家住平盛郡,曾有1年扮演吉祥物經驗的胡氏莊吐露:“身為女子幹這份工作並非容易。白天我要上學,晚上才來幹活,有時要幹到凌晨2時至3時,才賺夠生活費和學費。鑽進又寬又大的衣服裡,全身大汗淋漓,因此身體很容易失去水份,而且只通過一片網才能看見外面東西。除了部分人喜愛、好奇這種打扮之外,有時我們還遭不少人調戲、用拳頭捶打,也有些人還做出不雅、戲弄的行動。”

家住平新郡的黃山高興地說:“對我而言,若打工為了賺錢就有很多條路可選擇,但最重要的是能夠選擇一份既能賺錢又能給本人和周圍民眾創造樂趣的工作。扮演吉祥物是一份良好工作,我可以學到交流、銷售方式和團隊合作技巧。”另一位吉祥物扮演者明全(家住新平郡)告知,得到小朋友圍著、抓著尾巴或是摸摸吉祥物衣服上的大肚子,要求合照和給我一個親切的擁抱令我感到十分幸福。
 
他說:“在這件衣服的背後,我覺得更加自信。我可以跳舞、做各種姿態與別人合照。這份工作不僅給我增加收入,還有效地減少壓力。扮演吉祥物的工作需要有體魄、懂得舉止溫文和堅持鍛煉才能吸引民眾接近。雖然這份工作有相當高的收入,但不是任何年輕人都能勝任的。”◆


越 霞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舊伍倫橋上衝出來領禮物的乞丐真不少。

本市的職業乞丐

利用他人惻隱之心,以無家可歸、貧困或家人患重病等偽造困難情況,向好心人士討吃、討錢。

求助地址

遇困境 老翁求助治病

現年72歲的陳蘇蝦,居住在第五郡第七坊陳俊凱街206/3號。這是祖屋已居住了6、70年,他有妻子和3個兒女。最近,他遇到沒錢治病的困難,向報社求助。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腦溢血致半身不遂

現年63歲的朱淑珍(證件姓名朱女)有3姐妹,皆單身,同住在第五郡第十四坊阮廌街813/2號(二樓)。3姐妹從事華文教育工作,她和另一位姐姐因患憂鬱症已停教多年,僅剩大姐朱淑玲一人還在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