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解住房許可與實際面積羈絆

本市數千間住房因工程高度、層數、建設面積小於建築許可證規定而被“擱置”簽發紅簿。

減少建設面積被視為違規建設的行徑。

減少建設面積被視為違規建設的行徑。

新冠肺炎病毒爆發令黎成智(家住第八郡)生意不順,他只好將房子抵押給銀行。然而,雖然住房工程已經建設逾5年之久,但仍無法辦理需要的手續。

(一)
以前,黎成智在第八郡范世顯街購買面積達150平方米的地皮。他獲郡級人委會簽發建設3層樓工程的建築許可證,地面建設總面積為240平方米。在建設過程中,他想在房子旁邊建一個花園,所以自行減少15平方米建設面積(空置以後進行改造)。後來申請簽發紅簿,職能機關把他的卷宗退回,原因是所建的住房與簽發的建築許可證不符。
他歎氣說:“我只想減少建設空間以提高房子透氣性和種植綠樹,沒想到建設住房面積少於建築許可證中的規定卻遇到重重困難。難道要打掉牆壁,按已批准的許可證重建住房?”

類似上述場合,阮志成(家住第九郡)獲郡級人委會簽發修建2層樓住房的建築許可證。施工時,他想調整部分設計,減少面積以在房屋側面建設走廊和天井。結果,當建設監察署檢查,就對其違規建設進行筆錄。此外,他屢次建議減少建設空間以騰出空位停泊車和讓房子更加透氣,但都被拒絕。他解釋:“雖然自行減少建設面積,但此舉不影響到鄰居。此外,建設走廊也是未雨綢繆,一旦發生火警時可以輕易脫險。可是卻被視為違規行徑。”

據市土地註冊辦事處的統計,本市約有5000間建設面積小於建築許可證規定的住房正獲複查以處理。其中,有僅僅小於規定0.1平方米面積的場合也不得簽發紅簿。

(二)
市資源與環境廳長阮全勝承認,上述羈絆使數千個民戶的權益被“擱置”。原因是法律規定不明確,尤其是每個地方的理解不同,導致做出不同的處理方式,缺乏統一性。

上述羈絆於2018年初第139號《議定》問世起衍生。該《議定》只提到違規建築許可證的工程就被清拆並做出行政處罰。因此,在解決個人、家庭戶卷宗過程中,各土地登記辦事處認為建設面積小於建築許可證規定的工程是違規,並發出文本建議建設管理機關提供意見。市資源與環境廳長阮全勝說:“然而,建設廳、郡縣人委會長等管理機關緩慢提供意見,故本廳無法建議解決卷宗。”

阮廳長表示,管理機關持有兩個不同的觀點。第一,確定這是違規行為,因建設工程與建築許可證內容不符,所以在若干地方建設廳監察署就頒行行政處罰決定。處罰形式是繳交罰款,而不要求克服後果。第二,確定這不是違規行徑,因工程的高度和層數完全符合建築許可證的內容,所以不做出行政處罰。若干地方確認,工程符合建築許可證或不違規,或通過建設廳監察署的文本表示沒有任何意見或要求郡、縣人委會提供意見。然而,上述文本的內容不滿足《土地法》的要求。據此,市資源與環境廳沒有依據以解決。

阮廳長說:“建設面積小於建築許可證的規定,但已獲建設廳簽發確認公文的若干住房、工程就可以獲得簽發紅簿。然而,它們須滿足不改變建築許可證的建築和規劃指標的條件,不影響到工程的承受力結構,不屬於須調整建築許可證的場合。現在的問題在於簽發紅簿的機關沒有權限和職能審定上述內容。故此,給面積小於建築許可證規定的住房、工程簽發紅簿仍存在羈絆。”

為了解決民眾的不滿,資源與環境廳日前發出公文,建議建設廳詳細指引,哪個機關可以落實上述內容,如何落實以簽發紅簿的機關有解決依據。

最近,市建設廳和資源與環境廳領導已經召開會議以排解羈絆。市建設廳長黎和平表示,簽發建築許可證的機關就負責事後檢查工作。就是說,建設廳簽發建築許可證,那麼,建設廳的監察署將負責發出文本並轉到簽發紅簿機關。郡、縣給住房、工程簽發建築許可證,那麼,郡、縣人委會將發出文本寄至該郡、縣土地註冊辦事處。當建設廳發出正式指引文本,簽發紅簿機關將按指引落實。以上述工作精神,存在的羈絆將獲徹底解決。

第一郡都市管理科領導告知,許多家庭為有足夠的生活空間所以以最大面積申請建築許可證。然而,在建設過程中,發現不合理,所以自行減少建築面積以騰出天井或在房屋側面建設走廊的空間。當地政府已靈活調派幹部上門審定,如果工程不給周邊工程造成影響,不改變規劃指標就建議土地註冊辦事處同意調整建築許可證◆

黎 豐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從事網約客運活動的多人因新冠肺炎疫情而陷入困境。

26萬億元輔助計劃的對象、輔助額、手續

在政府總理最近頒佈關於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的企業、勞工輔助政策,經費總額為26萬億元的第68號《決議》之後,勞動與榮軍社會部已要求各地方立刻開展,以最快、最簡單地將輔助金送到民眾手中。那麼輔助對象是誰,輔助額和手續如何?

求助地址

單身老人沒錢治病

梅國根(78歲)住在第五郡第十二坊何宗權街115號。根叔一向單身,許多年來靠在門前的街市擺地攤,賣菜賣雜貨掙點收入維持自己的生活。3年前他患上高血壓、關節炎等,儘管如此,他每天仍帶病謀生,務求能夠自食其力,不想拖累有家庭負擔的妹妹、侄兒等。兩年來,他的病情加重,行動困難以致無法繼續謀生計。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請向高齡長者伸出援手

今年81歲高齡的楊鳳釵與兒子張智勇(今年57歲,證件跟母親姓楊)相依為命。楊大娘沒有住所,許多年來在第八郡森舉某區租房子生活。日前我們根據求助書的地址(第十三坊從善王街400號巷)去做實地了解,但找不到人,據鄰居告知,不久前房東把屋子賣掉,母子倆被趕出房子,鄰居見狀和出自同情心,給母子倆借錢,讓他們到第十二坊阮維街950號暫居,總算有個地方居住,不需受日曬雨淋之苦,月租250萬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