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市有個“應急基金”

現年82歲的老大耶胡提在30多年來為不少家境貧困者免費提供住處,甚至他還自掏腰包,出錢成立一個“應急基金”,幫助借貸無門的人。

30年來,胡提為家境貧困的人免費提供住處。

30年來,胡提為家境貧困的人免費提供住處。

胡提老大爺在帶領我們來到有近30個人居住的出租房時邊說邊笑:“目前出租房比較狹窄,但我仍為修葺房子的事猶豫不決,因為修葺房屋會影響貧困民眾的生活,他們不知道去哪兒住。”

熱心做善事的房東
這間小出租房位於富潤郡第七坊陳繼昌街,面積只約140 平方米,分為24個出租房間,讓家境貧困的工人與大學生住宿。有替食館洗碗的人和來自各省的清貧學生,也有患病者和長者,每當遇到太窮困的租客胡大爺便不收房租。就連冰箱他都討回來讓整個出租房的租客共用。屋頂漏水時,他獲得通知後立即去修補。
本市有個“應急基金” ảnh 1 很多貧困大學生因此可減輕家庭負擔。
 
還記得1986年底,胡大爺到本市腫瘤醫院探望家人。年底的天氣寒冷,一名躺在走廊的女病人瑟縮著身子。問及為何要躺在走廊,才知道她患有乳癌要經常做化療,貧困無錢租房的她向醫院借走廊住宿方便治病,看到她很可憐,於是胡大爺帶她回家居住,就這樣逐漸來了數十人。

1990年,看到多年居住在第十郡吳家嗣公寓樓梯底下一家七口的阮順家庭,胡提找上了他。他只見阮順一隻手殘疾,夫妻倆和5名小兒女都是以賣彩票維生,於是他帶他們回到自己的房屋居住,並承諾“不收房租,何時買到房屋才給搬走。”不只在住房方面予以幫助,胡大爺還供阮順的孩子讀書。在工作穩定20年後,阮順儲蓄了一筆錢,購買了一個小住房單位。

不僅幫助家境貧困的人,他還把自己的出租房分租給大學生,對於家境太貧困的場合他不收房租,甚至還免費教他們英語和電腦。他風趣地對我們說,他教讀英語時常站在門邊,能夠說英語的大學生他才允許進入,因此很多大學生都進步得很快。

年底,成績良等以上的大學生,不僅獲全免房租,而且還予以獎勵,就是帶他們到書店購買一套英文書、電腦機等。

貧民區的“應急基金”
看到所有的租客大都是貧民,遇到特別事故就無法周轉,於是他 成立一個名 為“應急基金”。大學生未能及時周轉到錢交學費,家鄉親人有病但又無錢返鄉探望,或有人不夠膳食費均可以向“應急基金”求援,他從裡面撥款給大家借,還錢後存還給基金,但很少看到他取回。

在街邊食肆做洗碗工作3年多的范氏八,每月工資500萬元,還要寄回家鄉養兩名孩子,故她要居住在胡提的房子裡。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響,有時她的經濟都很拮据,她只有胡提老大爺是唯一的靠山。范氏八說:“除了能夠免費住宿之外,有時身上沒有一文錢,胡大爺掏錢塞到我的手中,讓我能維持兩餐。”

胡提說他一生人最快樂的是能夠用“應急基金”為10對新人主持婚禮。他說:“對於貧民而言,結婚費用是一筆不小的數目,很多人沒有親人,視我如父如母,我在‘應急基金’抽出款項為他們舉辦婚禮,等他們賺到錢才還。”

“應急基金”也救助很多大學生,每年組織考試期間,為了給考生接力他經常從“應急基金”中抽錢出來購買大米、方便麵、魚露、鹽等放在家裡,然後接約10名大學生回來,在整個考試期間免費提供住宿和溫習條件。

胡提老大爺表示:“有很多人時常對我說,為何你總喜歡多管閒事,但我並沒有想過太多,只知道我的幫助讓他人感到幸福,而我本身也感到快樂。”談到幫助他人的事,富潤郡第七坊第102街坊組的居民告知,幾年前巷子嚴重水淹,高達將近0.5米,巷內的居民來往相當困難。在向該坊人委會報告後,胡提發動民眾、善心人士捐款近1億元填高巷子,自此以後,巷內人民不再受水淹之苦了。

富潤郡第七坊祖國陣線委員會主席陳功榮表示,胡提老大爺是積極參加街坊組各項活動和運動的人,每一年他都撥款支持坊的勵學會、紅十字會、婦聯會等。不僅是好人,他還是一個模範的街坊組組長,得到所有人的信任,也是坊內最有影響力的人,每年很多家境貧困的大中學生從外  地到來讀書,也得到他很大的幫助◆
 
正在胡提老大爺那裡租房的市食品工藝大學大一學生黎紅兒說:“不僅得到 幫助,我還視他是我的義父。因為他時常都像慈父一樣吩咐我好好唸書,才能擺脫貧困。”

很多大學生全靠胡提的“應急基金”和他的免費住房,已經成為有成就之人。
 
在新冠肺炎疫情中,家境貧困的工人、大學生已獲得他免電、水費、減房租,甚至他還撥款給很多工人,協助乾旱和海水入侵區居民將近4300萬元。胡提老大爺說:“我只希望用這筆款項能為在海水入侵,缺乏淡水區域的民眾帶來歡樂,讓大學生、工人在新冠肺炎疫情中渡過難關。”

秋獻-黃安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第十郡二月三日街出現便宜的摩托車保險代售處。

摩托車廉價保險縱橫談

政府最近頒行有關摩托車車主的民事責任強制保險的第3號《議定》(由3月1日起生效),其中規定摩托車保險期限為最少1年和最多3年。然而,許多人認為購買摩托車保險只是應對方式。

求助地址

失業兒子為中風母親求援

劉金鴻今年30歲,做啤膠工作已經多年,他靠每個月掙來約500萬元的工資維持自己與母親魏銀女(現年68歲)的生活。然而自從去年新冠肺炎疫情爆發起,啤膠單位的生產活動明顯減少,後來更是關門大吉,而作為家庭經濟支柱的他失業了。在尋找新工作的那段日子,他的母親的身體狀況較差,經常感到頭暈眼花,又面無血色,還以為是因為常年營養不良而已,加上家境窮困,母子倆沒有錢投保,向來也未曾進醫院做體檢。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八旬長者帶病去謀生

甯愛蓮(紙張姓名為馮梅)現年82歲高齡,每天隨街兜售彩票謀生。他的唯一兒子黃錦彬(40歲)當保安,工作和收入都不穩定。他們母子倆在第十一郡第六坊陳貴街148號租房子生活,房租約300萬元。甯愛蓮老大娘患有高血壓、關節炎以及精神衰弱症,為了生活她每天帶病去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