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酒類的婚宴

我日前去喝友人兒子阿輝的喜酒,在入席後,每桌只有汽水與淨化水,竟然沒有“聞”到一點兒的啤酒味道,令到賓客們大感奇怪,尤其是有不少男士們大失所望。很多人都想問主人家原因,但又覺得有點尷尬便作罷。可是,有部分與新郎相熟的友人似乎知道原由,於是便向其他賓客“分享”。在獲悉後,很多賓客便加以體諒。所以,雖然在沒有啤酒伴菜的氛圍下,賓客們都以汽水、淨化水代酒。“乾杯”、“乾杯”之聲仍處處響起。婚宴結束後,賓客們都很“清醒”且盡歡而散。

在某個沒招待酒類的喜宴上,賓客依然盡歡。

在某個沒招待酒類的喜宴上,賓客依然盡歡。

原來,友人兒子不以啤酒招待的原由,是因為阿輝在數月前也是參加朋友的婚宴而喝酒太多,在回家途中與另一名騎車者相碰而導致左腳骨折,費了兩個多月才康復,為了不想有人步其“後塵”,所以  阿輝決定他的婚宴“與酒隔絕”。

當然,阿輝的“沒有酒的喜酒”也讓其親朋戚友有所議論。對於不少女士與不愛喝酒的友人自然贊同,他們覺得婚宴不一定要喝酒,而沒有酒的氛圍是文明、斯文,因為有人一喝了酒,說話便會滔滔不絕,甚至說出一些粗俗且難以入耳的話兒,又或者會因酒後失言而與朋友之間發生頂撞,弄得主人家不好意思,更嚴重的可能會大動干戈。因此,如果沒有酒喝,婚宴散席後,賓客們都可在精神極佳的狀態下回家,最重要的是在騎車時能確保本身、家庭與他人的安全。
 
可是,也有人認為,婚宴不喝酒,便缺乏了那“喜”的氣息,因為參加婚宴,除了是向一對新人送上最真摯的祝福之外,也是與不少好友敘舊的時刻,因此難得相聚,又怎能缺酒呢?有酒,才有氣氛,可以暢談盡歡,互相交流,尤其是當我們拿著一杯汽水或淨化水與友人“乾杯”,似乎有點怪怪的!亦有人表示,婚宴應該有酒,喝多與少可自行控制,與其不招待酒類,倒不如免設婚宴,只向親友們報個喜罷了!更有人建議,乾脆在喜柬上寫明沒招待酒類,讓賓客們在心理上有個準備,特別是賀金方面。
 
對於上述說法,我個人並未認同,因為對於愛喝酒的人似乎是難以自控,只有越喝越“勇”,難以“收口”,最終會是酩酊大醉,形態盡失,令人側目。至於“在喜柬上寫明沒有招待酒類”的說法,我認為沒此必要,因為親友辦喜事,我們去參加是送上祝福,不論主人家以什麼來招待,這點絕不重要,只需要賓主歡愉,就是一件美好的喜事,而減少喝酒,對本身健康而言也是一件好事呢!

因此,我本身很贊同“沒有酒類的婚宴”這個做法,但卻不知道其他朋友的意見又如何呢?◆      

第六郡 周啟新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越南醫生隊伍全力以赴救治病人。

越南醫護人員努力可嘉

媒體最近對英國飛機師進行採訪的文章發表後,再次收到讀者充滿感觸的反饋,其中大部分是關於越南醫護人員隊伍的成果、關於越南人和越南精神的感觸。

求助地址

古稀老人請求幫助

現年76歲的黃創興與太太陳月清(68歲)住在第八郡第十二坊豐富街100/23A號。他年輕時靠打散工、當苦力掙錢養家餬口。6年前年滿古稀的他,體力變差再也幹不了重活,於是每天騎著自行車到處去撿破爛,夫婦倆過著粗茶淡飯的生活。那時候,陳月清身患多種疾病,包括有高血壓、心臟病、肺炎等,花了不少錢醫治,如今病情也相當穩定,每個月都要進醫院複診和領藥服用。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中風老翁求助醫藥費

家住新富郡富忠坊框越街236號的梁寶鴻(現年67歲)與妻子農四嬌(62歲)和2個兒女、1個外孫女住在一起。4年前他曾經中風,但病情並不嚴重,醫治後就很快恢復健康。沒想到去年他再度中風,導致左邊身力氣衰弱,左眼視力也開始模糊不清。除了患有高血壓、白內障之外,醫生還查出他患有血脂異常症,每個月都得進新富郡醫院複診,醫藥費每次需要數十萬元。自從病倒,他之前給人家出租桌椅的生意已經做不了了,如今僅靠妻子在門前擺賣飲料,每天掙約10萬元來維持生活。如果病發需要留醫的話,醫藥費也要數百萬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