貧困勞動者的福星

逾3年來,從芽皮縣到第四郡的各所醫院、工業區,勞動者無人不認識四隱先生,並昵稱他為“貧困勞動者的福星”。

四隱先生駕著載滿衣服的電動三輪車走遍各條大街小巷去派發。

四隱先生駕著載滿衣服的電動三輪車走遍各條大街小巷去派發。

在本市天氣炎熱的日子裡,四隱先生(真名實姓是阮文四)仍站在電動三輪車旁,這就是他的流動舊衣攤,儘管汗流浹背。他還是耐心等待顧客選擇合身的衣服,接著仔細把衣服放入袋子裡,然後才遞給顧客。特別一提的是,這些衣服都是免費贈送。

充滿生活的毅力
年逾80歲的他每天上下午仍駕駛著一輛三輪車,穿梭芽皮縣到第四郡大街小巷,走到各工業區、醫院,以及出租房區域,換句話說雲集許多勞動者、貧困者的地方,就會看到他的身影。四隱先生低聲地說:“我怕有些人看見‘慈善’二字就不好意思來取,故我才決定掛上‘零元自選衣服攤’的牌子。”之所以他的聲音那麼沙啞難聽是因為18年前,他曾動手術將喉部腫瘤切除,此後就失聲了。迄今,他靠一個安放在其喉嚨的儀器或通過舉止、寫字來與周圍人們交談。

不僅失聲,他身上還有許多處因在年輕時所患疾病與遭遇事故留下的後遺症。他的左腿骨折,醫生診斷他的後半生要與拐杖一起度過。所幸他遇到一名華人醫師的精心治療,加上他每日不斷努力練習,慢慢地可以走動了。不久後,他又接受膽囊切除手術,後來又因腸沾黏著腹膜又要施手術。

經過許多生死關頭,他努力振作精神,每日尋找機會好好地生活,並且開始參加社會慈善工作。他說:“以前我住在第四郡黃耀街,不少次目睹無家可歸者在路上猝死,於心不忍便將所有積儲為他們辦理後事。他們一生已經沒有家人的陪伴,到死也孤零零一個人,實在很可憐。”

做到走不動為止
當被問及什麼時候與這個流動式舊衣攤結緣,他說已經記不清,只隱約記得是很久的事了。開始初時,他與現年66歲的妻子陳氏小自掏腰包到處購買舊衣服,買回來後就要洗滌乾凈,然後逐件分類,掛上自製的車子,駕駛到貧困勞動者居住的地方送給大家。

該輛車一到某個地方,就深受勞動者熱烈歡迎。由於這輛是自製車故很容易損壞,或者是半途沒汽油,他要使勁地推。行善不易,人很累又賺不到錢,但他們夫妻倆為給貧困者送出一件完整的衣衫,就感到無比幸福了。

他的善舉廣為人知,逐漸很多人攜帶舊衣服到他家,或是等待他的車駛過,就順便寄給他。有些時候收到的衣服太多時,堆積滿屋,他們夫妻和孩子們要輪流分類、包裝,以贈送給溫暖之家、孤兒院及社會輔助單位。

3年前,得悉他的義舉,一名熱心人士已贈送給他一輛電動三輪車。他高興地說,從此可以到更遠的地方,輔助更多貧困勞動者了。每日的往返路程逾50公里與龐大的工作量,這對年逾八旬的他而言似乎是太勞累了。問他何時留在家安享兒孫福?他笑道:“我會做到走不動為止!如果兒孫能代勞,我會更高興。”◆
 
位於第四郡的一名肩挑小販黃蘭香表示:“我收到四隱先生的多件衣物,全部都是完整、乾凈的衣服。在此區域任何人都認識他,人人都希望他身體健康,以幫助更多貧困者。”

意 玲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家長在平政縣阮文琚書店選購新學年教科書。

教科書售價縱橫談

學生已進入新學年,新普通教育計劃的小學一年級教科書售價上升3倍,引起家長議論紛紛。其它年級的教科書也漲價,各校的教科書通報差價達數十萬元,因為除了每年級使用目錄的教科書之外,還需要輔助書、指引書和深造書等。

求助地址

花甲病人無錢治病

單身長者張氏紅江(63歲)住在第十一郡第四坊阮志清街904/30A。她與兄弟住在父母遺留下來的祖屋,每天靠賣大約70張彩票,掙有7萬元養活自己。她患有高血壓、糖尿病、血脂異常、心臟供血不足等。今年由於新冠肺炎疫情,導致多次待在家裡,無法外出謀生。大約1個月前,她的右腳不慎踩到尖銳物,腳底被刮傷,血流不止。進阮廌醫院包紮傷口,醫生吩咐說病人患有糖尿病,應注意清潔傷口,否則傷口越來越嚴重,甚至會潰爛。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末期腎衰竭病人求助

家住第六郡第五坊羅庵街907/53E的黎福鴻(證件姓名羅文鴻)今年68歲,患有多種疾病,包括高血壓、糖尿病、血脂異常、心臟病,而最嚴重的是末期腎衰竭。他沒有兒女,其妻於2014年因癌症醫治無效與世長辭,在醫院接受治療3年後,花盡所有積蓄,結果還是沒能挽救妻子的命。如今,輪到他自己多病纏身,每個星期必須進阮知方醫院洗腎2次,1個月的醫藥費由200至400萬元不定。他說,之前還得到侄兒資助醫藥費,近2個月來,也許因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導致生意冷淡,不見他繼續資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