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讓社會住房牟利

近幾年來,本市許多人一旦獲移交社會住房,就立即轉讓以牟利,忽視社會住房的轉讓條件不足,甚至是住房項目尚未竣工。
轉讓社會住房牟利 ảnh 1 民眾對社會住房需求與日俱增。
違規出售
根據規定,社會住房是一種公屋類型,由國家機關持有住房所有權,或由國家或非盈利組織持有住房所有權及管理,其建設目的是向若干社會優先對象提供廉價住房,如:未有固定住房的公務員、低收入者等。由於住房出售、出租或批准居住的價格低於市價,故此購買社會住房場合的名冊須經職能部門的嚴格審查。社會住房購買者獲移交住房的5年內不可轉讓或出售。可是,卻未有阻止此情況的措施。目前,轉讓社會住房的方式是訂立買賣憑據、出售承諾合同、授權合同或遺囑等。
轉讓社會住房牟利 ảnh 2 HQC公寓的社會住房還在施工中,但已公開出售。

位於平新郡安樂坊胡學覽街35號、面積64平方米(兩間臥房)、由黃軍集團 開發的HQC社會住房正廣泛宣傳售賣,售價為12億7800萬元。施工約4年後,開發商預計今年9月才移交住房。我們撥電詢問住房出售者阿煌,他說:“規定社會住房要出租,5年後才可出售。住房出租合同將有5年後的買賣保證。”

除了平新郡之外,本市郊區各郡的許多社會住房項目也面臨違規轉讓情況。位於第七郡陶智街、由西貢信商房地產股份公司開展的Jamona Apartment(今為TTC Land)項目也出現買賣社會住房的情況,每個住房單位的價差約3億至5億元。該項目的社會住房轉讓方式是給買房者訂立授權合同和遺囑。此外,座落在舊邑郡第六坊阮文容街、由1號建設總公司開發的Felix Homes項目,各住戶單位雖最近才獲移交,但屋主出售的價差為2億至4億元。Felix Homes項目的商品房僅佔二成,餘下是社會住房。許多人以“沒有居住需求”的理由為藉口,決定轉讓以掙到價差。

潛伏風險
目前,不少民戶有購買社會住房的需求,但得不到審批。家住平盛郡的阮氏玉說:“我們夫妻租房居住了很多年,一直希望可以購買社會住房,但事與願違。與此同時,許多獲購買社會住房者,卻沒有居住需求。”

我國雖規定禁止轉讓社會住房,但網上的社會住房出售廣告比比皆是。值得一提的是,本市違規出售社會住房的情況較為普遍和公開。民眾認為:社會住房被投機。違規轉讓社會住房,導致買房者面臨風險,賣房者將被罰款,甚至被回收社會住房。

對於違規轉讓社會住房的後患,市律師團陳德鳳律師認為:“有不少獲享社會住房政策的場合是在牟利,社會住房轉讓得不到管理,私下轉讓。此外,客戶購房卷宗獲審批的後檢工作管理不嚴,故許多人轉讓社會住房以牟利,而不少人有購房居住的需求,但得不到審批。為解決上述情況,國家管理機關須公開獲審批購買和出租購買社會住房的名冊,方便項目管委會和民眾主動監察◆
 
市建設廳發文提議盛祿First Home公寓項目(位於第十二郡盛祿坊)開發商的嘉富合作社回收若干違規出售的住房單位。據此,許多人達住房政策輔助條件,獲嘉富合作社審批購買住房單位,之後若干人已違規出售或出租。對於上述場合,市建設廳提議嘉富合作社與盛祿First Home公寓管委會配合處理並終止住房單位的買賣合同。

德 中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在各個公寓項目中,勞動者難以購買廉價的住房單位。

安居夢想難以成真

本市房地產價格與日上升,而廉價和社會住房較少。因此,一般勞動者、剛創業和剛成家立室的年輕人購房之夢想越來越遙遠。

求助地址

患甲狀腺腫瘤致心臟衰竭

現年46歲的黃日明,常住戶口在第三郡第二坊阮善術街16/16/67號,這是父母的房屋,已於1997年賣出,兄弟們各分得一筆款項,然後各有各找地方棲宿。他則到處租房子住,輾轉搬遷多處,最後在平政縣平興鄉第五村245組C3/QR22號的出租房裡租住已經7年,與妻子兩人合住,月租加水電費每月200萬元。他結婚已多年,沒有孩子。他在某公司做保衛,月薪約500萬元;他的妻子幫人賣雜貨,日薪5萬元。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窮苦家庭 沒錢治病

居住在第一郡姑江坊姑江街175/9B號的葉惠瓊,現年68歲,患高血壓、缺血性心臟病,在第一郡醫院登記診治病。近3年來視力大減,又患骨科痛症。他的丈夫徐偉標(71歲)走摩的掙點錢過活。他們育有2男2女,已各有小家庭,在外面租屋住,生活皆有困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