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讓社會住房牟利

近幾年來,本市許多人一旦獲移交社會住房,就立即轉讓以牟利,忽視社會住房的轉讓條件不足,甚至是住房項目尚未竣工。
轉讓社會住房牟利 ảnh 1 民眾對社會住房需求與日俱增。
違規出售
根據規定,社會住房是一種公屋類型,由國家機關持有住房所有權,或由國家或非盈利組織持有住房所有權及管理,其建設目的是向若干社會優先對象提供廉價住房,如:未有固定住房的公務員、低收入者等。由於住房出售、出租或批准居住的價格低於市價,故此購買社會住房場合的名冊須經職能部門的嚴格審查。社會住房購買者獲移交住房的5年內不可轉讓或出售。可是,卻未有阻止此情況的措施。目前,轉讓社會住房的方式是訂立買賣憑據、出售承諾合同、授權合同或遺囑等。
轉讓社會住房牟利 ảnh 2 HQC公寓的社會住房還在施工中,但已公開出售。

位於平新郡安樂坊胡學覽街35號、面積64平方米(兩間臥房)、由黃軍集團 開發的HQC社會住房正廣泛宣傳售賣,售價為12億7800萬元。施工約4年後,開發商預計今年9月才移交住房。我們撥電詢問住房出售者阿煌,他說:“規定社會住房要出租,5年後才可出售。住房出租合同將有5年後的買賣保證。”

除了平新郡之外,本市郊區各郡的許多社會住房項目也面臨違規轉讓情況。位於第七郡陶智街、由西貢信商房地產股份公司開展的Jamona Apartment(今為TTC Land)項目也出現買賣社會住房的情況,每個住房單位的價差約3億至5億元。該項目的社會住房轉讓方式是給買房者訂立授權合同和遺囑。此外,座落在舊邑郡第六坊阮文容街、由1號建設總公司開發的Felix Homes項目,各住戶單位雖最近才獲移交,但屋主出售的價差為2億至4億元。Felix Homes項目的商品房僅佔二成,餘下是社會住房。許多人以“沒有居住需求”的理由為藉口,決定轉讓以掙到價差。

潛伏風險
目前,不少民戶有購買社會住房的需求,但得不到審批。家住平盛郡的阮氏玉說:“我們夫妻租房居住了很多年,一直希望可以購買社會住房,但事與願違。與此同時,許多獲購買社會住房者,卻沒有居住需求。”

我國雖規定禁止轉讓社會住房,但網上的社會住房出售廣告比比皆是。值得一提的是,本市違規出售社會住房的情況較為普遍和公開。民眾認為:社會住房被投機。違規轉讓社會住房,導致買房者面臨風險,賣房者將被罰款,甚至被回收社會住房。

對於違規轉讓社會住房的後患,市律師團陳德鳳律師認為:“有不少獲享社會住房政策的場合是在牟利,社會住房轉讓得不到管理,私下轉讓。此外,客戶購房卷宗獲審批的後檢工作管理不嚴,故許多人轉讓社會住房以牟利,而不少人有購房居住的需求,但得不到審批。為解決上述情況,國家管理機關須公開獲審批購買和出租購買社會住房的名冊,方便項目管委會和民眾主動監察◆
 
市建設廳發文提議盛祿First Home公寓項目(位於第十二郡盛祿坊)開發商的嘉富合作社回收若干違規出售的住房單位。據此,許多人達住房政策輔助條件,獲嘉富合作社審批購買住房單位,之後若干人已違規出售或出租。對於上述場合,市建設廳提議嘉富合作社與盛祿First Home公寓管委會配合處理並終止住房單位的買賣合同。

德 中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位於阮氏明開街與黎貴惇街四岔路口、設有多功能亭的公廁系統。

本市將有500間達標公廁

每間公廁的面積約7至10平方米,視不同位置而定,往來方便又好找,達東盟(東協)標準,使用太陽能,感應水龍頭和自動門,備有殺菌系統等。

求助地址

古稀老人請求幫助

現年76歲的黃創興與太太陳月清(68歲)住在第八郡第十二坊豐富街100/23A號。他年輕時靠打散工、當苦力掙錢養家餬口。6年前年滿古稀的他,體力變差再也幹不了重活,於是每天騎著自行車到處去撿破爛,夫婦倆過著粗茶淡飯的生活。那時候,陳月清身患多種疾病,包括有高血壓、心臟病、肺炎等,花了不少錢醫治,如今病情也相當穩定,每個月都要進醫院複診和領藥服用。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中風老翁求助醫藥費

家住新富郡富忠坊框越街236號的梁寶鴻(現年67歲)與妻子農四嬌(62歲)和2個兒女、1個外孫女住在一起。4年前他曾經中風,但病情並不嚴重,醫治後就很快恢復健康。沒想到去年他再度中風,導致左邊身力氣衰弱,左眼視力也開始模糊不清。除了患有高血壓、白內障之外,醫生還查出他患有血脂異常症,每個月都得進新富郡醫院複診,醫藥費每次需要數十萬元。自從病倒,他之前給人家出租桌椅的生意已經做不了了,如今僅靠妻子在門前擺賣飲料,每天掙約10萬元來維持生活。如果病發需要留醫的話,醫藥費也要數百萬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