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翁橋腳下有個溫情班

每天傍晚6時30分,第七郡迪翁橋腳下的一間小屋裡亮起燈光和響起朗朗的讀書聲,那就是貧困孩子們的溫情班。

孩子們學習英語。

孩子們學習英語。

“好久好久以前,在茂密的森林裡,一對朋友生活在一起,就是黃牛和白羊……”名俊英老師的聲音響起,孩子們跟著朗讀。在這間只有20平方米的小屋裡,小朋友雙眼注視著黑板,用心拼音,然後工工整整、一筆一畫地在練習簿上寫字。

給貧困孩子掃文盲
這是家住第七郡、現年25歲的名俊英開設的“零元”溫情班,專為勞動區內的貧困孩子教學。
迪翁橋腳下有個溫情班 ảnh 1 名俊英正在教小孩子練字。
 
我們拜訪時,溫情班將近上課,名俊英正給學生安定座位。孩子們的衣衫髒兮兮的,他們年紀很小,有的幼嫩,有的老成。他望著學生方向微笑地說:“他們很好動、頑皮,但也很聽話。”

教孩子認字一點都不容易。四年前,有一次,他跟兩位朋友到這個街區,令他料想不到的是,繁華的高樓大廈對面河岸是一個貧困的小街區。在此的大多數小友都適齡入學,但沒有機會上學,整天在區內跑來走去。他心想:“我該怎樣做才能幫助這些小朋友改變人生呢?”

後來,他到該坊人委會陳述自己的心願。得到當地政府輔助水電費和提供一間小房子,這本是一間舊倉庫,現在獲翻新,隨後,他向附近一所小學討回幾套舊桌椅和一張黑板。於是,貧民區的溫情班就此形成。

名俊英高興地表示:“初階段未有經費,所以未修葺,學習的地方很差。活動了一年後,有一位好心人士資助經費鋪上地磚及髹漆,看上來才像課室。後來又有熱心人士贊助學習用具。”他說:“在決定開辦溫情班時,我遇到很多困難。我的父母怕我吃苦。又要說服家長們。有幾個月,我的朋友工作忙無法幫忙,我一個人要負責30多個學生。有時想打退堂鼓,但想到自己放棄後,小孩子目不識丁,一代又一代活在失學的境況中,將會很苦。”

據悉,初期為了招收學生,他要挨家挨戶說服家長給孩子上學和用“甜言蜜語”來勸好動的孩子們上學。起初,很多家長不同意讓孩子跟他學習。一部分人怕他是壞人,會教壞孩子,有些則認為念與不念書都沒問題。他說:“我花了很多時間,我用各種理論來說服家長讓孩子上學,他們才同意,但附帶條件是在學習初期要輔助小孩的飲食費。”

然而,溫情班只開了幾週,學生突然不上課了。他又要逐家去暸解,才知道有些孩子跟父母到他方謀生,有些家庭不讓子弟們上學。名俊英透露:“家長說孩子識字就行,學這麼多幹嘛。我又要再三說服家長。”

後來,名俊英的心血也得到報答。很多人看到自己的孩子識字又有禮貌,他們不再阻止孩子上學。有人還介紹其他孩子到這裡求學。

學生人數逐漸多
起初,該溫情班只有20名學生,而現在是30名,最小的是6歲,最大的是14歲,但共同點是都不識字。因此,剛開班時,俊英和兩名朋友只教算術和語文,主要是讓孩子們讀和寫,做基本的算術,日後才增加教外語科。

名俊英的主要職業是做買賣,他利用全部空閒時間和心血來參加義教。日間工作,晚上有時還來不及吃飯,他就匆匆忙忙到溫情班,以趕得及上課。他說他不怕苦,見到孩子他就開心,感覺很輕鬆。

他還說溫情班給他年輕時段帶來很多體驗。以前,他是一個行動倉促、性子急躁的人,而現在接近小孩子,令他學到忍耐、包容,更懂得義教的意義。

看到自己的學生日漸長大,從不識字到現今已經讀得很流利,懂得計算,對他而言是一種動力,是孩子們對老師的報答。

13歲的黎氏薔薇正在寫英文數字,她興奮地說:“我在此上課很高興,有很多同學。老師們教很易懂,不懂的地方多問幾次也可以。”坐在附近,瘦小的陳氏黃茹正在指引同桌的同學做功課。黃茹說她只讀到三年級就輟學。剛14歲,她要工作謀生,晚上才到班上學習。

談及教學方法,名俊英告知:“因孩子們很貪玩,有些孩子正處於青春期,所以起初難以接近以勸喻。但一段時間後,我吸取到經驗,暸解到每個孩子的環境和心思,以有另一種方法。在學習時師生加以溝通,讓小孩子有興趣,感到有人關心及愛護,從此更加努力學習。”

去年11月20 日,他既料想不到也非常感動,就是一名學生在紙上畫了一幅他的肖像,還在上面寫下歪歪斜斜的幾行字,以表達所有同學對自己老師的敬愛!

名俊英表示:“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間休學後,舊同學幾乎全部都來復課。有幾名新同學是從柬埔寨回來的,由於他們完全是目不識丁的,也因為他們年齡較大故比較難教。但沒問題,為了讓孩子們懂得讀,懂得寫,再難對我們來說也無所謂。”◆
 
培養孩子學生活技能
名俊英告知,他用的教材是小學標準教程,有志願大學生的幫助。

上課時間為兩小時,從晚上6時30分開始,從週一到週五。除了讀文化,孩子們還學到生活技能,如學習武術以便在遭受性侵、吸毒、家庭暴力時可以自衛。一週兩日讓學生學韓語和英語。

每兩個月,要測驗評價能力以便分組,每組由一位老師負責。視領略能力和教學方法而定,學得慢的同學得到另外的輔導以能趕上其他同學。
 
黎玉芳娟學生的家長范氏燕兒說,溫情班的老師們很好,在教學方面很用心,而且很疼愛學生們。我看到孩子好學,真的很高興。這個溫情班創造條件讓貧困孩子識字,因為我們沒有錢供孩子讀書。

耀 貴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求助地址

單身老人沒錢治病

梅國根(78歲)住在第五郡第十二坊何宗權街115號。根叔一向單身,許多年來靠在門前的街市擺地攤,賣菜賣雜貨掙點收入維持自己的生活。3年前他患上高血壓、關節炎等,儘管如此,他每天仍帶病謀生,務求能夠自食其力,不想拖累有家庭負擔的妹妹、侄兒等。兩年來,他的病情加重,行動困難以致無法繼續謀生計。

請向骨折老人伸出援手

現年76歲的麥妙勝大娘(朋友們稱為媚姐)正在安平公寓(位於第五郡第五坊安平街122號)租賃一間房子為住所。這間房子面積狹窄,約1米寬,3米長,僅夠存放一些生活用品及睡覺地方。每個月的房租,加上水、電費,一共為100萬元左右。

一家4口均患病

黃紹其今年41歲,現與父母和妹妹在隆安省芹玉縣隆尚鄉新田村登記暫住,他的戶口原在第六郡第四坊,因為一家4口常年病痛,以致沒錢醫病,去年開始把屋子賣掉,然後搬到隆安買屋居住。

請向高齡長者伸出援手

今年81歲高齡的楊鳳釵與兒子張智勇(今年57歲,證件跟母親姓楊)相依為命。楊大娘沒有住所,許多年來在第八郡森舉某區租房子生活。日前我們根據求助書的地址(第十三坊從善王街400號巷)去做實地了解,但找不到人,據鄰居告知,不久前房東把屋子賣掉,母子倆被趕出房子,鄰居見狀和出自同情心,給母子倆借錢,讓他們到第十二坊阮維街950號暫居,總算有個地方居住,不需受日曬雨淋之苦,月租250萬元。